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二十章 风格

第六百二十章 风格

  卡个防盗章,卡个防盗章,卡个防盗章,半个小时后替换。

  -------------------------------------------

  云栖抬脚要走,心念一动,到底还是止住了步子。

  隔着屏风,他冷冷一笑,道:“京城是个什么地方?王公候伯,这屋里的人的所有手指头加在一块,都数不完。

  兴安伯府是世袭罔替,但也就是过过逍遥日子,与京中权贵还能有多少干系?

  便是老伯爷出来走动,也不急一些官宦风光了,更何况是姚八?

  想讨好人呐,怎么不冲着父兄们去?把手伸到我这儿来了?

  岳七,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什么讨好啊,哪个看我不顺眼,在背后想给我整些事情啊?”

  岳七打了个哆嗦。

  他之前没有与姚八爷打过交道,只远远看过两眼,晓得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

  云栖常年跟着穆连潇,与京中世家公子多有来往,要学那些公子们说话的口气,还是能有*分相像的,诓一下岳七这样的市井人恰好够用。

  岳七的心肝颤得厉害,他吃了几天的苦头了,头晕眼花,肚子饿得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了这位爷的五指山,不再受折腾了。

  他斟酌着道:“瞧您说的……

  是!如今这京城里,什么样的牛鬼蛇神都有,宰相门前七品官,宫里的得势太监上大街,都有人拱手唤一声爷。

  可那些能跟兴安伯府比吗?

  您要说伯府不比以前风光,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

  您自问不值得别人讨好,可在不少人眼中,您就是大爷呀,给您送个瘦马,又算得了什么?”

  云栖被他这胡搅蛮缠的本事给逗乐了。

  一旁的大汉佯装大怒,吼道:“你倒是厉害了!拿个断子绝孙的货色来跟兴安伯府的公子比?”

  “这不就是一说吗?”岳七赶忙道。

  云栖也懒得跟他绕圈子,直截了当问道:“甭管是惹事还是讨好,直说吧,哪个给的银子?”

  岳七连连摇头。

  做生意有做生意的规矩,他收了银子,岂能把金主的名号报上来。

  再说了,那金主来的时候,嘴里说的是讨好,可他岳七眼尖,察言观色本事厉害,又怎么会瞧不出来,这瘦马最后是要找事的。

  真把金主供出来,他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这么一想,岳七是越发后悔了。

  早知道这银子这么烫手,他才不做这笔生意哩。

  云栖也料到岳七不肯老老实实的开口,与大汉道:“交给你了,不说实话,就继续这么折腾着。

  岳七,不怕跟你说实话,前回也有一个不老实的,挨了这么一回,事情交代了不说,连人都痴傻了。

  你这个皮相,弄痴傻了倒也可惜。

  你做着瘦马生意,也晓得京中的公子们,有些人兴趣不一般,不如我也给你个机会,把你送去讨好一个,让他救你出来?”

  岳七听得毛骨悚然。

  他懂,他当然懂!

  他做这一行,见过的人多,听说的更多,一回想起来,整个人都泄了气了。

  “哎呦我的爷!”岳七手脚并用要爬过来,被大汉挡住了,他急得直叫,“不是我不说实话,而是真的不认识呐!谁要寻你的事儿,还会把身份告诉我这个小人物?我就是收钱办事,多余的一概不知啊!这是真话,全是真话!”

  云栖听了这些,转身便走了。

  这等要紧的事情,他不敢拖沓,下午时就一一禀了穆连潇。

  穆连潇听了亦是诧异不已,他没想到,仅仅是查一查垂露,竟然还查出了这等事儿来。

  兴安伯府在京中不算没落,但也不显贵,靠着与各家公候伯府联姻,依旧在这世家圈子里生活,子嗣香火繁盛。

  姚八爷是嫡长房,却并非嫡长孙,不高不低,靠着蒙荫在守备司做事,整日里和混日子也差不了多少。

  要说他稀里糊涂得罪了人,穆连潇并不会感到奇怪。

  “原本这事儿不值得爷上心,”云栖低声道,“兴安伯府跟咱们府上不亲近,姚八爷如何,也无需爷操心。只是他偏偏就是平阳侯府的姑爷,他如今置了一个外室,奴才琢磨着……”

  穆连潇微微点了点头:“先看着他。”

  云栖应下。

  穆连潇回到韶熙园时,允哥儿刚刚睡醒,半睁着眼睛。

  允哥儿比延哥儿小时候爱睡多了,整日里都不肯看看父母,连哭闹的时候都紧紧闭着眼。

  穆连潇见他醒了,顾不上旁的,先抱过来逗了会儿,直到允哥儿又闭着眼睛睡了,这才交还给垂露。

  夫妻两人有话要说,便先把伺候的人手都打发了。

  杜云萝歪在引枕上,杏眸含笑,道:“什么要紧事儿,刚刚对着儿子还乐得合不拢嘴,这会儿就苦大仇深起来了?”

  穆连潇忍俊不禁,抬手按了按眉心:“一马平川,哪里苦大仇深了?”

  杜云萝抿唇直笑。

  “熊察的事情打听明白了。”穆连潇不疾不徐道。

  他只把来龙去脉说了个清楚,至于云栖和手下那些人是怎么对付岳七的,那些细节,他才不会说出来脏了杜云萝的耳朵。

  杜云萝听完,不知不觉间,自个儿就皱了眉头,直到穆连潇的指腹轻轻揉着她的眉心,才稍稍舒展开。

  “生气,听着真叫人生气。”杜云萝撅着嘴,道。

  证实事情如他们夫妻所料,并不是什么高兴的事儿。

  原来从一年半以前,穆元谋就在安排了,这么算起来,也就是他们和穆连康夫妻回到京城的时候,二房就在谋划了。

  除了垂露,穆元谋手中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棋子?

  垂露惦念着陆氏的恩情,不肯全然倒向穆元谋,谁又能说,每一个做了棋子的人,都不肯为穆元谋所用?

  垂露的这段婚事,最终都会破裂,只是这一回时机合适,恰好能给允哥儿当奶娘。

  “那熊察也是个蠢的。”杜云萝撇了撇嘴。

  连外室到底有没有怀孕,生养的孩子是不是自个儿的,这都弄不明白,不就是愚不可及吗?

  那样的蠢人,原本也就配不上垂露这样的聪明人。

  只是,不配归不配,以这样的方式改变垂露的命运,委实太可恶了些。

  “这事儿我晚些告诉垂露吧。”杜云萝叹道。(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