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二十八章 立场

第六百二十八章 立场

  晋环坐在马车上,紧紧咬着下唇,连破了皮都没有察觉。

  她憋着一肚子火气。

  从在兴安伯府里得了信开始,这一下午,她的气就没顺过。

  今儿个是中元节,兴安伯府中也在烧纸上香,各房各院的妯娌们总会凑在一块说会儿话。

  晋环是其中格格不入的那一个,她看谁都不顺眼。

  这般憋屈着回到屋里,就有丫鬟过来报信,说是姚八在胭脂胡同里养外室,那外室还想与情郎私逃,被姚八给抓着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炸得晋环回不过神来。

  她的丈夫,怎么会养外室?怎么能养外室?

  等这消息在府里传开了,晋环闭上眼睛都能想到,霍如意会如何讥讽她。

  是了,现在的霍如意不会再跟她逞口舌之快,她只会似笑非笑看着她,眼中全是嘲弄,就像是在看着一出让人不断鼓掌叫好的大戏。

  这怎么行!

  思及此处,晋环就坐不住了。

  带着人冲到胭脂胡同里,晋环才知道,自己想的还是简单了些。

  几年夫妻,她竟从不知道,姚八骨子里是个那样的人!

  恶心透了!

  她一日都不想跟那种人过日子!

  马车入了平阳侯府,晋环飞奔着到了侯夫人的屋子里,等见到了祖母和母亲,她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平阳侯夫人坐在榻子上,一脸疲惫,世子夫人亲自伺候汤药。

  “怎么了?今日怎么回来了?”世子夫人赶快把汤药放在一旁,环住了晋环的肩膀,“怎么哭成这样了?姑爷惹你生气了?”

  “我要和离,这日子没法过!”晋环哭喊道。

  世子夫人的眉头皱了皱,小心翼翼瞥了平阳侯夫人一眼。

  这种话,晋环置气时没少说过,一年里多多少少要闹上两三回,世子夫人早就习惯了,可当着侯夫人的面,说话还要是斟酌些,再说了,白日里为了穆连慧,平阳侯夫人气得都病了。

  “莫要胡说,”世子夫人低声哄道,“有什么事儿,先与母亲说,姑爷若是做得不对,回头让他来给你赔不是。夫妻夫妻,那是一辈子的事儿,怎么能说散了就散了?”

  “赔不是?”晋环连连摇头,瞪着眼睛道,“他跪下来给我磕头,我都不跟他回去。母亲,太恶心了,太龌龊了!”

  世子夫人听得没头没脑的,只能愣愣哄着晋环。

  平阳侯夫人重重咳嗽了一声,冷冷道:“哭什么哭!说事情!”

  晋环被侯夫人唬了一跳,抬眸对上那沉沉目光,不知怎么的,就不敢再一味哭闹了,结结巴巴把事情说了出来。

  “养外室,他明明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养外室!”晋环咬着牙,道,“是,我替哥哥服丧,他和院子里的丫鬟眉来眼去的,我就当没看见了,可他……

  祖母,那个外室是在我服完丧之后姚八才养起来的,要是那几个月里养的,我也能理解,可却是……

  他不但养了,还养了个有情郎的,那外室与情郎私逃,在城门守军那里被拦回来的,他要做王八,做得全城都知道了!

  城门守军、守备司,过两日所有的公候伯府,他丢人,我在府里更丢人!

  我那几个妯娌,还不知道怎么笑话我呢!”

  侯夫人和世子夫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而后,世子夫人讪讪笑了笑。

  “男人嘛,身边有几个人,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世子夫人道。

  晋环闻言一怔,靠在世子夫人怀里的身子缩了缩:“母亲,您怎么可以这么说!”

  “为了外室指责姑爷府上,这等事……”世子夫人摇了摇头,握紧了晋环的手,“我们做不得……”

  “为……”晋环想问为什么,只是才一个字出口,她就知道答案了。

  平阳侯府没有立场。

  晋尚养过外室,平阳侯府又怎么能去置喙姚八养外室?

  平阳侯府怪罪穆连诚插手晋尚和穆连慧的夫妻事情,到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再为晋环撑腰?

  晋环的脸白了白。

  她突然想起了晋尚死的时候,当时她骂穆连慧的话,如今竟然反过来落在了她身上,她那时候当着那么多夫人、奶奶的面说出去的每一个字,现在都阻了娘家为她说话的路。

  她恨极了,恨得想把平阳侯夫人屋里的瓷器花瓶也一并砸了。

  “听母亲几句话,那个外室做出见不得人的事情了,姑爷肯定不会再留着她,等姑爷来给你赔礼,你见好就收,别一个劲儿闹……”世子夫人劝道。

  “不留了?”晋环几乎跳了起来,双手在脸上狠狠揉了揉,颤着声道,“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我去胭脂胡同了。那个奸夫,被打断了手脚,跟块破布一样扔在墙角,姚八那个疯子,竟然当着奸夫的面,强行和那外室行房。他这是什么癖好?我的天呐!”

  晋环越说,声音越发抖,仿若是那幅场面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恶心得她差点吐出来。

  世子夫人目瞪口呆。

  屋里的丫鬟婆子们纷纷低下了头,眼观鼻鼻观心,做出根本没有听见的样子。

  只有平阳侯夫人,年纪长些,什么幺蛾子都听过见过,震惊从脸上划过,又归于平静。

  “就这事儿,你要和离?”平阳侯夫人一字一句道,“你想过没有,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家,你让我去太后娘娘跟前,说这等不堪入耳的事情!”

  “他都做了,还怕被说出来?”晋环大喊道,“我的脸都丢干净了,还要给他留颜面?祖母,我、我不想让京城都笑话我!”

  “你闹一个和离,别人就不看笑话了?”平阳侯夫人连连叹气,“你先别闹,吵得我头痛!”

  晋环站在榻子边,一脸的委屈和愤怒,眼泪沿着脸颊滑落:“好端端冒一个外室出来,我的头才要痛死了呢。姚八怎么能这样!现在好了,霍如意肯定捧着肚子笑得打滚了,不只她,还有……”

  还有其他妯娌,还有……

  还有穆连慧!

  想到穆连慧,晋环霎时间怒火冒上头顶。

  都怪她,都怪那张臭嘴,去年灵堂上,穆连慧怎么说的?她说让姚八也去养个外室,反正平阳侯府不管。

  一语成谶!

  姚八真的养了一个,平阳侯府也的的确确不肯管了。

  晋环的身形微微一晃,转身就往外头冲去。(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