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混沌

第六百三十五章 混沌

  姚三太太险些摔坐到地上,被身边的丫鬟将将扶住,一时泪眼婆娑。

  屋里头,小伯爷夫人跟了出来,示意底下人扶姚三太太去歇一歇,这才淡淡瞥了晋环一眼:“回来了?跪着吧。”

  晋环浑身一颤。

  小伯爷夫人说得云淡风轻的,却闷得人抬不起头来。

  晋环死死咬着下唇,深吸一口气,想稳住心神。

  她不能跪,她要是跪下去了,这辈子就别指望能再爬起来了。

  晋家大奶奶也深知这个道理,道:“小伯爷夫人,伤了姑爷的不是我们姑奶奶吧?”

  小伯爷夫人的眉梢挑起,眼神锐利。

  正要说什么,屋里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唬得所有人都是一怔。

  小伯爷夫人最先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拽住了晋环,拖着她要进去:“你自己去看看小八成了什么样子了!自己去看看,摸着良心去看看!”

  晋环被她扯得跌跌撞撞的,晋家大奶奶也赶紧跟上去。

  把晋环推进了内室,小伯爷夫人就守在了外头,晋家大奶奶也不能进去了。

  晋环傻傻站在插屏旁,这是她居住的内室,这一刻,她却觉得陌生极了。

  屋里站着她的公爹婆母,几个她根本不认得的大夫,而姚八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许是出了太多血了,姚八的面色惨白,晋环呼吸之间都还是浓郁的血腥气。

  姚三太太扑在床头大哭,刚才在外头听见的大喊声就是她的。

  “还没死呢!”姚三老爷咬牙切齿道,“还哭,还哭!”

  姚三太太的身子抖得跟筛子一样。

  大夫说得很明白了,姚八的状况很差,大夫做的事情,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姚八能不能醒过来,全看老天爷的了。

  这句话,在姚三太太的耳朵里,和“死”并没有什么区别了。

  晋环木然看着这一切,脑袋一片混沌,今日的一幕幕在眼前划过,胭脂胡同里的状况反复出现,炸得她稀里糊涂起来。

  她不想看着姚八,她甚至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晋环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转身出了内室,和外头的小伯爷夫人撞了个满怀。

  晋环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

  姚三太太随着动静出来,一脚踹在了晋环的后背上。

  晋环一时没防备,身子往边上一歪,痛得岔气。

  “我听说,你在胭脂胡同里,也这么踢小八了?她是你丈夫,你竟然踢他的命根子!你这毒妇!你好毒的心!”姚三太太说完,抬起脚又要踢。

  晋家大奶奶回过神来,赶忙上去抱住了姚三太太,不叫她有空间施展。

  晋环原本懵着,吃了一脚,反倒是清醒过来,她瞪着眼睛大喊道:“我是毒妇?他的命根子是我踢废的吗?他是被那个外室给刺废的!”

  “你还有脸提!”姚三太太喘着粗气,想要挣脱晋家大奶奶,“你不去胭脂胡同,你不让那外室拿剪子自尽,她又怎么会发了疯地来刺我儿?都是你,都是你!”

  “她刺的?哈!”晋环瞪着眼睛,一字一字道,“我是亲眼见到那外室了的,娇娇弱弱,手无缚鸡之力,这样的人会拿剪子刺人,你把罪怪到我头上,不如想想你儿子做了些什么,才把别人逼成了那个样子!

  姚八身边那个小厮没说吧?我来告诉你们,当着伯夫人的面,说说明白!

  姚八把那外室的相好的手脚都折断了,扔在墙角里,跟块破布似的,当着那相好的面,强上了那外室。

  这算什么?

  我头一次知道,我的丈夫竟然是那些的畜生!”

  姚三太太的眸子倏然一紧,身子整个就僵住了。

  不仅是她,屋里所有人都愣住了,丫鬟婆子们低垂着脑袋,连气都不敢出。

  男女之事,世间无奇不有,肯定也有出格的,大老爷们也许风流些,但在后院女子的眼中,还是有“规矩”的,起码,在这些自诩勋贵世家的女人眼中。

  让一个男人来“观摩”,这简直是伤风败俗!

  “你说的是真的?”兴安伯夫人坐在一旁的罗汉床上,冷声道。

  “还能是我瞎掰的?”晋环啐了一口,“晓得我踢了姚八,骂了外室,都是听那小厮说的吧?那他就没有说这一茬?他就没说是他由着主子胡作非为?他就没说说,明明是他跟着姚八的,怎么就让姚八被一个弱质女流给伤着了?”

  “别顾左右言它,”兴安伯夫人重重咳嗽了一声,饮了一口茶,道,“他做错事情,自然是要受罚的,你也一样。”

  晋家大奶奶上前给伯夫人见了礼,道:“还没顾得上给您请安,出了这样的大事,我也不久留了,等改日再过府来陪您说话。”

  伯妇人微微颔首。

  晋家大奶奶拉着晋环又好言相劝了几句,这才起身回去。

  待马车出了兴安伯府,她长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脱身了。”

  身边的丫鬟皱着眉头,道:“万一姑爷不好了,您……”

  是了,还有这一茬。

  晋家大奶奶苦着脸,摇头叹气。

  夜色渐渐重了,小伯爷夫人扶着兴安伯夫人回去了,姚三太太是不肯走开的,坐在床边,垂泪看着儿子。

  晋环坐在一旁椅子上,面无表情。

  有婆子端了吃食来,姚三太太没有半点胃口,连连摆手。

  晋环是真的饿了,根本不理会姚三太太,自顾自吃饭。

  姚三太太见她如此,越看越烦,越想越火大,几步过来,扬手打翻了晋环的碗筷。

  哐的一声。

  晋环跳了起来,道:“我不吃饭,你儿子就能好起来了?”

  姚三太太心里冒着火,劈头盖脑又要打晋环。

  丫鬟婆子们上来劝架,一时之间闹作一团,椅子都七歪八倒了。

  晋环和姚三太太谁也没讨到便宜,通红着眼睛怒视对方。

  相较于疲惫的姚三太太,年轻的晋环反倒是更有精神,张着嘴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

  姚三太太被逼得急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侧身一撞,把晋环身边的人给撞散了。

  晋环脚下没站稳,摇摇晃晃地往床上扑去。(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