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打听

第六百一十一章 打听

  垂露回到了韶熙园里,洪金宝家的请她进了耳室。

  杜云萝让锦蕊包了个红封,嘱咐道:“往后允哥儿就交给你了。”

  垂露赶紧谢了赏,正巧允哥儿饿了,她匆匆取水净了手,抱了允哥儿过去,解开衣扣给哥儿喂奶。

  允哥儿出生才几日,却是个好胃口的,闭着眼睛吃饱了,撇了撇嘴,又睡了。

  垂露看着小小的孩子,心里柔软,一面轻柔替哥儿擦嘴,一面与杜云萝道:“夫人,哥儿这般好胃口,一定能长得壮壮的。”

  “壮实些好。”杜云萝莞尔。

  她细细观察着垂露的动作,能看得出,她是个格外细心之人。

  这样的人,只要得用,不是与二房有牵连的,那由她来带允哥儿,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杜云萝含笑道:“姐儿交给你嫂嫂带了?嫂嫂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倒是真辛苦。”

  垂露抿唇笑了笑:“奴婢的嫂嫂是个极好的人,之前总说让奴婢就在家里养着,靠着从前留下来的积蓄,还不至于养不活一个和离归家的小姑子。

  奴婢旁的都不怕,就怕左右邻居说闲话,奴婢这样儿的也就算了,连累了兄嫂父母,实在是过意不去。

  原本请人给四太太带话,想着是做些粗活也可以,能赚些银钱补贴家里,多多少少的,也要对得起奴婢母女的开销。

  实在没想到,是奴婢运气好,能得了现在这个差事。

  奴婢成了主子身边伺候的,左右邻居当面总不会再对兄嫂说些不中听的了。

  姐儿交给嫂嫂带,奴婢很放心,只是辛苦了她,奴婢多赚些银子,也给嫂嫂和小侄儿买些好的。”

  这番话,杜云萝听起来的确是真情实意的,道:“彼此关心体谅,做家人就是如此了。”

  垂露应了一声“是”。

  夜里等穆连潇回来时,垂露已经带着允哥儿去休息了。

  杜云萝歪在床上,一边看穆连潇用饭,一边把事情说了。

  穆连潇漱了口,在妻子身边坐下,宽慰道:“云栖已经去打探了,不管怎么样,这几日都会有些消息,你只管安心。”

  杜云萝微微颔首。

  私心里,她是很想信任垂露的,一来垂露合她眼缘,说话做事都叫人喜欢,二来是为了陆氏,这人是陆氏送来的,若是出了状况,陆氏定是自责难安的。

  如今这府里头,日子寂寞,没有什么盼头的只有陆氏一人,杜云萝不忍心让她再添些风波了。

  至于允哥儿先交给垂露带着,一时半会儿倒不用慌乱。

  以穆元谋做事的风格,细水长流。

  要是垂露一来就出了岔子,让人明白这不是意外而是人为,那二房就会被牵扯其中了。

  二房还不到狗急跳墙的时候,穆元谋是不会自毁长城的。

  在府外的云栖打听事情很是有一套。

  他这么些年在京中走动,因着是穆连潇身边的,一张脸也算好用,各处门道都摸了一些,打听一桩小商人家的桃花事儿,还是不费什么力气的。

  穆连潇从宫里出来的时候,云栖已经在骏马边等着他了。

  “爷,”云栖行了礼,转了转眸子,“您要问的事情,奴才弄明白了。”

  “可有奇怪的地方?”穆连潇问。

  云栖嘿嘿一笑:“叫爷说中了,奇怪的地方多了去了。”

  穆连潇的心不由就是一沉。

  怕宫门外人多嘴杂,穆连潇便带着云栖寻了个酒楼雅间。

  云栖理了理思绪,把打听来的事儿一五一十说了。

  垂露嫁去小商之家,到最后和离,一切本没有什么怪异之处。

  她的丈夫的确是勾搭了有夫之妇,生了个儿子,垂露一纸诉状告到衙门里,衙门接下了,这才让男方家里怕了。

  “她男人叫熊察,原本是想出些银子摆平的,结果衙门里不接他的银子,让他清醒些,要么依了垂露,让垂露把状子撤了,办好了和离,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要么就以**的罪名收押处置。熊察要命,就放了垂露归娘家。”云栖道。

  穆连潇一听也就明白了。

  **这种罪名,多的是民不举官不究,只要垂露撤了状子,这事儿就算过了。

  只是,垂露一个妇人,手上的银子比不过熊察,这等官司,若不是事先打点了,少不得你来我往地暗地里闹一阵。

  京城衙门里的官员,穆连潇也是认得的,那个官老爷,能坐稳这个位子,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了,只要不涉及乌纱帽,他是很愿意多拿些银子的。

  竟然把熊察的银子直接推了出去,甚至想把这事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谁打点的?”穆连潇问道。

  “清涧。”

  穆连潇的眸子倏然一紧。

  清涧原是穆连喻身边做事的,穆连喻死后,偶尔帮着穆元谋跑腿。

  穆连潇绷紧了下颚。

  穆元谋是不会好心地去多管一个出府的丫鬟的死活的,他让人打点,定是有其目的。

  收了定远侯府的银子,京城衙门又怎么敢左右逢源?

  自然是让熊察赶紧依了垂露心愿,早早撤了状子,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只是,穆连潇还有几样事情不明白。

  垂露本不在允哥儿的奶娘的备选之中,穆元谋是如何知道,之前选的奶娘,允哥儿会一个也不喜欢呢?

  又再者,怎么偏偏就有这么巧的事情,陆氏身边放出府的大丫鬟,正好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让穆元谋施以援手。

  “爷,”云栖上前几步,压着声儿道,“奴才刚说奇怪的地方多,是还有一桩事儿。”

  穆连潇抬眸,示意云栖往下说。

  “奴才去京城衙门打听的时候,里头的人跟奴才说的,说咱们府上当真是关心底下人,光这事儿,奴才不是头一个去问的了。”云栖道。

  穆连潇一怔,喃道:“府里还有谁打听了?”

  “不晓得身份,只知道有府里的对牌。”云栖说完,顿了顿,又道,“有一个,奴才听他们描述,似是藏锋。”

  穆连潇的心跳快了一拍。

  他幼年时,倒是常常见到藏锋的。

  藏锋的父亲是老侯爷的亲随,藏锋是老来子,与穆连潇年纪相仿。

  老侯爷去后,藏锋的父亲去守了三年陵,回京之后就一直在府外养老了,藏锋也没有进府里做事,吴老太君恩典,给了些银子,让他学一门手艺,算是放出去了。

  若是藏锋拿着对牌去了京城衙门,那恐怕是吴老太君让人去查的垂露的底吧。

  不仅仅是他和杜云萝,吴老太君亦提防着什么。

  看来,穆元谋害了穆连康的事情,给了老太君很大的打击吧……

  穆连潇这般想着。(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