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零七章 平静

第六百零七章 平静

  这几个月,练氏都躺在床上,外头所有的讯息,都要靠身边的丫鬟婆子们告诉她。

  为了不叫练氏置气,只要是能不与练氏提的,珠姗和朱嬷嬷、董嬷嬷都闭紧了嘴巴,不敢说一个字。

  杜云萝生产这样的大事儿,那是瞒不了的。

  韶熙园里一来报信,朱嬷嬷就跟练氏说了。

  至于吴老太君仔细斟酌着取了名字的事儿,朱嬷嬷还未说。

  练氏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念诵着这个名字,听得一旁的蒋玉暖背后发凉。

  “老太君取名字是越来越厉害了,”练氏眉头轻挑,唇间透着几分讥讽,“不晓得我得了孙儿的时候,她老人家要取什么名儿。”

  蒋玉暖叠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由就握紧了。

  她不喜欢说这些,一旦练氏提起这事儿,蒋玉暖自己都心虚。

  好在练氏也就是随口一说,冲着吴老太君去的,并不是针对蒋玉暖。

  “你说是连潇媳妇自个儿奶的?不是挑了三个奶娘了吗?”练氏问道。

  蒋玉暖暗暗松了一口气,解释道:“那三个奶娘,允哥儿都不喜欢,一时三刻挑不出合适的,怕孩子饿着,三弟妹就自己喂了。”

  “看不出来,倒是个娇气的。”练氏冷哼一声,眸子一转想说些什么,想到蒋玉暖在旁,还是把话又咽了下去。

  只是念头憋在了心里,让练氏格外想快些和朱嬷嬷说一说。

  “连诚媳妇,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尚欣院吧,娢姐儿身边也离不得人。”练氏道。

  蒋玉暖见状,便起身退了出来。

  她不傻,练氏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蒋玉暖看得明明白白。

  那些是练氏想要和朱嬷嬷商议的,不想给她听的话,大致的内容……

  之前蒋玉暖是不清楚的,可这些日子来,她隐约有些感觉了。

  她记得当初穆连诚与她说过的话。

  他说,他想给她最好的,他要去远赴边疆,拼来了军功,才能在有朝一日,获得争取爵位的机会,他要为了那一刻做准备。

  这个“准备”,如今想来,大抵与她当初所认为的是不同的。

  应该说,穆连诚所作的准备,远比她认为的要厉害多了。

  不,不单是穆连诚,还有穆元谋和练氏,他们失口提起的穆堂,正是其中的一环吧。

  她曾以为,一切只看天命,却没有料到,原来还会有“事在人为”。

  蒋玉暖越想,心越是沉重。

  现在已经和前几年不同了,穆连潇承爵了,长房两个哥儿,穆连康亦回到了京城,他娶的偏偏还是亲王郡主,二房上下,已然没有任何机会了。

  虽是枕边人,可穆连诚眼下到底是怎么想的,蒋玉暖也有点儿摸不透。

  唯有练氏那儿,蒋玉暖看得出来,练氏还没有放弃,她不想放弃。

  这,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蒋玉暖心事沉重,练氏也没好到哪儿去。

  昨日里晓得杜云萝又添了一个哥儿时,练氏出奇的平静。

  事前她想过,她会愤怒,会不甘,会咬牙切齿,但真的接到信儿的时候,她的心中并没有那些情绪。

  她只想笑,苦笑。

  以目前的状况,杜云萝生的是哥儿还是姐儿,也没有多大影响了。

  练氏眼前的路,早就是荆棘一片,她不知道要怎么走,不知道还有哪儿可以下脚,就跟她的伤腿一样,一踩下去,就痛得跟千万根银针扎在了脚底心一般,沿着腿肚子往上,痛到了头皮发麻。

  练氏的平静让来报信的朱嬷嬷的心里都七上八下的。

  只是练氏自己知道,从天上掉到地上来的时候,人会气愤,会跳脚,而长久看不到曙光的人,心情反倒是会平和。

  左右就是如此了,还能再遭一些吗?

  她连骂人都不想费那个精气神了。

  不过,蒋玉暖带来的消息让练氏灵光一闪。

  等内室里就剩下练氏和朱嬷嬷的时候,练氏便低声道:“家生子里头有没有合适的?我记得老董说,她邻居家的儿媳妇正奶孩子吧?能不能拉拢拉拢?”

  朱嬷嬷一个头两个大,赔笑着道:“太太,不是奴婢扫兴,我们这儿送过去的人,长房那里会收吗?”

  “谁让你送去了?”练氏嗤笑一声,“让那媳妇去毛遂自荐,长房肯定急着找奶娘呢,若是哥儿肯吃她的奶,不就行了?总不至于说她是老董的邻居,就被退回来吧?”

  朱嬷嬷张了张嘴,想再劝劝练氏,只是想到练氏这个脾气,她还是把话都咽了下来,出去寻了董嬷嬷。

  “你看那是个能成事儿的吗?”朱嬷嬷低声问道。

  董嬷嬷皱了皱眉头:“太太不晓得,你还不晓得啊,什么远亲不如近邻,我跟他们一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我还能让他们家媳妇做这事儿?转头就把我们给卖了!”

  “不成事就不成事吧。”朱嬷嬷嘀咕道,“这样,我跟太太去回话,就说你去安排了,回头你再来跟太太讲,说那人没选中。”

  董嬷嬷连连点头:“如此最好,省得我们多费口舌,还劝不住太太。”

  两个嬷嬷商量好了,朱嬷嬷才回到屋里。

  练氏听闻去安排了,便升腾出了几分期待。

  她安排个奶娘过去,也不指望把允哥儿弄出病来,能传些韶熙园里的消息出来,也算是功劳一件。

  再能干些,让允哥儿以后和兄弟不亲,和父母不近,那更是好戏一场了。

  既然他们二房费心费力还没有曙光,就让长房里头热闹去!

  练氏心里记挂着这事情,眯着眼睛都是数年后延哥儿和允哥儿的不和睦,心情愉悦起来,连吃药时都不皱着眉头了。

  朱嬷嬷看在眼里,左右为难起来。

  该让练氏多高兴几天,还是莫要让她抱希望,免得失望时又气坏了呢……

  朱嬷嬷两难,董嬷嬷却传了消息来。

  四房当初放出府的垂露进府了。

  “似是为了给允哥儿当奶娘来的,”董嬷嬷附耳与朱嬷嬷道,“我看错不了,胸脯鼓鼓,一看就是在奶孩子的,那垂露是四太太最喜欢的一个大丫鬟了,只要允哥儿肯吃她的奶,定然是她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