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二十四章 意外

第六百二十四章 意外

  章节已经替换。

  ------------------------------

  穆连慧说得好听32只是这话中满满都是嘲讽意思,在场的人听得明明白白。

  平阳侯夫人的脸拉得老长。

  平阳侯世子夫人咬着后槽牙,道:“尚哥儿媳妇,你的意思是,老夫人诓你的?”

  穆连慧连头都没有抬,继续往火盆里添纸。

  白色的纸钱扔进去,火舌一裹,霎时间烧了个干净。

  火星子直冒,映红了穆连慧的半边脸庞,熏出了一层汗珠子。

  穆连慧没有抬手擦拭,仿若那些汗水不存在,亦把世子夫人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世子夫人还想说些什么,被平阳侯夫人拦住了。

  老人缓缓摇了摇头。

  很快,两个孩子被带了过来。

  穆连慧并未起身,只是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不过是两个四五岁的小娃儿,穿得也算干净整齐,模样算不得讨喜,却也端正。

  “都是族里的孩子,说话口齿清楚,刚刚能念几句三字经,我瞧着也算聪慧,往后……”平阳侯夫人絮絮道。

  穆连慧低垂着头,看着火盆里的纸钱残渣,平阳侯夫人的话,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多少。

  等平阳侯夫人说完,穆连慧才慢悠悠站起身来,掸了掸衣摆,直视老夫人的眼睛,一字一字道:“这两个呀,刚才爷与我说了,他都不喜欢。”

  平阳侯夫人的眸子倏然一紧。

  “你!”世子夫人难以置信地指着穆连慧,眼眶通红,“你怎能如此!尚哥儿何时与你说的?你不喜欢,就硬往尚哥儿头上推?”

  “母亲这话说得就不得体了。”穆连慧面无表情,无喜无悲,“爷就在我耳边说的,母亲没有听见,一会儿也可以问问爷,他到底是怎么跟我说的。”

  平阳侯夫人胸口起伏,死死拽紧了世子夫人的手,瞪着眼珠子道:“你真的听见了?你对天发誓你听见了?”

  穆连慧勾了勾唇角,笑容讥讽:“发誓?我没发过毒誓,不晓得要如何说,不如祖母起个头,您说您梦见了爷托梦,我就说我听见了爷传话。”

  饶是平阳侯夫人一直隐忍着,听了这番话,都恨不能把手中的拐杖朝穆连慧身上打去。

  “老婆子我这把岁数了,要拿这等事诓你?你是我平阳侯府的媳妇,这事儿说到宫里去,我都不理亏。”平阳侯夫人咬牙道。

  穆连慧唇角的嘲弄更深:“我也没诓您,这两个孩子,爷说了不喜欢了,您就算是去慈宁宫里告我的不是,我也不理亏。何况,就这么点小事儿,您去慈宁宫里说道?”

  平阳侯夫人倒吸了一口气。

  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穆连慧咬死了听见晋尚传话,她还能如何?

  深深匀了匀呼吸,平阳侯夫人才道:“尚哥儿既然在,你不如再问问他,他喜欢什么样儿的。”

  穆连慧挑眉,背着手装模作样站了会儿,这才不疾不徐走出了几步,半侧着身子道:“爷说了,现在族里生下来的儿子里头,他一个都不喜欢,叫族里那些人省省吧,可别再瞎折腾,一心想把儿子送进府里来养,想占了爷这一支留下来的好处。什么时候添了个他满意的,他会告诉我的。”

  平阳侯夫人的面色煞白。

  穆连慧再不理会那群人,直接回了自个儿的院子。

  她重生过一回,即便是在远离京城的皇陵,可杜云萝过继孩子会发生些什么,她心知肚明。

  穆连慧更清楚,族中为了选出这个孩子来,是煞费苦心的。

  其中利益纠结,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清的。

  作为父母,是狠着心把孩子送进了府里,会有不舍,会有心痛,可对于他们那一房来说,得到的好处还会少吗?

  襁褓中过继的孩子长大了,都牵挂生身父母,更何况四五岁的孩子?

  前世的定远侯府,练氏拿捏了长房的一切,穆令冉想补贴生父生母也有限,可平阳侯府……

  穆连慧不认为世子夫人会“苛责”过继来的孩子。

  虽然穆连慧也看不上晋尚留下来的什么房产田产铺面,在她的心中,这些身外之物,比不过她的自由和追求。

  她不稀罕,族里肯定是稀罕的,今天的这两个孩子,谁知道是怎么挑的呢……

  穆连慧歪在榻子上闭目养神,不知不觉间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醒来时,她隐约听见外头有说话声,穆连慧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抓起引枕,不轻不重砸在了窗棂上。

  咚的一声。

  外头的人被唬了一跳。

  临珂从外头白着脸进来,捡起了地上的引枕,拍去了上头灰尘,重新摆回了榻子上。

  “乡君醒了?”

  “什么时辰了?”

  临珂小心翼翼答道:“才过了未正。”

  “哦?还不到申时?”穆连慧抬手拍了拍额头,“你不是回家里上香去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临珂闻言,脖颈发麻道:“没什么事儿,上了香就回来了。”

  穆连慧抬脚就把刚刚才放回榻子上的引枕被踢到了地下:“你跟了我几年了?”

  临珂噗通归来。

  前世今生,临珂跟了穆连慧太多年了,到底有事没事,穆连慧撇一眼就清楚了,根本瞒不过的。

  临珂硬着头皮,哆哆嗦嗦道:“胭脂胡同里的那两位,只怕这会儿吵起来了?”

  穆连慧一怔,翻身坐了起来:“谁给那个蠢货通风报信了?”

  蠢货说的是晋环。

  临珂连连摇头:“不是的,是那匹瘦马和姑爷会吵起来。”

  穆连慧眉梢一挑:“不正是蜜里调油吗?”

  临珂双手在脸上用力搓了搓,既然说到这一步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一五一十道:“出了些意外,那瘦马想跟相好的远离京城,正好叫姑爷给堵住了……”

  “她还有个相好的?”穆连慧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人牙子怎么办事的?你们又是怎么办事的?”

  临珂委屈得一塌糊涂:“不怪奴婢们呐,实在是那个人牙子,他、他不见了!他失踪了有些时日了,那瘦马以为脱了苦海,就想远走高飞。”

  “不见了?”穆连慧指着临珂,咬牙道,“别东一句西一句的,从头到脚,细细给我说一遍!”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