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三十九 透底

第六百三十九 透底

  杜云萝讪讪笑了笑。

  京中的说法倒也简单,桃花韵事,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一回事。

  只不过这一次闹出来了人命,这才沸沸扬扬了。

  百姓们知道的毕竟只是一小部分,说得最神神叨叨的,也就是中元节鬼门大开,晋尚把姚八给带走了而已。

  更多的细节,京城衙门是不敢开口的,兴安伯府更是不会往外宣扬。

  “衙门里的说法,是那外室一剪子刺伤了姚八,大夫医治之后,还是没有救回来。”杜云萝说完,悄悄观察着皇太后的神色。

  穆连慧亦是如此。

  杜云萝的一番说辞,皇太后一定也清楚。

  可姚八到底伤了哪儿,受伤之前做了些什么,穆连慧不确定皇太后是否知情。

  那些细节,实在有些惊人,她也是费了些工夫,才从平阳侯夫人院子里的婆子嘴里打听来的。

  姚八的行径委实离经叛道,不是正人君子所为,兴安伯夫人进宫来哭诉,那等细节只怕不敢在皇太后跟前提及。

  平阳侯夫人是听晋环说的,她跟着来了,是会把事情都摊在台面上,还是作为最后的底牌捏在手中,往后与兴安伯府上周旋?

  穆连慧依着自己对平阳侯夫人的判断,估摸着她极有可能是没有说的。

  这个当口,她到底是要说,还是不说……

  穆连慧深吸了一口气,狠下决心,道:“姚八的死因和胭脂胡同里的事情,伯夫人没有告诉皇太后吗?”

  皇太后看了穆连慧一眼,淡淡道:“没有。”

  “她说不出口。”穆连慧冷冷一笑,沉默片刻,道,“她们都不说,那就由我来说吧,反正脏水都泼到我头上了,往后还不晓得有没有栽赃陷害的所谓的‘证据’呢。

  娘娘,姚八把那外室和她的相好带回了胭脂胡同,晋环赶到的时候,那个相好的已经被折断了手脚,扔在了墙边,而外室外衫尽褪,只挂着半片肚兜。

  姚八是当着那相好的面,强行与那外室欢好的,为此,晋环气那外室,更厌恶姚八,大骂姚八不是人,两人起了争执。

  晋环脾气倔,急冲冲就回了兴安伯府,与我闹了一场,直到伯府来人。

  我们侯夫人使人去打听了,是外室拿剪子刺中了姚八的命根子,而后自尽身亡,姚八流血不止,送回伯府之后没熬过去。

  如此不堪入耳的事情,我大着胆子说与皇太后和皇太妃听了,还望恕罪。”

  不说皇太后和皇太妃面面相窥,杜云萝也是一脸惊愕。

  姚八伤了子孙根的事儿,她是听说了的,但姚八在屋里行那等禽兽之事,她是丝毫不知的。

  此刻初闻,简直头皮发麻。

  杜云萝甚至不敢细细去想,彼时那外室和相好的内心是何等的煎熬和痛苦,身心都苦不堪言。

  被*到了那个地步,难怪要挥着剪子伤人了。

  皇太后捏着手中的瓷杯,面如冰霜:“此话当真?嘉柔,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穆连慧一字一字道,“晋环与我闹,我就想弄明白她到底在闹什么,才使人去打听了。

  晋环当时在侯夫人跟前大骂姚八,屋里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们都听见了,我这才有了这样的消息。

  原本,兴安伯府不说,平阳侯夫人也不说,我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更加不会说出来。

  只是……

  我如今撇不开了。

  我成了那个在背地里使坏,害了姚八的人了。

  晋环与我不睦,以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话来编排我,他们闹起来了,一定要把我拖在里头,那我只好把话说说明白。

  姚八是行事不端,被那外室刺死的。”

  “好一个兴安伯府!”皇太后重重拍了拍几子,“竟然养出这么一个、一个……”

  皇太后骂不出口了,那些话,实在难听。

  她摆了摆手,叹道:“这都是些什么乌七八糟的!

  公候伯府,全朝不少,靠得都是祖上的功绩,哀家和圣上不求户户都成器,能对得起朝廷、对得起祖宗,能读些圣贤书,知道如何做人做事,就这么点要求,还……

  还养得这么纨绔!

  今儿个说到这里了,哀家也就再说几句。

  不单单是兴安伯府,景国公府出身的,也就叶毓之一个能上台面的,安冉这几年稍稍有点儿样子,可余下的那两个,嫡女是叫瑾之吧?就中元那一日,出城去放河灯,险些把孙家的七娘给推下水了。

  这事儿孙家是不与景国公府追究,可这像话吗?

  七娘是定了亲的,真落了水,出点事儿,以后怎么办?

  还有前刑部尚书的外孙儿,为了个烟花女子和人在东大街上打架,这事儿都传到哀家这儿来了,哀家真不知道,这儿到底是慈宁宫呢,还是街口的茶楼,整日里都听些混账事!”

  皇太后越说越不满意,一句“子孙无德”挂在嘴边。

  杜云萝听着听着,突然察觉出一丝味道来。

  慈宁宫对勋贵们的意见似乎有些大……

  杜云萝虽然有前世的记忆,但寡居之后,她对外头的事情并不关心,唯一知道的,也就是安冉的婆家、原本就只传五代的恩荣伯府在十几年后就被削爵抄家。

  那其他勋贵们呢?

  皇太后的不满意,一定也是圣上的不满意。

  圣上在位时,皇太子登基后,京中的公候伯府,到底起了多少风浪?

  皇太后说得有些乏了,叹道:“嘉柔,就因为你们姑嫂不合,她就怪上你了?”

  “总比怪她自己,她心里能舒坦些。”穆连慧浅浅笑了笑,“人都是如此的。”

  皇太后微微颔首:“这倒是句实在话。”

  穆连慧又道:“不说旁的事儿,晋尚就是死在外室手中的,晋环与我又没有深仇大恨,就为了姑嫂不睦,我怎么会这么害她。”

  皇太后若有所思。

  杜云萝快速瞟了穆连慧一眼,说谎的穆连慧面不改色。

  她和晋环的确没有深仇大恨,不过是几句谩骂和当时的一个巴掌而已,与穆连慧曾经受到过的屈辱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可是,晋环是穆连慧计策里一颗重要的棋子,她需要把晋环放在棋盘的那个位子上。

  与恨无关。

  仅仅是开路而已。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