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章 愚蠢

第六百三十章 愚蠢

  穆连慧是懒得与晋环这样做事只顾一股子蛮劲、不动脑子的女子较劲的。

  就算是要利用晋环,她也不想亲自动手。

  真的往晋环脸上打俩巴掌,穆连慧还嫌手掌痛呢。

  只是,平阳侯夫人这等息事宁人的做派,委实让她看不过眼。

  那么一拐子,就能免了其他责罚不成?

  难怪晋环这把年纪了,还蠢成这样!

  穆连慧撇了撇嘴:“说我不详?我看是这平阳侯府风水不佳吧?

  晋尚莫名其妙被个外室毒死了,我母亲来看我,在园子里就摔了那么一下,半年还下不了床。

  祖母,我看呐,不如请几位大师来做做法事,驱邪驱小人!”

  最后两个字,穆连慧咬字格外重,目光不偏不倚落在晋环身上,分明就是在骂她。

  晋环哪里还忍得了,跳起来又要添事。

  穆连慧赶在晋环之前,一拍脑袋,道:“不对,也不能请大师,万一把晋尚的魂魄给赶跑了,往后还怎么告诉我,族里那么多孩子,他到底喜欢哪一个,他不说,我怎么能给他办事呢?祖母,您说对不对?”

  平阳侯夫人气得身子连连发抖。

  她早就知道,穆连慧不是个好相与的,那张嘴一开口,能把人给活活气死!

  别说晋环不是穆连慧的对手,连她这把老骨头,都轻易讨不到好处。

  尤其是穆连慧摆明了要关起门来过日子,根本不屑于对她们忍让分毫,而晋环……

  “愚不可及!”平阳侯夫人骂晋环道。

  姚八出了那等事儿,不想着去兴安伯夫人跟前掉两颗眼泪,装一次贤良,竟然先来与八竿子打不着的穆连慧争吵,这不是愚不可及又是什么?

  “尚哥儿媳妇,”平阳侯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住了心头的火气,道,“她这个脾气,我不想多说,原本也就是和你不相干的,受伤的下人,我让人给她请大夫看看。她做得不对的地方,等我身子好些了,我进宫去给皇太后磕头。”

  穆连慧嗤笑一声:“缓兵之计?我晓得祖母您身子不大好,少不得休养些时日,我平日里不出院子,难道过几天特特过去,提醒您进宫赔罪?这等事儿,您别看我,我还真做不出来的。”

  平阳侯夫人呼吸一窒,这般不给颜面的说辞,实在是……

  实在是让她眼前发黑!

  晋环在一旁更是听不下去了,她一把挥开了世子夫人,对穆连慧吼道:“什么不相干!都是你这张嘴胡乱说话!”

  “我说什么了?”穆连慧佯装不知。

  “你当初说让姚八养外室,现在好了,真的闹出个外室来了!”晋环通红着眼睛。

  穆连慧早知道晋环就是来撒气的,冷笑道:“姑爷养外室,这还能怪到我头上来?

  晋环,怎么说我也是嫂嫂,你哥哥又是因为外室死的,我遇见了姚八,肯定会告诉他,千万别学那个死鬼舅爷,去招惹什么外室,免得惹是生非。

  我怎么会反过来让他养呢?

  我告诉你,我是懒得管晋尚,你是想管管不住。

  想知道怎么对付外室小货,不如好好问问祖母、母亲,她们一定能给你一堆好法子。

  你呢,别一而再再而三地来烦我,我会忍你一回两回,不代表我会一直忍下去!”

  这话说得意有所指,只是平阳侯夫人和世子夫人早就气得不行了,这样的话,与刚才那些难听话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穆连慧扫了院子里自个儿的丫鬟婆子一眼:“都回屋里待着去,把门窗关上,仔细查查,别丢了什么东西,回头说不明白!”

  话一说完,穆连慧转身就往屋里走,重重摔上了门板。

  晋环气得整个人都要炸开了,想发泄,却又无处发泄,她甚至想冲着墙角的花盆撒气。

  平阳侯夫人咬着牙,道:“别丢人现眼了!跟我回去!”

  她才刚刚转过身,想要往外走,就见一个婆子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

  “又怎么了?”平阳侯夫人问道。

  那婆子冲到跟前,脚下瘫软,扑通就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说明白!”

  “姑爷、姑爷……”婆子结结巴巴的,舌头总打颤,干脆扬手打了自己一巴掌,逼着自个儿冷静下来,“姑爷出大事了!刚刚兴安伯府里的人来报,说姑爷伤着了,很是厉害,让姑奶奶赶紧回去。”

  “伤了?”平阳侯夫人难以置信地扭头去看晋环。

  晋环摇了摇头,她离开胭脂胡同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伤着了?

  那屋子里,除了姚八,还有一个断手断脚的破布一样的书生,一个只会哭哭啼啼手无缚鸡之力的外室,就这样的,还能伤着姚八?

  况且,姚八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厮。

  晋环才不信呢,许是太过丢人,才想出来的托词吗?

  即便是真的受伤了,最多也就破点皮出点血,能有什么伤筋动骨的事儿!

  “我不回去!”晋环一甩手,道,“受伤了就让我回去?岂不是连赔礼都省下了?我说过了,我不跟他过了,别说是受伤,他就算是死了,跟我也没关系!不如说,早死早了!”

  丫鬟婆子们面面相窥,这亏得是兴安伯府的人不在,要不然,听了这样的话,谁家能忍呐?

  世子夫人被这一日起起伏伏、折腾来折腾去,闹得浑身都脱力了,靠在丫鬟身上,哀声道:“我的儿,不管如何,先让母亲坐下来好不好?先回你祖母那儿去,坐下来说话。”

  晋环虽然被气炸了,但看母亲这个样子,到底没有再寻穆连慧,快步往外头走去。

  世子夫人慢吞吞跟上。

  平阳侯夫人拄着拐杖,吩咐身边人道:“去弄弄明白,姑爷到底怎么伤了?”

  这些人浩浩荡荡一走,穆连慧的人才重新打开了门窗。

  临珂打发了人手去请大夫。

  穆连慧踢了鞋子坐在榻子上,与叶嬷嬷道:“你出府去一趟,就说是去我娘家报信的,免得我在这儿被打死了,我娘家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叶嬷嬷拱手应了,她心里明白,这也就是一个说辞,穆连慧想知道的,其实是姚八受伤的事儿。(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