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不好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不好

  杜云萝从内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延哥儿低垂着脑袋坐在罗汉床上。

  “怎么了?”杜云萝上前,柔声问道。

  延哥儿指着一旁睡得香甜的允哥儿,撇着嘴,道:“弟弟不理我。”

  杜云萝忍俊不禁,屋里的丫鬟婆子也都笑了。

  延哥儿很喜欢允哥儿,整日里都想弟弟能陪着他玩,只是允哥儿还太小了,除了吃奶时,其他时候多是在睡觉的。

  这就叫延哥儿失望极了。

  杜云萝握着他的手,耐心与他说道理。

  她前几日才从耳室搬回了正屋里。

  算算日子,杜云萝的月子早就结束了,医婆来请脉时说,杜云萝的身子骨不算强健,不如趁机多静养静养,她才又被吴老太君和周氏要求着多躺了差不多半个月。

  好不容易能下床了,只觉得浑身都舒爽了不少,再躺下去,杜云萝只怕都不晓得怎么走路了。

  关于这一点,杜云萝也和穆连潇说过,风毓院那里,若练氏再躺着休养下去,以后怕是就站不起来了。

  穆连潇神色凝重。

  平心而论,二房做了这么多恶事,练氏起不来了,倒也不失为一个惩治的好法子。

  从结果看,自然没有问题,可从经过来分析,就不得不叫人惴惴。

  练氏的腿伤,不该一躺就是半年。

  偏偏二房那儿也换过几个大夫了,依旧没有起色。

  杜云萝犹自琢磨着,突然婴儿哇得一声哭了。

  允哥儿饿醒了。

  垂露赶紧抱了哥儿过去,一面哄着,一面喂奶。

  允哥儿是个胃口极佳的,咕咚咕咚喝完,心满意足了。

  延哥儿探脑袋过去一看,弟弟又睡着了,他只好撅了噘嘴,耷拉着脑袋。

  正巧穆连潇回来了,延哥儿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自个儿从罗汉床上爬下来,光着脚丫子往穆连潇怀里扑去。

  穆连潇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得了延哥儿吧唧两个亲吻。

  杜云萝看着那两父子,不由莞尔一笑。

  与延哥儿闹了会儿,穆连潇才让奶娘们把两个孩子都带了出去,又屏退了人手。

  “云栖刚刚来报的,”穆连潇揽着杜云萝的腰身,附耳过去低声道,“姚八养的那个外室,今日想和相好的逃出城,被城门守军认了出来,交到了姚八手里。这事情叫晋环知道了,我看着她的马车冲进了胭脂胡同。”

  杜云萝听得目瞪口呆。

  虽然没有实证,但姚八的那个外室的来历,杜云萝已然归到了穆连慧头上。

  只是没有料到,那个外室竟然还有个相好的,还大着胆子要逃脱,又被追了回来,这一切是意外,还是在穆连慧的意料之中?

  “晋环去了胭脂胡同?”杜云萝抿唇,“她和那外室吵起来了?”

  “晋环离开后,京城衙门的人去了,外室死了,姚八重伤,听说是外室伤的姚八。”穆连潇说到这儿顿了顿,清了清嗓子,才又道,“剪子扎在了姚八下面,就算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了。”

  下面?

  杜云萝一时没领会,目光下意识地往下瞟,而后恍然大悟。

  穆连潇原本也尴尬,夫妻之间亲密是亲密,但说到别的男人的事情,还是会有些许避讳,杜云萝那一眼落在他身上,总觉得有点儿怪。

  “别看我呀。”穆连潇笑骂着道。

  杜云萝起先还不觉得,叫穆连潇这么一说,不禁咯咯直笑。

  穆连潇拿她没半点办法,杜云萝的笑声又招人,不知不觉地,也跟着笑了。

  杜云萝的心思还在姚八的事情上,很快便又转过神来:“姚八到底死了没有?”

  “云栖说还没死,能不能活命,还不好说。”穆连潇道。

  杜云萝的眸子沉了沉,若姚八死了,倒是依了穆连慧的心思了,这么说来,那外室私逃出城,莫非真是穆连慧安排的?

  不管是不是,现在还不到定远侯府登场的时候,杜云萝便先把事情放到了一边,与穆连潇说起了吴老太君的身体。

  “白日里似是累着了,我听说大嫂过去的时候,被挡了回来。”杜云萝有些担心,她看得出来,白日祭祖时,吴老太君是强打起精神来的,无论如何掩饰,老人眉宇之间的疲惫是骗不了人的。

  穆连潇微微颔首,他又何尝不懂,可也使不上劲。

  年纪大了,似乎就是这样的,一****走着下坡路,就算是在后头拉着拖着,还是止不住脚步。

  “我等下过去看看祖母。”穆连潇道。

  天边红霞一片。

  晋环的眼睛比晚霞还红,她没法挣脱那两个有力气的婆子,只能让她们堵着自己的嘴,直到马车入了兴安伯府。

  “姑奶奶,您听奴婢一句话,无论您是要和离还是什么,今儿个在兴安伯府上,咱们总要把戏唱完整了,您一味胡闹,说些不该说的话,那往后,侯夫人想帮您一把,都没脸开口呢。”婆子冷声道。

  晋环凸着眼睛,到底还是稍稍安静了些,没有再闹腾。

  晋家大奶奶悄悄松了一口气。

  下了车来,候在二门上的婆子脸色黑透了,看在晋家大奶奶的面上,才一板一眼道:“八爷那儿怕是不大好。”

  晋环白了她一眼,急冲冲往自个儿院子里去了。

  几人才刚迈进院子里,就见里头乌压压地站了不少人。

  晋环扫了一眼,是她的婆祖母兴安伯夫人、小伯爷夫人、以及她的婆母姚三太太身边的丫鬟婆子。

  屋里头隐约传来哭声。

  “奶奶怎么这会儿才回来?”有人大喊了一声,屋里的哭声戛然而止。

  姚三太太撩开帘子冲了出来,垂在身侧的手攥得紧紧的,这才忍住了没有打晋环:“你还有脸回来!”

  晋环撇嘴,想顶撞回去,却被晋家大奶奶拉住了。

  晋家大奶奶内心里自不愿意替晋环出头,可惜她今日就是为此来的,只能硬着头皮上阵:“三太太,不晓得姑爷的状况如何了?府上一使人来传信,我们姑奶奶就回来了,您怎么能这般说她呢。”

  提起姚八的状况,姚三太太的脚下一软,眼前是自家儿子被抬回府里时那浑身浴血的样子,她嗷的叫了一声:“我的儿啊!我的儿还能不能活啊!”(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