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清瘦

第六百三十七章 清瘦

  徐氏的声音颤抖着,听起来几分感慨几分悲伤,又有几分喜悦。

  难以言喻的喜悦,喜极而泣。

  杜云萝不知不觉也红了眼眶,柔声道:‘三婶娘,我给您道喜了。”

  一个“喜”字,让徐氏无比动容。

  她这一生,不正是大喜大悲,复又苦尽甘来吗?

  原本青灯古佛了快十年了,日复一日,不知何处是尽头,现在总算是柳暗花明,眼前霎时开阔,她希望这样的好日子,能一直走下去。

  徐氏抬手擦了擦眼角泪水,重重点了点头:“是啊,大喜的事儿。”

  柏节堂里,吴老太君笑眯眯听徐氏和杜云萝说话。

  “母子平安,再好不过了,”吴老太君敲了敲腿,道,“来来来,扶我起来去看看,往宫里报信去了吗?”

  杜云萝颔首道:“已经都安排了。”

  吴老太君松了一口气,与单嬷嬷说着笑话:“取名字的事情,叫皇太后操心去,老婆子不管喽。”

  府中添丁,少不得忙碌。

  哥儿的奶娘也是宫中赐下来的,让哥儿自己挑了,最后留下来的奶娘姓曾,听说她在宫里认的干娘从前是在庄贵妃娘娘宫中做事的,也算有些渊源。

  杜云萝等庄珂醒了之后,进去与她说了会儿话,才回了韶熙园。

  等到哥儿洗三那日,定远侯府里着实热闹。

  做为庄珂的娘家人,南妍县主也过来了,与她同行的是慈宁宫的茗姑姑。

  皇太后给哥儿赐名,取了一个“显”字,穆令显。

  杜云萝闻之一怔,低声问南妍县主:“取自顺王爷的‘宪’字,音同却也避讳?”

  南妍县主微微颔首:“有这么一层,还有一层,是取自‘庄’字。”

  杜云萝拧眉想了想,这才明白过来。

  庄珂以前说过,顺王爷是这么说“庄”字的。

  不矜而庄。

  这取自《礼记》,前后为“君子隐而显,不矜而庄,不厉而威,不言而信。”

  顺王爷那一支并无男丁留下,对于庄珂的儿子,慈宁宫里依旧是很看重的。

  洗三顺利。

  等杜云萝把亲眷们都送走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夫人,”锦蕊附耳与杜云萝道,“世子妃在花厅里等您。”

  杜云萝匆匆赶到了花厅,刚迈进去,就见南妍县主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南妍看起来比在人前时疲惫些,听见脚步声,她缓缓睁开了眼睛,露出浅浅笑容来。

  “怎么?这些日子累了?”杜云萝在一旁坐下,支着腮帮子问她。

  南妍县主按了按眉心,没有否认,直截了当开了口:“我累,皇太后更累,前回来看你时,还说这一次要逛一逛园子,可我实在有些乏了,懒得走,只能坐着等你。”

  杜云萝的眸子一转。

  南妍在她跟前,还算是个爽快人。

  她们知道彼此太多的过去,清楚那些绝对不能张扬出去的事情,因而在独处之时,反倒是多了些许坦诚。

  若南妍疲乏了,本该使人与杜云萝说一声之后,就直接回去了的,一直等在这儿……

  杜云萝明白,南妍是有话要与她说。

  “兴安伯府的八爷死在胭脂胡同里,伯夫人进宫里哭了一场。”南妍县主压着声音,道。

  杜云萝挑眉,姚八死得那么不风光,为何伯夫人还要去慈宁宫里哭?

  “要寻晋环的事儿。”南妍县主看出了杜云萝的疑惑,“平阳侯夫人也不依,后脚就跟着进宫了,闹得皇太后心烦不已。

  这也就罢了,但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风声,说那外室是有人安排了算计姚八的,最后怪到了嘉柔乡君的头上去。

  虽然无真凭实据,但也添了不少流言,我琢磨着过两日皇太后会找你过去,就事先与你透个底。”

  杜云萝抿唇,谢过了南妍县主。

  等送走了南妍,杜云萝才仔细去琢磨这桩事体。

  事情是有蹊跷的。

  就算那外室是穆连慧安排的,可岳七早就不在京中了。

  外室死了,姚八也死了,就算姚八的小厮能寻到经手的人,也难以通过那人寻到岳七了。

  没有岳七的证词,如何坐实穆连慧牵扯其中?

  应该说,兴安伯府最初时不可能怀疑穆连慧,他们是反过头去推论的,线索断在了岳七这儿,又怎么会与穆连慧联系上?

  看来,这就是“泼脏水”了,就跟当初穆元婧做的一样,没有一点儿证据,全靠一张嘴信口开河。

  此时此刻,想把穆连慧拖下水的,唯有晋环了。

  这么一梳理,其中关节倒是一点点明了了。

  两日后,慈宁宫里果然来请杜云萝进宫。

  跟着宫女入了慈宁宫,绕过影壁,杜云萝诧异看着偏殿外的女子背影。

  那人背对着她,一身半新不旧的牙白褙子,头发梳得整齐,簪了两根白玉簪,露出来的耳垂上什么都没有带,空荡荡的。

  即便只是背影,杜云萝也认出来了,那是穆连慧。

  从清明时去平阳侯府之后,这几个月间,杜云萝是头一回见穆连慧。

  比之记忆之中的模样,穆连慧似乎又清瘦了些,腰肢纤细,颇有些前世闺中模样。

  杜云萝猛得就想起了上回穆连慧问她的问题。

  穆连慧问,从前的她和现在的她,哪个好看。

  杜云萝当时给穆连慧的答案,与前世时是一样的,从前如白莲一般的穆连慧最好看。

  当时,穆连慧笑了,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思及此处,再看穆连慧如今模样,杜云萝苦笑着摇了摇头。

  穆连慧想要回到从前的模样,从衣着装扮,一点点去回忆过往。

  可是,过去的就是过去的,何况还是隔了一世?

  能追求的也只是形似,内里早就不一样了,起码,穆连慧的心情与当年闺中的她是完全不同了的。

  这样的道理,杜云萝想得明白,穆连慧一定也懂得。

  明明什么都懂,却还是固执如此。

  杜云萝打量着穆连慧,穆连慧察觉到了视线,不疾不徐转过身来。

  四目相对,穆连慧弯了弯唇角:“你也来了?”

  杜云萝缓步上前,不远不近站在穆连慧身旁,沉声道:“你想要怎么跟皇太后解释?”(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