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二十二章 惴惴

第六百二十二章 惴惴

  南妍县主深吸了一口气,把眼中所有的泪水都忍住了。

  她站起身来,在屋里来来回回踱了两圈,脚步沉沉,一如她的心情,良久才又慢慢坐下。

  杜云萝没有催促她,南妍县主想说,自然会说出来。

  毕竟,是拿南妍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去赌,换作是谁,都不能坦然处之,她如此犹豫,亦是人之常情。

  南妍垂着眼帘,她平缓了一下呼吸,再睁开眼睛时,眸中的水雾已经消散,多了几分坚定。

  “瑞王有不少棋子,安插在了蜀地。”南妍县主道。

  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她清楚,这是实情。

  圣上对山高皇帝远的蜀地起了防备之心,让穆连潇都走过一趟,只是这一些,应该是瞒着京中耳目的。

  杜云萝也说不上那一次出行,会不会被瑞王府所察觉。

  只是在圣上心中,他忌惮的还是那些所谓的“封疆大吏”,他会审视瑞王,却没有真真正正的防备瑞王的起兵谋反。

  “县主是怎么知道的?”杜云萝低声询问。

  按说这些都是男人们的事情,即便南妍嫁给了李栾,李栾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南妍的。

  南妍县主抿唇,淡淡一笑:“我们爷身边有一个姓孟的妾室,颇受信任,平日里也经常出入书房。

  我注意她,当然不是因为拈酸吃醋。

  我是宫里长大的,又嫁了亲王世子,为了个妾室动气,委实跟自个儿过不去。

  只是,我看得出来,我们爷对她,并不是那种男女感情,他喜欢谁,不喜欢谁,我还是看得懂的。

  这样一个不受他喜欢却能得信任、甚至出入书房的妾室,我想,肯定是有其他缘由的。

  她说她是江南人,瞧着倒是小巧玲珑的,有一回她娘家表兄来寻他,我正好从宫里回来,在府门外就遇见了那个男人。

  我认得他,他是蜀地人,前世我见过他两回,他是瑞王与蜀地之间的联系之人。”

  杜云萝微微颔首:“你知道蜀地是哪些人在背后支持着瑞王吗?”

  南妍县主冷冷一笑,理了理散落的额发:“邳城刘家,姜城涂家,这两家是我有一回偷听来的,跑不了,余下的应当还有几家,是我猜的,做不得准。”

  南妍又报了四家名号。

  “除了蜀地……”杜云萝又问。

  南妍颔首:“除了蜀地的,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对了,驻守蜀地岳城防备南疆外族的冯将军,他是瑞王的人。”

  杜云萝一一记在了心里,道:“这些事,我会琢磨着与侯爷说一说,只是你知道的,我们两人重活一朝,我们清楚的事儿,旁人并不清楚,我这口也不好开,我会转弯抹角地透一些。”

  前世之事,杜云萝是告诉了穆连潇,但这一点,也许是私心,她并不愿意与南妍分享。

  昌平伯未死的讯息,杜云萝也一并瞒下。

  南妍县主了然地点了点头:“我懂得其中要害,那等惊世骇俗的事儿,不是光有勇气就能说出口的。云萝,若只凭勇气,我也恨不能告诉我们爷,只求他今生莫要再走上不归路。”

  这话题再说下去,实在是太过沉重。

  南妍县主苦苦一笑,没有再提。

  两人说了会子京中的趣闻,南妍县主便起身告辞。

  “我下回过来,应当是郡主的这一胎洗三的时候,你那时也不用躺在床上了,我们好好说说话。”

  杜云萝让洪金宝家的送了南妍县主出去,自个儿靠在引枕上,细细思量着南妍带给她的消息。

  这些年,即便平日里见面的机会不多,杜云萝对南妍县主都颇有好感。

  重生之事,是她难以启齿的秘密。

  沉甸甸地压在心中,唯有和南妍县主一道,彼此之间,才能稍稍谈论一番前世今生。

  她们两个,算得上是同路人。

  今天南妍县主与她说的话,杜云萝都能理解,却多少有一丝忐忑。

  南妍县主固然是能接受李栾兵败,可若是瑞王府能有一丝胜算,南妍会如何选择?

  真心托付出去的女子,聪明如南妍,会不会也犯了糊涂?

  杜云萝说不好,也情愿是自己的小人之心。

  毕竟,无论是对定远侯府,还是对杜家,圣上稳稳当当把皇位传到太子手中,才是最有利的。

  杜公甫做过太子太傅,如今又经常入宫给皇太孙讲课,杜家是明明白白的******,定远侯府亦是一门忠烈,今上勤政爱民,侯府又怎么会跟着瑞王府为非作恶。

  杜云萝的心里乱得厉害,这些事儿,她要仔细与穆连潇说一说。

  不,是让穆连潇来给她说一说。

  惴惴不安等到了掌灯时分,穆连潇进来的时候,杜云萝几乎把整个身子都探出了床沿。

  穆连潇被她唬了一跳,赶紧过来扶她:“好好躺着,当心摔了。”

  杜云萝依着他的胸膛,道:“有事儿与你说。”

  穆连潇坐在床边,静静听了杜云萝的讲述。

  “她是真的想要拔光了瑞王的羽翼,让瑞王不能起兵,还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杜云萝沉声问道。

  穆连潇的下颚绷得紧紧的。

  他知道杜云萝的意思。

  要是瑞王府察觉到了他去年时去的不是江南,而是蜀地,那么把极有可能已经曝光的邳城刘家扔出来做棋子,再真真假假掺合上一些不肯为瑞王所用的世家,圣上一棒子打下去,损得也不紧紧是他瑞王了。

  撇开那些世家不说,手握兵权的岳城守将冯将军,到底是忠是反,也要好好琢磨一番。

  穆连潇揉了揉眉心,见杜云萝苦大仇深,他反倒是笑了起来。

  “你呀,”穆连潇捏了捏杜云萝的鼻尖,道,“总与你说,月子里不要这般操心。

  瑞世子妃的性子,你肯定比我清楚,她是真投诚还是假意,我猜不透,你也许能想明白。

  只是,圣上那儿,我总不能说是瑞世子妃偷听来的吧?

  要让圣上相信谁是忠臣,谁有反心,靠的是实证。

  那些世家也好,冯将军也罢,费些心思摸一摸底。”

  这话实诚,杜云萝听得在理,缓缓点了头。

  她想,她也该仔细思量思量,她眼中的南妍县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会飞蛾扑火不假,可会不会助纣为虐?(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