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一十章 母女

第六百一十章 母女

  蒋方氏最终也没有去尚欣院里说话。

  园子里摆了酒水,按时开了席,热闹是热闹,但话题却是万变不离其宗,不是夸赞允哥儿精神,就是猜庄珂这一胎是男是女,绕了一圈又回来,问蒋玉暖何时也添个哥儿。

  蒋玉暖真真是如坐针毡,一口菜都用不下去,借着要照顾娢姐儿,起身避了出去。

  蒋方氏没有避,听得那些言语,越听越火大,最后匆匆离席。

  蒋邓氏一脸谨慎地跟在后面,连呼吸都放轻了。

  “你说说,这些三姑六婆,怎么这么多事!”蒋方氏上了马车,咕咚咕咚饮了一杯酸梅汁,骂道,“我们玉暖什么时候生,是她婆家跟我这个当娘的要操心的事情,轮得到她们废话?什么时候,她们也生几个光宗耀祖的儿子出来呀?”

  蒋方氏气得浑身直哆嗦,她赴各家宴席,何曾这般丢人过?

  说起来,就是怪蒋玉暖不争气,让她抬不起头来。

  如此一来,蒋方氏也顾不上匆忙回府了,对蒋邓氏道:“你去她那儿问问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蒋邓氏苦不堪言,硬着头皮爬下了马车,拖着步子去了尚欣院。

  蒋玉暖歪在榻子上,眼睛通红。

  蒋邓氏进去,左右一看,没瞧见娢姐儿,便问了一句。

  “叫奶娘抱去了。”蒋玉暖答道。

  听她声音喑哑,蒋邓氏叹道:“你哭又有什么用呢?玉暖啊,不是我这个嫂嫂多嘴多舌,要管你们夫妻事情,而是婆母压在我头上,我不得不来走这一遭。

  你也体谅体谅我,就跟我说句实话,为什么肚子就没个动静了?是姑爷不近你身,还是……”

  蒋玉暖的一张脸涨得通红,这等夫妻私密事,她连蒋方氏都不愿意多言,何况是对蒋邓氏。

  只是蒋方氏的脾气,她素来清楚。

  “嫂嫂为难,我是知道的,”蒋玉暖干巴巴道,“我和二爷没什么不好的,可怀不上就是怀不上,我哪儿晓得为什么?我若是知道,还能由着吗?母亲急,我难道就不急了?我也急啊……”

  蒋玉暖越说越想哭。

  香火传承是大事。

  她这些日子总是想着,既然爵位已经离穆连诚越来越远了,那就给他添个儿子,让穆连诚高兴一些。

  穆连诚待她极好,外头再是有忧心事儿,都不会甩她脸色,每日里都是温和对她,她能给丈夫的回报,头一样就是传宗接代。

  可惜……

  每个月,葵水都准时到来,她也是有苦难言。

  蒋邓氏亦是一个头两个大,支支吾吾了一阵,道:“行了,我就这么去回话了,都是女人,我心底里也知道,那什么通房妾室,谁愿意大大方方往丈夫身边送了,你不喜欢那两个,我让母亲给你请个好一些的调理的大夫来,吃些药,兴许就……”

  “在吃的,婆母之前就寻了大夫了。”蒋玉暖叹道。

  “吃了不中用,那就再换呗。”蒋邓氏哼了一声,站起身,挥了挥手就走了。

  留下蒋玉暖一个人,静静坐在屋子里,一言不发,又是大半个时辰,嬷嬷看在眼里,也不知从何劝解起了。

  与此相比,韶熙园里很是热闹。

  杜云萝弯着眼儿听锦蕊、锦岚几个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添盆时的趣事,耳室里全是笑声。

  等前头席面散了,甄氏又过来与她说话。

  “你别嫌娘唠叨,”甄氏拍着杜云萝的手,语重心长,“娘也是这把年纪了,不唠叨就不行了,可娘是过来人,囡囡看啊,娘生了你们三个,如今身子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月子里休养得好。”

  杜云萝咯咯直笑,她岂会怕甄氏唠叨,能有母亲唠叨,对她来说,当真是天大的福气。

  “娘身子好,那是父亲疼您,照顾得好呢。”杜云萝道。

  甄氏没想到杜云萝连她都笑话上了,保养得当的脸颊霎时红得跟姑娘家似的:“厉害了,连我都挤兑上了。”

  杜云萝搂着甄氏的腰身撒娇。

  母女两人闹了一阵,甄氏才依依不舍地起身回去。

  三日一到,垂露带着简单包袱进了府。

  她熟门熟路的,也不用谁领着,自去吴老太君和周氏跟前磕了头。

  待去了陆氏院子里时,陆氏正在诵经。

  垂露伺候陆氏多年,对檀香的味道早就熟悉了,站在庑廊下候着,直到陆氏叫她进去。

  陆氏在佛前跪得有些久了,膝盖发胀。

  垂露通透,取过了美人捶替陆氏敲打。

  明媚阳光透过窗棂撒入,映在了垂露的半张素净脸蛋上。

  陆氏一眼望去,正巧看到垂露那长长的睫毛,以及脸颊上几颗淡淡的痣,她不禁浅浅笑了:“要不是你梳着妇人头,又一身奶香味,我都恍惚觉得,回到了你还没出府的时候了。”

  提起从前,垂露的长睫轻颤,低声道:“奴婢还是在四太太身边的时候,日子最是无忧无虑。”

  “傻孩子,”陆氏长长叹了一口气,“到了年纪,都是要放出府去的,只可叹你嫁得不好,才会如此。”

  垂露苦笑。

  这几年煎熬的婚姻,委实让她“苍老”了,仿若是一夜之间就过去了十年二十年一般。

  “奴婢不想去回忆那些了,”垂露沉声,道,“奴婢好不容易从那地方出来了,以后再不用替那些人操劳,奴婢想好了,将来就留在府里,好好伺候允哥儿。侯府里的主子都是善心人,奴婢照顾好了哥儿,夫人也肯定会给奴婢和姐儿一口饭吃。”

  “你能这么想,那是再好不过了,”陆氏笑了起来,目光柔和,“连潇媳妇是个好的,待身边人也宽厚,你在她院子里做事,只要本分规矩,谁也不会为难你。你毕竟是我举荐的,又是我身边出来的,我也希望你做得好,莫要叫人说,四太太不会调/教人,带出来的人手不得用。”

  垂露弯着眼儿,道:“您放心,奴婢不是糊涂人。”

  “对了,你家姐儿还小,等下回你得空时,抱来我看看。”

  垂露应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