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天真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天真

  临珂跪在榻子前,垂着眸子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缓缓又抬起了眼帘。

  20这一惊一乍之间,她已经清明了许多,不再是起初那般焦虑急切。

  她伺候穆连慧多年,深知主子的性情。

  穆连慧要求的,是从头到脚细细说一遍。

  临珂也是如此做的,从今日出门,到遇到了什么,看见了什么,事无巨细,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至于哪些是要紧的,哪些其实根本没有用处,这不是临珂需要去分辨的,那是穆连慧要做的事情。

  主子就是主子。

  穆连慧看事情的想法和思路,原本也不是临珂弄的明白的,她又何必班门弄斧,替穆连慧做决断。

  临珂说得很慢,绞尽脑汁把她记得的细节一一言明。

  依着临珂的说法,她是在城门口正好瞧见了姚八身边的小厮匆匆赶到,把一女子请上了轿子,又把一男子五花大绑着塞入了另一顶轿子,一并送走了。

  临珂是认得那小厮的,也见过瘦马,一眼就认了出来。

  看此状况,临珂晓得事情怕是不对,便塞了些铜板给了在不远处摆茶摊的老妪,打听了经过。

  老妪一脸不屑,这状况还用得着细说?就是小货与相好的要离京,叫人在城门口拦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京中哪位公子又做了王八了。

  穆连慧耐心听着,指尖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扶手,啐了一口:“也是个愚的!”

  “可不是……”临珂缩了缩脖子。

  那个瘦马,就是个愚不可及的。

  她是人牙子养的瘦马,被授意接近姚八,让姚八养了起来。

  两厢交接,人牙子自个儿是不出面的,使人送上契书,收下银子,事情也就办妥了。

  一个没有户籍的女人,想混出城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约是姚八对她温柔,她稀里糊涂地以为姚八是个好拿捏的,她真正害怕的是人牙子岳七,岳七失踪,管不上她了,她天真的认为,自个儿能自由了。

  今儿个是中元节,出入城门的百姓络绎不绝,那瘦马想趁机蒙混过去,却失败了。

  “守军认得那瘦马,就拦住了,转头使人给姑爷报信。”临珂低声道。

  穆连慧撇了撇嘴。

  姚八在守备司做事,在城门守军里有几个相熟的,也不稀奇。

  这一次,也是瘦马运气太糟,正好撞到个认得她的人手里,若不然,兴许守军一个不查,就让她混出去了。

  “人牙子失踪了,又是怎么一回事?”穆连慧问道。

  临珂吞了口唾沫:“奴婢一见事情出了问题,赶紧让人去寻人牙子,打听了才晓得,好久不见那人影子了。听说他婆娘都搬离了原来的住处,夫妻两人都没了踪影,又去问了京中同行,说是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过了。”

  穆连慧恨恨咬牙。

  临珂壮着胆子,道:“乡君,这事儿一出,早晚会传到兴安伯府上,姑乃乃听闻了,肯定会闹起来,他们闹他们的,不正合了您的意吗?”

  穆连慧白了临珂一眼:“你懂什么?人牙子的事儿,去查个清清楚楚!”

  临珂怯怯退下。

  穆连慧把自己往榻子上一摔,眼底Y郁一片。

  她给姚八布这么一个美人局,自然是要让晋环、姚八和那瘦马闹起来的,可却不是现在,依穆连慧的计划,起码还要一年甚至两年。

  时间拖得越长,以后有心人查访起来,线索也就越少。

  如今就曝了光,离她给姚八送瘦马才堪堪三个月,委实太短了。

  若走漏了风声,晋环即便倒霉,她也惹了一身麻烦,往后如何,越发不好计算了。

  得不偿失!

  穆连慧牙痒痒的。

  临珂退回到外头,今日太阳不大,七月半却冷得她直哆嗦。

  她刚从府外回来,不合适再领对牌出府,这事情就交给了叶嬷嬷。

  叶嬷嬷心领神会,圆胖的身子赶出了一身热汗,这才到了临珂家里,去寻临珂的哥哥袁大郎说话。

  袁大郎蹲在院子里,一脸忐忑。

  叶嬷嬷催道:“大郎,我也好,你妹妹也好,都是乡君跟前当差的,把乡君的事情办砸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你现在也别琢磨来琢磨去了,就给我个实话,那人牙子你从哪儿找来的?怎么就那么不堪用呢!”

  袁大郎苦着一张脸,道:“妈妈,我也不说虚的,让我找人牙子,我哪儿认得什么做瘦马生意的人牙子?那个岳七,是、是从清涧那儿问来的,清涧说这人手上有些瘦马,让我去寻他。”

  “清涧?以前四爷身边的?”叶嬷嬷奇道。

  袁大郎连连点头:“是啊,就因为他伺候四爷,我妹妹又跟着乡君,我才和他稍稍熟悉一些。”

  叶嬷嬷还想多问,袁大郎一头雾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只好作罢,转身去找清涧。

  清涧也被问得莫名其妙:“那个人牙子岳七?妈妈,我都一年多没见过他了。前回办完了事儿,我就不与他往来了,免得叫人看见。”

  “你办的是什么事儿?”叶嬷嬷追问。

  清涧办的自然是让岳七找个有夫之妇送给熊察的事儿,只是这一桩不能到处张扬,他摸着鼻子笑了笑。

  叶嬷嬷急得要命,扬手在清涧后背一拍:“总归是二房的事儿,乡君难道还能给你们捅出去了?说句不好听的,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你瞒我有什么好瞒的。”

  “妈妈去了平阳侯府,脾气越发厉害了。”清涧嘀咕了一声,到底没有再瞒,附耳与叶嬷嬷说了。

  叶嬷嬷听完,只觉得脑海里噼里啪啦地炸了炮仗,没再管清涧,摇摇晃晃回了平阳侯府。

  临珂见叶嬷嬷回来,赶紧过来,扶住了她:“妈妈这是怎么了?失魂落魄的。”

  叶嬷嬷抬手一拍脑门子,喃道:“咱们定远侯府里,侯夫人是五月末生的允哥儿吧?奶娘是六月初进府的?”

  “是啊,”临珂点头,“前次您回府里看望家里人,回来时不还跟我说这事儿吗?说稀奇了,三个奶娘都瞧不上,最后选了个和离归家的……”

  “这么一算,岂不就是一个月多一点吗?”叶嬷嬷脚下发软,颤声道,“你说,怎么就会有这么巧的事儿?”(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