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一十七章 问话

第六百一十七章 问话

  下一页

  庄珂这一胎的奶娘,没有让定远侯府上下操什么心。

  慈宁宫里,皇太后和皇太妃格外惦记着庄珂,在庄珂临盆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就让宫里的两位老嬷嬷来了一趟。

  杜云萝躺在床上坐月子,下不得床,得了消息的周氏和徐氏一道,去了二门上相迎。

  洪金宝家的打听了一圈,回来与杜云萝道:“夫人,那两位嬷嬷瞧着是面慈心善,和气极了。

  给郡主请了安,又问过了郡主身体,说是等下个月,郡主要生了之前,她们两位就住进兰语院,伺候郡主临盆。

  又说皇太后已经给找了几个奶娘了,都是从前慈宁宫里做事的姑姑们,等孩子落下来,就看选得中谁了。”

  杜云萝听了诧异。

  早知道慈宁宫里对庄珂上心,却不曾想到,竟然是这般关切仔细,连稳婆和奶娘也一并安排了。

  这不仅仅是给定远侯府体面,也是圣上和皇太后彰显对皇亲国戚的关怀。

  不过,对府里头来说,这样能省心不少。

  宫里指下来的人手,难道还会叫有心人忽悠了去?

  徐氏这些日子心情极好,尤其是儿媳的肚子越来越大,她愈发翘首盼着了。

  每日里在菩萨跟前磕头,求得就是生产平顺,大小皆安。

  “又快到六月十九了,老太君您看,这日子过得可真快,”徐氏坐在吴老太君下首,乐呵呵道,“我今年还是与四弟妹一道,去婆驼山进香。说起来啊,我已经有了潆姐儿和洄哥儿两个孙子辈的,可直到这一回,我才品味到了快要当上祖母的期待。”

  吴老太君叫徐氏说得笑出了声。

  徐氏五官舒展,看起来反倒是比从前时年轻了几分:“是哥儿是姐儿,并不要紧,只是啊,老太君,宫里头这般看重,只怕您给孩子取名的美差,要丢了哦。”

  “丢了就丢了,”吴老太君哈哈大笑起来,“这取名字啊,当真是头痛,允哥儿的名字,我与你四弟妹琢磨来琢磨去的,要是连康媳妇这一胎,能让宫里的皇太后也苦思冥想一番,老婆子赚了哦。”

  婆媳两人笑声一片。

  单嬷嬷看在眼中,亦不知不觉勾了唇角。

  这些时日,吴老太君也只有在提起孩子们的时候,才能笑得这般开心。

  她老人家近段时间连睡眠都不好,许是因为入了夏,夜里更加难眠了。

  单嬷嬷听几个守夜的丫鬟提过,大半夜里,都能听见吴老太君翻来覆去的动静,便是屋里点了安神宁心的香料,老太君都极难睡踏实。

  才六月初,这个夏天,老太君定然辛苦。

  正午的日头晒得人头晕眼花,京城的大街小巷,行人也少了些,街边的铺子里,掌柜们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云栖满头大汗地穿过了东街,一转身进了一条小胡同,穿行到底,两侧的院落起初时还能窥到曝晒的衣服,闻到些午间的油烟味,等越往里头走,有人生活的气息就越少。

  等到了尽头,左右的院子连门板都是破旧不堪的,似是十数年没有人居住了。

  若不是亲自过来,很难想象,在京中最热闹的东街附近,还有这样寂寥的小胡同。

  云栖上前敲了敲门,依旧是不疾不徐的三下,来开门的也依旧是那个脸比夜色还黑的大汉。

  “人在里头?”云栖一面往里头走,一面问那大汉。

  大汉露齿一笑,道:“您吩咐我们做的事儿,什么时候做砸过?人在里头呢,老规矩,不让他睡觉,给些吃的不叫他饿死,现在老实得跟个娘们似的。”

  云栖微微点头,走到窗边,透过缝儿看了一眼里头。

  缩在墙角的那人清瘦,不到而立之年,吃了几天的苦,脸上脏兮兮的,但也看得出来,要是收拾干净了,也能称得上风流。

  “您看着了?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像我这样凶神恶煞的脸,一颗菩萨心肠,里头那一个,长得是白白净净,心比我的脸还黑!”大汉道。

  云栖嗤笑,没理会大汉的贫嘴,又看了那人一眼。

  “给他两口吃的,我要问话。”云栖吩咐道。

  大汉应了,推门进去,把一只白面馒头扔给了那人,道:“赶紧吃完,好好交代交代,说明白了,喏,这儿还有几只肉包子。”

  那人吞了口唾沫,迷迷糊糊地接了馒头,塞进了嘴里,险些噎着。

  等他吃完,大汉从别的屋里挪了把破破烂烂的屏风来,挡在了那人面前,又提了把长凳,请云栖在屏风另一侧坐下。

  云栖问道:“岳七,你这个买卖,赚银子挺容易的,怎么连自个儿的婆娘都拖下水?你赚的银子,不够让你婆娘吃喝了?”

  岳七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肥水不流外人田,有银子赚,哪儿还要分给别人?说的就是要找个有夫之妇……”

  “所以你就让你婆娘去陪那个熊察?”云栖啧了一声。

  一旁的大汉啐了一口:“上赶着当王八的,还真是难得一见。”

  云栖的面色冷了几分,他是瞧不上这个岳七的,要不是还要问话,他不介意让大汉把岳七打得半死不活。

  他奉命查访熊察和那有夫之妇的事儿,查到了蛛丝马迹的时候,他甚至是以为自己查错了。

  那有夫之妇的丈夫叫岳七,对外说的身份是商贾,做些走南闯北的买卖,其实就是人牙子。

  别人做人牙子,是谁家要买个婢女小厮,他从中牵线搭桥。

  岳七做的却是扬州瘦马生意,手下养了几十个瘦马,卖给有钱人做个外室,或者不好养的,就送去窑/子里。

  京城这么大一个地方,总有三教九流各行各业,如此见不得人的行当,也有人操持。

  岳七也就是其中一个。

  只是让云栖诧异的是,岳七连自个儿的婆娘都买卖上了。

  “出的多少银子,什么时候的事情?”云栖冷声问道。

  岳七呆滞地看着地面,支支吾吾了半晌,道:“半年、一年?”

  “屁!”大汉恨不能走过去扇岳七两巴掌,“你婆娘前两个月都给人生了个儿子了,还半年、一年?你当熊察是傻的?”(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