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恩情

第六百三十八章 恩情

  穆连慧清亮的眸子转了转,笑出声来:“怎么?不是说娘家不管我的事儿吗?”

  “你原本也就不想我们管,”杜云萝笑容不减,语气冰冷,“你的确是有办法来化解清明时的局面,你算计了姚八,若你把自个儿摘干净了,我今儿个就不用进宫里来回话了。??  w?w?w?.

  你想要的,祖母也好,我也好,不会出手对你使绊子,但同样的,祖母和我看重的东西,你也别砸到地上去。”

  穆连慧深深看了杜云萝一眼,扑哧道:“砸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她现在能在平阳侯府里闭门生活,能让平阳侯夫人和世子夫人对她无可奈何,依靠着就是定远侯府和嘉柔乡君的身份,若是这一些都毁了,穆连慧清楚,她想要追求的生活只会离开越来越远。

  “云萝,聪明人说话通透,”穆连慧若有似无地瞥了正殿方向一眼,“没凭没据的事情,我做什么在皇太后跟前认下?”

  杜云萝目光沉沉。

  当年望梅园里算计李栾和霍子明的事儿,穆连慧都没有在慈宁宫里认下,如今这“空穴来风”一样的指责,她更加不会认了。

  世家荣耀,除了功勋和鲜血,还有一个个谎言,皆是如此。

  谎言不局限于后宅女子,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彼此倾轧,又能有几句真话?

  “你不如告诉我,你做了些什么?”杜云萝附耳问穆连慧。

  穆连慧嗤嗤一笑:“我不如告诉你,我没有做什么。”

  正殿的帘子被挑起,茗姑姑往两人跟前走来。

  穆连慧见此,便长话短说,道:“人是我安排的,我不知道她有相好,也没料到会这么快出事,晋环要把罪过推到我头上。”

  杜云萝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两人一前一后跟着茗姑姑到了皇太后和皇太妃跟前。

  罗汉床上摆着棋盘,对弈过半,一眼看去,伯仲之间,但隐隐是皇太后占了上风。

  皇太妃对穆连慧虽有怨言,但到底是陪伴过她三年的姑娘,见她守寡后如此清瘦,到底心下不忍。

  放下手中棋子,皇太妃示意穆连慧上前,握着她的手,叹道:“都说人生如下棋,你这孩子,对纵横交错的棋局颇有心得,怎么过起日子来,却稀里糊涂了呢。”

  穆连慧笑了笑。

  她心底是记着皇太妃的恩情的。

  不管皇太妃是因为何种理由带她去的普陀山,在前世她最绝望的时候,也只有皇太妃没有拒绝她的求助。

  彼时的皇太妃是尽力了的,穆连慧留在宫中的儿子,也蒙皇太妃照顾一二。

  “娘娘,这局棋还没有到中盘认负的时候。”穆连慧取过棋子,不急不躁落子。

  皇太妃一眼看去,恍然大悟。

  皇太后意味深长看了穆连慧一眼,道:“这一步走得不错。”

  穆连慧笑而不语。

  皇太后让两人坐下,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复又道:“今儿个也没外人,嘉柔你也是伺候过皇太妃的,哀家不与你绕圈子,只简单问题,兴安伯府的小八的事儿,你怎么看?”

  穆连慧坐得端正,答道:“姚八的事情,我几乎都是道听途说的。

  中元那日,晋环突然归家来,冲进我的院子里,一句话不说就先打伤了我的仆妇,闹了一场之后,我才晓得是姚八养外室被她知道了,她气愤之余,来说我的不是。

  当时祖母、婆母都在,我与晋环讲不来道理,也不想理会她,她闹到兴安伯府的人来报信,这才鸣金收兵。

  我大嫂送她回去的,到了夜里,我听闻伯府里送来了讣告,才知道姚八死了。

  听下人们说了些姚八死时的事情,只觉得震惊愕然。

  娘娘不绕圈子,我也不说虚话,我晓得有人在太后娘娘跟前说,姚八的死是我害的。

  我思前想后,我能跟此事牵扯上一些关系,也就是晋尚死的时候,我在灵堂里与晋环说过,让姚八也去养个外室,娘家一定不多言。”

  皇太后的指尖轻轻敲了敲桌面,道:“祸从口出,说话须要谨慎,你何必逞一时口舌之快呢?”

  穆连慧垂眸,道:“是我修行不足,不能心平气和以对。”

  皇太后闻言,反而轻轻笑了笑。

  晋尚灵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太后一清二楚,那个状况下,别说是出言相讥了,便是扬手打回去,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穆连慧没有替自己辩驳,而是直言修行不足,这让皇太后觉得有趣。

  “你说中元那日,晋环又去闹你了?”皇太后问道。

  穆连慧苦笑:“我那仆妇,叫她扇了一巴掌,又踹了一脚,现在身上还带着伤,直不起腰来。”

  “不像话!”皇太后哼道,“姑嫂相处,学问不好,哀家觉得你和阿潇媳妇处得不差,怎么对上晋环,就……”

  穆连慧转眸看了杜云萝一眼。

  杜云萝柔声道:“皇太后,您今日让我来,那就由我来说一说旁人是非。

  相处之道,原本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晋环做人太过锋芒,不说和娘家嫂嫂,她在婆家与妯娌相处,一样是问题颇多。

  不是我小心之心,姚八出事,兴安伯府怕是无心追究那外室来历,更别说是怀疑乡君了,会如此想的,只有晋环一人。

  晋环与乡君不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皇太后哭笑不得,指着杜云萝道:“哀家看起来是偏袒着晋环了不成?都说心急生女儿,你都生了两个儿子了,怎么还这般急切?”

  杜云萝脸上微微一红,娇娇唤了一声“皇太后”。

  皇太后笑意更浓,之前周身围绕着的沉闷散了许多,她摆手道:“哀家问一问,也没打算把人都喊来对薄公堂。

  哀家没有那个闲心,这个岁数了,还去操心那些事情!

  委实是闹得太不像话了!

  兴安伯夫人死了孙子,心里不舒坦,哀家是理解的,可来找哀家哭,算个什么道理?

  这个哭完那个来哭,把慈宁宫当什么了?又不是京城衙门!

  对了,京中到底是怎么说这事儿的?你们消息比哀家灵通些,与哀家仔细说说。”

  穆连慧和杜云萝交换了一个眼神。

  杜云萝心中有数,皇太后这一番话,并非是她信了或是不信,而是穆连慧绝对不会认,没做过自然不认,做过了没有证据也不认,那又有什么好逼问的?

  因而皇太后就顺着杜云萝的话,话锋一转,来问一些她还不清楚的事情。(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