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坦荡

第六百一十四章 坦荡

  提起陆氏,垂露显得有些激动,说话的语调都快了那么几分:“二老爷是救奴婢于水火,可他看重的是奴婢这个刚生养的身子,奴婢能为他所用。

  主子们用得上奴婢,原是奴婢的福分,只是,奴婢晓得的,二老爷与四太太不是一路人,奴婢追随的是四太太,不该是二老爷。

  夫人,二老爷那儿,还没有让奴婢做什么,应当说,他也不见得多信任奴婢,敢让奴婢替他做些不要命的勾当。

  奴婢来的时候,想得很透彻。

  奴婢若不应,这奶娘的位子就会有旁人顶上,谁知道那会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呢?

  与其来一个善恶不明的人,不如由奴婢来,由奴婢来做着两面三刀的角色。

  奴婢不会害小主子,不会让四太太颜面扫地,二老爷那儿,奴婢虚与委蛇,若是……”

  “若是什么?”杜云萝问道。

  “若是有一日,二老爷要让奴婢做的事儿,会害小主子,会害了四太太,”垂露吞了口唾沫,目光坚韧,“奴婢就不做,情愿一头撞死,也不害四太太。总归奴婢的姐儿是随着奴婢归家了,便是奴婢死了,有奴婢的娘家人照顾,姐儿就能够长大成人。奴婢死了干净,不能叫姐儿以后抬不起头来。”

  杜云萝静静看着垂露,一言不发。

  垂露的这一番话很有意思,不见得全部是真话,但也不会全是假话。

  起码,穆元谋的心性,垂露说得是一点也不错的。

  像垂露这种受过陆氏大恩,又嫁出去府多年的丫鬟,穆元谋便是要拉拢,也不会亮了底牌。

  二房那里,只当他们还在暗处行动,并不清楚他们这些年的Y毒之事,穆连潇和杜云萝是全部知道的。

  因而,穆元谋肯定不会交代一个不晓得能不能彻底投诚的垂露做危险之事。

  他也怕垂露一转头就把二房给卖了。

  要是垂露去陆氏跟前说了实话,虽然没凭没据,也要让穆元谋惹一身腥了。

  隐在暗处的人,是不愿意被曝光的,哪怕只有那么一瞬。

  杜云萝的指尖在床板上轻轻敲了敲,问道:“这些事情,你为何没有与四婶娘提起?我这儿,要是我不问你,你也不打算说,不是吗?”

  “是啊,夫人若是不问,奴婢是不会说的,”垂露答得坦坦荡荡,“定远侯府,在世人眼中,委实太过和睦了。二老爷只让奴婢伺候好允哥儿,用心伺候好主子们,这句话奴婢喊破了,哪里像是一句不好的话呢?

  若是四太太、夫人从未对二老爷起疑,奴婢说出来,只是多添是非,不仅换不来信任,反而……

  刚刚夫人问起,奴婢听夫人的口气,知道夫人对那边也是防备着的,因而奴婢才敢如实相告,而不是做一个挑拨主子的刁奴。”

  杜云萝的心重重一沉。

  她明白、也理解垂露的保留和迟疑,就像是在几年前,她明明知道二房上下做了多少恶事,但也只能隐藏在心底里,不能对定远侯府里的人吐露分毫。

  哪怕是对穆连潇。

  没凭没据,如何让人相信,他们的亲人是那般Y险毒辣之辈?

  没凭没据,垂露一个丫鬟,又怎么能让主子们相信,穆元谋那番吩咐,是意有所指呢?

  垂露能在府里站稳脚跟,能得陆氏信任,就不可能是个愣头青,不知道为人处世之道。

  有一句话,垂露是说对了。

  不是她,也会有其他人。

  穆元谋想从奶娘上动手脚,垂露不能为他所用,他就会安排另一个人。

  杜云萝敢说,新来的人就比垂露听话吗?

  审视的目光落在垂露身上,杜云萝想看透垂露,看到的也只是表象。

  垂露跪得笔挺,面上不急不慌。

  杜云萝暗暗叹了一口气,而后淡淡道:“垂露,我还是不信你,我对二房忌惮极深,我怕他们害了我的允哥儿。”

  垂露连眉头都没有皱。

  对着这般反应,杜云萝反倒是笑了:“可我信四婶娘,她调\教了这么多年的丫鬟,我不信她会教出一只白眼狼来。”

  话音一摞,垂露的眸子倏然一紧,身子微微晃了晃,眼角通红。

  她双手伏地,重重磕了一个头:“夫人,奴婢这辈子,对得起天地,对得起爹娘,也一定对得起四太太。今日所说的每一句话,奴婢都存在心里,断断不会给四太太丢人。”

  杜云萝受了她一礼,没有急着叫她起身,道:“虽说是无巧不成书,只是垂露,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就是你?”

  垂露是通透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杜云萝的意思。

  她没有马上回答,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奴婢生姐儿,与熊察的那个**妇人生儿子,都在夫人生允哥儿之前。”

  十月怀胎,不说那**妇人如何,起码垂露这一胎是十月足了的,允哥儿也足月了。

  也就是说,垂露怀孕在杜云萝之前,穆元谋不可能是在杜云萝有喜了之后再来安排这些事情的。

  这一点,杜云萝也清楚。

  “是,只是你要知道,我生了允哥儿,往后还会再生,你得了姐儿,若是没有与熊察和离,你往后也一样会再生养的。”杜云萝的目光落在了睡得安稳的允哥儿身上,道,“我和你,不过是时间上合上了罢了。”

  也许,穆元谋那里,早就把垂露视作一颗能用得上的棋子,只等着到了合适的机会,把她摆在合适的位子上。

  这一次,正好是孕期相符,能让垂露来给允哥儿当奶娘。

  至于外头那个**的妇人,不管她有没有有孕生子,只要事情闹开了,垂露容不得那颗沙子,就一样能和离回娘家。

  这步棋是可以变招的。

  倘若垂露比杜云萝晚上数月怀孕,允哥儿挑好了奶娘,穆元谋也可以动手脚让那奶娘失了差事,让长房重新挑选奶娘。

  又或者垂露一直没有身孕,她往后入府当差,身份不是奶娘,也能够是其他的。

  直接安C在韶熙园里,这是意外之喜了,否则,让垂露回去陆氏身边,以管事娘子的身份在长房、三房走动,也不失为一个堪用的。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