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零九章 洗三

第六百零九章 洗三

  第五更!

  求月票!!

  ----------------------

  穆连潇回到韶熙园时,正好是用晚膳的时候。

  玉竹在耳室里摆了桌。

  夫妻两人各用各的,等撤了桌,才说起了今日事情。

  穆连潇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金镶玉锁,递给了杜云萝。

  杜云萝接过来一看,玉色晶莹剔透,用料极其考究,做工更是仔细,一看就是好东西。

  她疑惑地看向穆连潇。

  穆连潇笑着在床边坐下,解释道:“今日进宫,圣上知道我又添了个儿子,就赏给允哥儿了。”

  原来是宫里的东西,难怪精致。

  杜云萝弯着眼儿笑:“允哥儿真是好福气,生下来就戴上了御赐之物。”

  夏日里闷热,那玉佩也不凉手,杜云萝稍稍捂了捂,就给允哥儿戴上了。

  允哥儿吃饱了,睡得正香,只要不大声说话,也吵不醒他,对于脖子上多出来的这么个东西,他皱着眉头哼了一声,就不管了。

  “奶娘定下了,”杜云萝把周氏与陆氏领了垂露来的事儿说了一遍,“我看着倒是不错。”

  穆连潇对垂露有些印象:“四婶娘很器重她,从前在府里的时候,在丫鬟婆子里也算是体面的了。”

  “要不是体面人,又是直拧的性子,也不会与婆家撕破脸,拼一个和离了。”杜云萝叹道。

  平心而论,杜云萝是欣赏这样的丫鬟的。

  要是前世她没有自顾不暇,而她的锦灵儿又有这么一股子狠劲儿,也就不会被那一家子欺负到一尸两命的地步了。

  这一点上,倒是锦蕊厉害,她是不肯吃大亏的,该厉害的时候半点不马虎。

  嘴上说着垂露的事儿,杜云萝突然之间就有了一个念头,不禁拧眉。

  穆连潇看得真切,握着她的手,道:“怎么了?”

  “和离……”杜云萝喃喃,斟酌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垂露嫁的是小商人家,她出府的时候,听说四婶娘是还了她自由身的,只是她的老子娘还是府里的下人。

  垂露和婆家闹翻了,要拼个和离,还是把女儿带回来的和离,那小商人家怎么会同意?

  没有打点一番,这事儿成不了吧?

  可我看四婶娘的样子,她是垂露归家后才晓得的,肯定没打点过的。”

  穆连潇听了这番话,不由抿了抿唇。

  见杜云萝眉心蹙着,他的指腹落在她的眉间,替她揉了揉,道:“这事儿交给我,你月子里头别总操心。”

  杜云萝就只能躺在床上,打探的事情自是交给穆连潇,事情说明了,便先放在了一旁,说起了明日洗三的事情。

  洗三都是周氏安排妥当的。

  翌日一早,接了帖子的姻亲好友们登门来。

  杜家那里来得最早。

  甄氏一心牵挂着女儿,顾不上看允哥儿,从外头进来,唤道:“囡囡,临盆的时候没折腾你吧?”

  杜云萝听见甄氏的声音就忍不住笑,从床上探出头去看甄氏:“母亲,疼死我了呢。”

  “可怜的,”甄氏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亲了亲,“看起来还算精神,我跟你说,月子里不能淘气,好好养着,不然以后有你受的!”

  杜云萝听着甄氏唠叨,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

  甄氏交代完了,又问洪金宝家的。

  杜云萝不依了:“您问我不就好了?”

  甄氏在女儿额头上弹了弹,道:“你许是信口来蒙我的,我还不晓得你呀,打小喜欢吃的就那么些东西,月子里养身子的你都不喜欢。”

  “我这回有好好用,”杜云萝嘻嘻笑着道,“允哥儿要吃奶,我哪能不多吃些?”

  甄氏闻言一怔,奇道:“你自个儿喂的?奶娘呢?”

  “之前挑的,允哥儿都不喜欢,”杜云萝说完,怕甄氏担心,又补了一句,“昨儿个新挑了一个,是从前四婶娘身边的,允哥儿喜欢她,已经定下了,后头就进府了。”

  甄氏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不许你自己奶哥儿,是怕你月子里歇不好。”

  母女两人说着话,过府来的女眷们也都来杜云萝跟前露个面。

  洗三就安排在了院子里。

  黎稳婆抱着允哥儿,嘴里念叨着贺喜的话,给允哥儿洗身子。

  夏天里,也不用怕允哥儿着凉,倒是他脖子上那块御赐的金镶玉,吸引了众人的眼光。

  桂氏眼红极了,只是这样的好东西,从来都是侯府里有的,族中能捞到的极少,她屋里的,也就是她进门时侯府里给的认亲礼,以及生养了孩子时,收的见面礼。

  那一些,与这块金镶玉比起来,根本是天壤之别。

  桂氏羡慕着,低声问族长老夫人:“允哥儿得了,不晓得延哥儿有没有?”

  族长老夫人白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任氏在心中暗自发笑,延哥儿是嫡长子,往后整个家业都是他的,还担心没有好东西?

  桂氏在族长老夫人那儿碰了壁,转头又去问庄珂:“连康媳妇,你这一胎落下来,不晓得宫里会给什么赏赐呢……”

  庄珂浅浅笑着道:“宫里赏赐,那是我的福气。”

  硬钉子后又碰了颗软钉子,桂氏心里憋气,手指死死捻着手中要添盆的银锞子,排揎怒气。

  吴老太君带头添盆。

  允哥儿是令字辈在定远侯府里出生的第一个哥儿,添盆自是热闹,眼看着那盆里的水都溢了出来,喜得黎稳婆合不拢嘴。

  蒋方氏堆着笑和吴老太君说了些恭喜的话,转眸见徐氏丝毫不愿意搭理她,她恨恨咬牙。

  当着这么多亲朋,蒋方氏不好和徐氏争执,脾气就只能朝着蒋玉暖去。

  “你看看你!”蒋方氏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沉重,“你婆母的腿还落不了地,你公爹刚才清了好几次嗓子,我说你们二房是中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了,怎么就这么不顺呢!

  尤其是你这个肚子,我也是服了你了!

  怀娢姐儿的时候,也没见你多费力气啊?

  怎么这会儿就是不行了?

  出丧也半年多了吧,我给你的人手你也不用,不用就不用吧,姑爷身边也没别的人,你的肚子怎么就跟一潭死水似的?

  我倒要问问你,你们夫妻到底怎么过的?是姑爷不近你的身了,还是怎么了?”

  这种事情,哪里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道?

  就算蒋方氏压着声音,蒋玉暖都尴尬极了,只觉得这些会叫人听了去,使得她无地自容。

  “您可别说了,”蒋玉暖眼睛通红,低声哀求道,“您有什么话,去我屋里说吧,这儿就别说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