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偏激

第六百三十三章 偏激

  晋环瘫坐在椅子上,眼神迷茫。

  李嬷嬷仔仔细细说着话,晋环却没有听进去。

  她不想听,也根本不信。

  从离开胭脂胡同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时辰,她是看得真真切切的,她用她的眼睛看到的,姚八活得好好的,怎么会……

  一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外室,一个断手断脚的书生,怎么能对付得了姚八和他的小厮?

  这绝对不可能!

  “是不是有哪儿弄错了?”晋环喃喃道。

  李嬷嬷听见了,赶忙道:“弄错了?姑奶奶,绝对错不了!街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京城衙门的官差们都去了胭脂胡同了。奴婢如今得来的消息,是兴安伯府的小伯爷身边的人亲口说的,那儿催着姑奶奶回去呢!”

  晋环撇过了头,心里乱成一片。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胭脂胡同里的事情,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这和她设想的完全不一样了。

  要是姚八真的出事了,她要怎么办?

  原本堵在心头的怒火一下子散开了,比起怒不可遏,她现在只剩下迷茫。

  世子夫人见晋环如此,到底是心疼占了上风,可她上头还有侯夫人,只能硬着头皮,道:“您看,这会儿是……”

  “送回去!”平阳侯夫人瞪着眼睛,道,“不送回去,像话吗?”

  世子夫人垂下了头。

  不像话,这事情从头到脚都不像话。

  姚八养外室,晋环要在兴安伯府里闹也就算了,闹到了胭脂胡同里,本身就不像话。

  事情已经出了,原本等着姚八登门来说两句软话,后头也就盖过去了。

  却不想,姚八重伤,甚至要不保命了。

  这个时候,平阳侯府留着晋环,是要等着被全京城的人指指点点吗?

  “不、我不回去……”晋环摇着头,道。

  平阳侯夫人被闹了一整日了,身心疲惫,懒得与晋环再讲那些说不通的道理,干脆理也不理会晋环,吩咐李嬷嬷道:“去找大奶奶过来,让她把人送回去。”

  另一厢,叶嬷嬷回了穆连慧跟前,把街上打听来的事儿一一禀了。

  穆连慧背手站在窗边,长长的头发披散着,脸上无喜无怒,只是静静听着。

  “奴婢回府的时候,正好遇见往侯夫人跟前报信的人,听那个意思,姑爷伤得不清,只怕是性命堪忧,至于到底怎么伤的,伤了哪儿,奴婢还不清楚。”叶嬷嬷老老实实道。

  穆连慧的唇角微微一抿:“性命堪忧?”

  叶嬷嬷搓了搓手:“是啊……”

  穆连慧着实是有些遗憾的,她布这个局,想要的结果只有一个——让晋环守寡。

  男人和女人间的事情,说简单其实也很简单。

  只要有一人是偏激之人,就容易出事情。

  以穆连慧自身来说,晋尚养在胭脂胡同里的那个外室就是个偏激之人。

  而姚八那里,晋环是个冲动偏激的,很容易就烧起怒火来,把原本能够简单解决的事情,闹得天翻地覆。

  穆连慧看准的也正是这一点。

  虽是要让晋环守寡,但穆连慧对亲自动手并没有什么兴趣。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到底还是出了偏差,婉黛的事情提前曝光了,但是,冥冥之中似乎又有天意,姚八性命堪忧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穆连慧叹道。

  叶嬷嬷眸子一转,上前几步,凑到穆连慧身边,压着声儿道:“乡君,奴婢在街上听了一句话,倒是有些道理的。今儿个是中元,出什么样的状况都不稀奇的,重伤之人,阳气不盛,一个不好,就……”

  叶嬷嬷清了清嗓子,给了穆连慧一个“您懂的”的眼神。

  至于小贩说的姚八会被晋尚拖下去,她是不敢对穆连慧说的,自家乡君阴阳怪气的,指不定几句话又惹了怒火了。

  穆连慧挑眉,不置可否,转身走到榻子边坐下,道:“后头的事儿,轮不到我们插手了,就关起门来等着吧。”

  叶嬷嬷颔首应下。

  此刻心烦意乱的人,还有晋家大奶奶。

  她在屋子里连连踱步,一脸的郁闷。

  中元节,府里大小事情多,她忙了一整日,好不容易能喘口气的时候,晋环气势汹汹回家了。

  得了信的晋家大奶奶干脆躲得远远的,反正晋环是去了平阳侯夫人的屋子里,想来也不会有什么事端。

  可她到底还是低估了晋环。

  晓得晋环与穆连慧闹了一场,晋家大奶奶多少还有些庆幸,彼时侯夫人与世子夫人跟着,而她没有去凑热闹。

  现在可好了,她这个想躲开是非的人,是彻底躲不开了。

  “姑爷在胭脂胡同里重伤了,伤了、伤了那里……”晋家大奶奶尴尬极了,叹道,“我们那位厉害的姑奶奶还是去胭脂胡同里闹了的?现在侯夫人让我送她回去,我这是去送人吗?我这是去挨骂的!”

  身边的丫鬟们屏气凝神,不敢发出声响来。

  “她惹是生非,我躲无可躲,谁让我是她嫂嫂。”晋家大奶奶对镜整理了妆容,道,“前回定远侯府的侯夫人被那蠢货又推又骂的,这次轮到我了,天晓得兴安伯府的姑奶奶们厉不厉害。”

  这些话,晋家大奶奶也只能在自己屋里说一说。

  她能嫁到平阳侯府做嫡长房嫡长媳,出身自然也是门当户对的,可在姑嫂一事上,她不能像穆连慧那样对待晋环。

  一来,她是长嫂,二来,正如叶嬷嬷说的,不是什么公候伯府的姑娘都能和穆连慧相比的,有没有朝廷的封号,天差地别。

  到了平阳侯夫人屋里,晋家大奶奶规规矩矩问了安。

  侯夫人指了指晋环,道:“送她回去,看看姑爷到底伤得如何了。”

  晋家大奶奶低头应了。

  晋环不老实,平阳侯夫人也不是吃素的,让自个儿身边的两个婆子左右架住了晋环,半拖半拉着上了马车。

  晋家大奶奶跟在一旁,见晋环吵闹得厉害,她下意识地揉了揉眉心。

  那两个婆子得了侯夫人的吩咐,直接就把帕子塞到了晋环嘴里,不许她再胡搅蛮缠。

  晋家大奶奶见此,不由暗暗心惊,低着眸子想着,若是侯夫人早几年肯这么教训晋环,说不定能把晋环教得老实些。

  现在,依她之见,怕是来不及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