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傻子

第六百一十八章 傻子

  下一页

  “他不就是个傻的?”岳七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有气无力的他,笑得前俯后仰,“他不是个傻的,能叫我婆娘骗了这么多银子?哈哈哈,还给他生儿子?我婆娘陪他睡就不错了,还给他生儿子?哈哈哈!”

  岳七笑够了,才把事情说了个明白。

  差不多一年半之前,有人拿着银子来寻他做生意,说是要找一个有夫之妇,去勾一勾熊察的魂。

  岳七舍不得那银子,干脆让他婆娘上阵。

  这个婆娘,原本也不是什么好人家出来的,是他从江南带回来的瘦马,瞧着实在好看,脑门子一热,就出了银子替她摆平了户籍,娶回去当了媳妇。

  岳七做的是瘦马买卖,见多了各色女人,时间一长,对家里的婆娘就没那么上心了。

  此刻有人出钱,他心思一动,就应了。

  岳七想得挺好的,万一事情走漏了,他这个苦主能来一出捉\奸在床,直接打死了奸\夫\***而不用吃官司,婆娘真死了,那他就更加逍遥了。

  岳七婆娘是真的有本事,造了个偶遇,一来二去就跟那熊察打得火热,岳七为了给他们腾地方,自己去了养瘦马的宅子里,对外说的是出京做买卖去了。

  中间他也回过家,让熊察那傻子避了几日,而后拍拍屁股又出门了。

  去年夏天,出银子的客人来找岳七,说熊察家里的媳妇怀上了,怕熊察有了子孙就忘了温柔乡,让岳七媳妇也琢磨琢磨。

  这等投机取巧的事情,岳七最是在行,让他婆娘骗熊察说自个儿也怀上了。

  岳七婆娘这两年养得白白胖胖的,头几个月是真是假,没人看得出来,等到了该显怀的时候,她又吃得油光满面,肚子都凸出来一些,就跟有一些不怎么显怀的五个月的妇人没什么两样了。

  熊察被岳七婆娘哄得晕天转地,再者真的有些妇人肚子偏小,就没往心里去,只等着当爹了。

  后头的几个月,岳七搬回了家,熊察不好上门,只是白天假装路过,看见腰间绑了东西的岳七婆娘在院子里忙乎。

  “我婆娘要生了,我就在家里没出门,熊察这个傻子,还当是我被蒙在鼓里,以为我婆娘肚子里的娃娃是我的,其实啊,哪里来的娃娃啊!”岳七越说越开心,连眼睛里都带了些光亮,“等到日子一到,再抱了个善堂里没人要的小子来,哄得熊察一愣一愣的。

  熊察那龟孙子说,家里的婆娘生了个不带把的赔钱货,还是我婆娘能耐,我婆娘就让他把儿子抱回去养,以后跟着他熊大官人,也能读书写字,吃好穿好,不用跟着我岳七,那熊察竟然听进去了,真把儿子抱去,让我婆娘跟我说,儿子没养活,死了!

  哎呦,笑死我了!

  你们说,那个熊察,是不是个傻子?”

  云栖在屏风后面静静听完,心中有了计较。

  看来正如穆连潇所料,垂露这颗棋子,是二房早就相中了的,机缘巧合,时间正巧合适,就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熊察被蒙在鼓里,骗得团团转。

  云栖问完了,起身要走,大汉拱手相送。

  岳七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扑上来抱住了大汉的腿:“包子呢?给我包子?”

  大汉听了岳七刚才的一番话,膈应得要命,肉包子情愿打狗也不想给这么一个混球,便抬脚一把踢开他:“滚一边去!还想要肉包子!”

  岳七不乐意了:“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规矩!我们说好了,我把事情交代了,你给我吃的,怎么还反悔了?哎!哎!那位爷,你就让你底下人这么做事的?”

  岳七没有见到云栖模样,只听他说话,声音清亮,咬字清楚,便当他是哪家的公子哥了。

  “那位爷,你打听熊察的事儿,哎呦……”岳七喘着粗气,道,“您不是想把我弄进衙门里,告我诓了熊察吧?

  那位爷,您走您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您这等身份的人跟我计较什么呀?

  我这样的小人物,肯定没有得罪过您。

  还是说,您跟我做过买卖,我给您介绍的瘦马,您不中意呀?

  不中意没事儿,我那儿还有几十个,您慢慢挑,准有个称心如意的。”

  云栖才懒得理会他,示意大汉看好他。

  大汉一把从地上把人拖起来,跟扔破布似的扔到了墙角:“你收人银子算计人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日啊?”

  岳七懵了一下。

  大汉说的是熊察的事儿,可岳七并不相信,就熊察那等蠢货,还能有人替他撑腰,来寻自个儿的麻烦。

  一定是其他生意出了状况了。

  他近些日子,做的算计人的行当……

  岳七想起来了,赶忙又大叫:“哎呦喂,小人是有眼不识泰山,不认得您呐!我的爷呦!我的姚八爷!出银子的人说得明明白白的,要挑个温柔可人的给您送去,一定要让您一眼相中。

  我挑的真是我手上最最温柔的了,您这一个月,不也挺满意的吗?

  怎么了,可是那瘦马不上道,露了真脾气,跟您折腾了?我让教养妈妈去说她,怎么能让您不痛快呢!

  哎,姚八爷啊,您别撒我的气,我是收人钱财,与人方便,人家想送您个瘦马,怕您不收,这才使了这么个法子的……”

  岳七脑袋还挺快,不敢说是有人寻姚八爷麻烦,而是说有人要讨好。

  云栖闻言,脚步顿了顿:“哪个要讨好我?你知道我是谁?”

  “您是姚八爷啊,兴安伯府的姚八爷,像您这样的人物,京中要讨好您的人,数不胜数不是?”岳七喊道,“这是一番好意,八爷,您要是真的不喜欢,我给您一个个换,再不行,我再去江南给您挑几个好的来,您放过我吧,我真是……”

  云栖紧紧抿住了唇。

  若只有熊察一事,等让岳七吃点苦头,他就要让大汉放人了。

  可牵扯到了兴安伯府的姚八爷……

  那不是别人,正是晋环的丈夫,平阳侯府的姑爷。

  云栖不敢自作主张,他唤了大汉过来,道:“看着他,我回去问问爷。”(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