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二十一章 美梦

第六百二十一章 美梦

  夏日午后的知了扰人。

  允哥儿浑然不觉,睡得睁不开眼。

  杜云萝睡不着,倚在引枕上,闭目养神。

  锦蕊坐在床边,手中一把蒲扇,一面摇着,一面道:“延哥儿一直想去树上寻知了,彭娘子怕他中暍,抱他回屋里歇午觉去了。”

  杜云萝抿唇浅笑:“延哥儿是个闲不住的。”

  “可不是,”锦蕊嘻嘻一笑,又道,“刚刚前头来报信,说是世子妃已经到了门口了,奴婢估摸着,这会儿应当是到兰语院了。”

  杜云萝闻言,微微启开眸子,瞄了一眼西洋钟。

  这会儿正是最热的时候,也难为南妍县主走一趟。

  杜云萝半梦半醒,睡了不知道多久,被外头隐约的说话声给吵醒了。

  “谁来了?”杜云萝抬声问道。

  很快,锦蕊从插屏另一头绕过来,福身道:“世子妃过来看您了。”

  杜云萝想坐起来稍稍梳理一番,南妍已经笑盈盈进来了。

  “我从郡主那儿出来,想着来你这里看看,”南妍县主笑语嫣然,“她们说你睡着,我原是要走了的,却还是把你吵醒了。”

  杜云萝含笑道:“不过是夏日午后无趣,闭着眼睛歇着罢了。”

  南妍县主的额头上有一层薄薄的汗,衬得她肌肤莹白清润,脸颊微红,气色极好。

  杜云萝上下打量着,不由笑出了声:“我看你如今的精神气,似是比在闺中时还好了许多。”

  嫁了人的女子,从面色上,就能知道她过得如何。

  杜云萝这句话,分明是在笑话南妍县主与李栾关系和睦。

  南妍县主听得明明白白,也不羞恼,漆黑的眸子在杜云萝身上一转:“彼此彼此。”

  相视一笑。

  南妍抱了抱允哥儿,她笑得温柔,即便允哥儿只顾睡觉不理睬人,南妍都很欢喜。

  “做了母亲之后,看见这些小东西,我是越发不舍得放下了。”南妍笑着道,“刚刚在郡主那里见了两个孩子,当真是可爱极了,整日里对着这些孩子,怎么能不高兴呢。”

  杜云萝见她似是话里有话的样子,便让垂露抱了孩子出去,里头没有留人,只让锦蕊守住了房门。

  南妍县主沉默片刻,抿了抿唇:“你我都是在走独木桥,你看似走完了,我这儿……”

  杜云萝的心里咯噔一声。

  她其实也没有走完,谁知道穆元谋最后又会闹出什么动静来,不过是走一步看一步,先把自己的日子过稳当了。

  至于南妍县主,离前世皇太后薨逝还有差不多三年。

  “人心不足蛇吞象。”南妍县主的声音有些发沉。

  杜云萝在南妍县主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再往深处去,是幽深的看不穿的眼底。

  这句话,指的是瑞王李享,是世子李栾,还是……

  “我从前以为,死过一回的人是最透彻的,想要的也是最简单的,”南妍说得很慢,一字一字,几分无奈几分自嘲,“我能有如今的生活,已经足够感激,可有时候吧,我又会想,我能不能争到更好的。

  当然不是那等要掉脑袋的不该有的念头,如今的地位,已经足够了。

  我看着我们爷,看着姐儿的时候,我就会想,为什么这样舒坦平顺的日子就不能一直一直过下去呢?

  对,我依旧不在乎陪他守几十年皇陵,我甘之如饴,可……”

  说到了最后,南妍长长叹了一口气。

  将心比心,杜云萝很明白南妍县主的心情。

  想要更好的,这有什么不对?

  今生杜云萝选择义无反顾嫁给穆连潇,若真的躲不过二房的暗箭,亦或是胜不过战场的明枪,杜云萝也愿意赌一把,与心上人在一块,哪怕只有数月数年。

  但能长相厮守,携手赴老,不是更好?

  对于南妍来说,皇陵她不怕,可若是能没有李享谋反、李栾弑父的惨事,一家人在京中平安度日,是她现在的美梦。

  南妍县主见杜云萝一言未发,她勾了勾唇角笑了起来,笑得苦涩:“昌平伯府没了,斩了瑞王的一只臂膀,这让我看到了希望,一旦升腾起了希望,就怎么也压抑不住了。

  我如今矛盾得很,有些事,或许我应该告诉你,然后让定远侯把瑞王的棋子一颗颗拔起来,就像拔掉昌平伯一样,没有了那些助力,三年后,也许瑞王不会打一场没有一丝一毫胜算的仗;

  可我又会想,上苍已经给了我够多了,若我执意要的更多,执意要扭转我们爷的命运,也许我连陪他皇陵一生的可能都没有了,我今天所拥有的,会一并失去。”

  南妍县主话音未落,眼眶已经通红一片。

  这些念头萦绕在她心中已经有些时日了,整天翻来覆去,叫她犹豫踟蹰,想赌,又不敢赌。

  杜云萝见她如此,心里也酸得慌。

  正因为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才会捧在掌心,置于胸口,小心翼翼地就怕损坏。

  “县主……”杜云萝幽幽道,“前生瑞王就无胜算,他仓促起兵,最后……

  你我都知道,反军围了京师,是诚王父子单骑杀出,领京畿兵马、各州府官兵,把反军困在中间,瑞世子见破局无望,弑父投降。

  只是,若无诚王父子杀出,你觉得瑞王有几成胜算?

  前世真的兵戎相见,瑞世子领兵上征,一旦兵败,你就算是死在了公主府前,乡君死在慈宁宫里,都保不住世子的命。

  今生亦是如此,你可以让瑞世子严加防范诚王父子出京,但战场无眼,倘若那两位出点状况,以圣上对诚王的偏爱,瑞王兵败之时……

  昌平伯府已经倒了,现在的瑞王能胜吗?”

  南妍县主清亮的眸子里氤氲了一层水光,即便含泪,她还是努力想笑出来:“我如何不知?我从头到尾都知道,没有胜算。

  我是做好了他兵败的准备的,只是,就像我告诉你的,我更愿意他不起兵……

  来的时候,我想着的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刚刚抱着允哥儿,我又迟疑了。

  我也想给我们爷生个儿子,以后能留在身边的,而不是困在宫中。

  也许,我还是应该赌一把,若是输了,我就不能陪他皇陵终老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