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二章 没命

第六百三十二章 没命

  叶嬷嬷听得仔细,眼珠子咕噜咕噜一转:“活着的?那怎么还蒙头啊,不怕闷死!”

  “听说是咱们城里有头有脸的公子哥,不蒙着头,怕叫人认出来,边上就跟着衙役,怎么会让他闷死,他身上好重的血腥气,盖得白布都浸透了血。”小贩撇了撇嘴,“这些公子哥啊,十个有九个不是好东西。

  对了,最后还抬出来一个,这个没蒙上,是个没用的书生,整个人晕过去了,脸上还沾着血迹。

  你别不信啊,我是亲眼去看了的,跟那边那些人不一样,他们都是听来的。”

  叶嬷嬷连连点头,掏出了些铜板塞给了小贩。

  小贩乐呵呵地塞到了怀里,眯着眼道:“那我再跟你说个事儿。

  去年夏天,也有一男一女死在胭脂胡同里吧?当时也挺热闹的,好像是什么侯府里的公子。

  刚才在院子那里,那些衙役说漏了,说被蒙着出来的那个男的,和去年死的那个,是姻亲!

  啧啧!

  莫不是早下去的那一个,在地底下孤零零的,就拖着姻亲一道去了吧?

  今天还是中元,你说呢?”

  “阿弥陀佛,吓死人的话,我可不敢说。”叶嬷嬷连声道,又添了几个铜板,转身离开了东大街。

  看来,那个婉黛是当场死了,晕过去的书生应当是她的情郎,就姚八那模样,和书生沾不上边。

  也就是说,被从头蒙到脚抬出来的男子是姚八了。

  白布上满是鲜血,可见伤得不轻。

  可对穆连慧来说,姚八是死了最好,只是重伤……

  叶嬷嬷抿唇,遗憾,真是遗憾!

  要真能跟那个小贩说得一样,让晋尚把姚八带下去就好了。

  叶嬷嬷回到了定远侯府,没有去风毓院,而是径直往柏节堂去。

  她是知道穆连慧的脾气的,这几年,穆连慧在平阳侯府里无论有什么事儿,都不爱与练氏说。

  况且,练氏自个儿还躺在床上,能使什么劲儿?

  她贸贸然过去,反倒叫练氏担心。

  柏节堂里,秋叶依旧守在门口。

  “姑娘,我是乡君身边的,乡君让我回来给老太君带了话。”叶嬷嬷道。

  秋叶摇了摇头:“老太君今日身子疲乏,还用着药,刚才大奶奶过来,都没能进去。”

  叶嬷嬷一脸为难。

  秋叶眼珠子一转,道:“乡君若有什么要紧事,妈妈不如去寻大太太或是二太太……”

  正说着话,竹帘被撩开,单嬷嬷从里头出来了。

  “有什么话与我说吧,等老太君醒了,我再转达。”单嬷嬷道。

  叶嬷嬷出府,原本就是打听姚八伤情的,并非是到吴老太君跟前掉眼泪,听单嬷嬷如此说,便颔首说了晋环大闹的事情:“乡君也怄气,哪有话都不说,来了就动手的,这位姑奶奶是越来越过分了。

  乡君的性子,我们都是知道的,说句不敬的话,那是‘一言不合,转身就走’,理都懒得理会的,可被人几次三番欺上门来,都不得不和那样的人逞口舌之勇了。

  再这么下去,哪天真还手了,这不是……”

  单嬷嬷沉着脸。

  二房上下做的事情,单嬷嬷当然是恨的,可不管怎么说,穆连慧也是定远侯府出身的,哪里能让晋环胡乱撒气?

  这不单单是姑嫂之争,也关系到定远侯府的脸面。

  “我晓得了,你回去开解开解乡君。”单嬷嬷道。

  叶嬷嬷办妥了事儿,急着回去禀报穆连慧,便也没有耽搁,转身就走。

  单嬷嬷回到了屋里,罗汉床上的吴老太君的眼皮子动了动。

  “怎么回事?”

  单嬷嬷犹豫着,最后还是一五一十说了。

  吴老太君浅浅笑了笑:“阿单,看过了那些让我心冷的事儿,这等姑嫂吵架,都让我觉得活泼了。”

  单嬷嬷的心重重一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吴老太君。

  “连慧的事儿,她自己能解决。”吴老太君道。

  事情还在穆连慧的掌控之中,所以那婆子传了句话就走了,要真的到了穆连慧应付不了的局面了,来传信的就不是这幅态度了。

  叶嬷嬷出了定远侯府,才走到胡同口,迎面就遇见了云栖。

  “这不是云栖吗?”叶嬷嬷心思一动,赶紧上去,低声道,“正好跟你打听个事儿,平阳侯府上那位不讲理的姑奶奶突然归家来寻乡君麻烦,似乎是姑爷出了什么状况,后来有兴安伯府的人来报信,说是姑爷受伤了,云栖你消息灵通,知不知道姑爷到底伤得如何?”

  云栖挑眉,他的讯息是比别人周全些,但他记着穆连潇的吩咐,不参合穆连慧的事情。

  摸了摸鼻尖,云栖道:“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也没闹明白,只知道受伤了。衙门现在忙得一团乱,我哪里能凑上去打听。既然兴安伯府的人都报信来了,问他不是最清楚?”

  叶嬷嬷碰了个软钉子,讪讪笑了笑。

  等走回到平阳侯府外头时,身后马蹄声传来,速度极快,唬得叶嬷嬷赶紧往边上靠了靠。

  定睛一看,越过去的马匹在府门外停下,翻身下来的人跌跌撞撞冲进了门。

  叶嬷嬷小跑着跟了上去。

  那人往二房上传了口信,得了信的人快步离开。

  叶嬷嬷虽然不晓得他们说了什么,但那离开的婆子恰恰是平阳侯夫人身边的李嬷嬷。

  平阳侯夫人的屋子里,安静极了,连晋环都闭着嘴,坐在一旁不吭气。

  李嬷嬷青着脸进来,看了一眼主子们,低垂下了头,稳着声音,道:“打听来了,姑爷伤得很厉害。”

  晋环纹丝不动。

  平阳侯夫人示意李嬷嬷继续说。

  李嬷嬷心一横,按捺住尴尬:“那外室伤了姑爷的子孙根,一剪子刺下去的,姑爷当场就晕过去了,现在兴安伯府里乱成一团。”

  “什么?”平阳侯夫人愕然,“那、那还治吗?”

  李嬷嬷扫了一眼愣怔的晋环,道:“侯夫人,那边说,能不能保住命还说不准。”

  世子夫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命了?”晋环喃喃道,“真要没命了?”

  她之前还大骂着让姚八去死,死了最好,现在竟然告诉她,姚八真的快要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

  事情怎么会这样?(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