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四十章 留痕

第六百四十章 留痕

  从慈宁宫出来的时候,云层压低,似是很快就要下雨的样子。

  杜云萝和穆连慧一前一后走着,谁也没有主动说话,气氛算不上和睦,但也不至于剑拔弩张。

  直到了宫门外,穆连慧唤了杜云萝一声,原本想说些什么,终是叫倾盆而下的大雨阻了。

  她摇了摇头,浅浅笑道:“不说了,回去了。”

  夏日的雷雨来得及,去得也及,等杜云萝回到定远侯府的时候,天已然晴了。

  杜云萝去了柏节堂里。

  吴老太君今日的精神比前阵子好些,坐在窗边的榻子上,让秋叶摇着蒲扇。

  “下雨好,总算没那么闷了。”吴老太君眯着眼道。

  秋叶抿唇,手上不停,嘴上道:“可惜停得太快了,要是再下久一些,夜里都能凉快些。”

  吴老太君沉默着,望着从屋檐落下的水珠,见杜云萝从外头进来,她低声喃喃道:“是啊,要下得久,才能彻底去了闷气。”

  杜云萝挑帘进去,笑盈盈问了安。

  秋叶起身行礼,又请了杜云萝坐下,让人去小厨房里端一碗梅子汤来。

  杜云萝柔声与吴老太君道:“刚从慈宁宫里回来,乡君看起来还不错,皇太后问了几句。”

  “无端端添出这些是非了,”吴老太君皱眉,“还不把自己摘干净。”

  杜云萝一怔,只听前半句,她以为老太君是在说姚八和晋环添事,后半句一出,老太君是在说穆连慧无疑。

  吴老太君的心中认定了穆连慧牵扯其中。

  为什么?

  吴老太君知道的明明只是穆元谋和练氏谋害穆连康、又要谋害她的子嗣一事,为什么老太君连穆连慧都质疑上了?

  当年穆连慧年幼,按说吴老太君不会把那些错事算在穆连慧的头上。

  仅仅只凭着穆连慧今生“阴阳怪气”、说话不中听,就认为她会对晋环用此招数吗?

  这是老人的智慧,还是吴老太君知道了一些什么?

  杜云萝不敢笃定,又不能直截了当问吴老太君,只能暂且按在心头,道:“晋环就是胡乱说话,没有实证,她和乡君姑嫂不睦,这是人人知道的,只听她几句话,慈宁宫里不会信的。”

  吴老太君苦笑,她想说,但凡做过的事情,只要有心去搜寻,总会有踪迹的。

  风过留声,雁过留痕。

  可最终,这句话她没有出口。

  穆连潇回到韶熙园里时,杜云萝正坐在罗汉床上出神。

  “云萝,”穆连潇叫了她一声,见她怔怔抬头,不由笑了起来,“延哥儿和允哥儿呢?”

  杜云萝笑着答道:“延哥儿说要看显哥儿,去了兰语院了,允哥儿在母亲那里。”

  穆连潇颔首,进去简单梳洗了一番,又出来陪杜云萝说话。

  杜云萝说了慈宁宫里的事情:“皇太后不太高兴,似是这些日子乌七八糟的事儿太多了。”

  “中元节里出些差池,说出去不好听。”

  这回中元节也是够折腾的了。

  姚八死在了胭脂胡同里,孙七娘又险些被叶瑾之推下了水,这些事情一样接一样传到慈宁宫里,皇太后如何高兴得起来?

  偏偏又是中元,中元出事,极其不详。

  杜云萝是有亲身体会的,那年中元,杜云诺烧了头发,杜云瑛为了救她上了手,若是在平日里还好些,顶多就是不看四周状况,被牵连了,但到底是姐妹连心,做姐姐的仁厚,还能得几句好话。

  只可惜,那是中元。

  杜云瑛议了一半的亲,再也没有下文了。

  孙七娘是皇后娘娘的嫡亲外甥女,出身显贵,但也逃脱不了流言,况且,能与孙家做姻亲的人家,肯定也是门当户对。

  人言可畏。

  “我只是觉得,皇太后的不满没有那么简单。”杜云萝斟酌着说了心里的想法,“今儿个当着面挑剔了两家,之前对镇国公府上也颇为不满,或者说,对于很多公候伯府、簪缨世家,皇太后都不大满意。”

  皇太后的意思,恐怕正是圣上的意思。

  穆连潇领会的杜云萝的话,眉宇紧皱:“我只当圣上要对蜀地动手,莫非圣上连京中的勋贵,都要一并拖下水去?”

  “已经对蜀地动手了?”杜云萝睁大了眼睛。

  穆连潇也不瞒着杜云萝,细细与他道:“就前两日的事儿。

  国子监祭酒宋大人的一篇文章,被圣上批成狗屁不通,礼部尚书王大人的文章,圣上说他年纪大了,糊涂了,写出来的东西前言不对后语,没有年轻时的三成水准。

  宋大人掌着国子监,礼部又主管科举,圣上骂他们会耽误人才,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最后定了让国子监和礼部的官员每人交一篇文章,圣上亲自断一断,哪些是人才,哪些是庸才。”

  杜云萝诧异极了。

  别看国子监祭酒的官位不高,却是极其受尊重的官职,国子监更是天下学子的向往,眼下圣上这么一批,不说宋大人的乌纱帽,国子监上上下下都要饱受质疑。

  再加上主管科举的礼部尚书被说成是老糊涂,这些年落榜的考生,岂不是就要热闹了?

  杜怀礼就任礼部右侍郎,杜云萝自然不担心自家父亲的才学和文章,只是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就……

  “这事情为何会与蜀地相关?”杜云萝不解。

  穆连潇解释道:“礼部仪制清吏司郎中涂大人,出身姜城涂家。”

  姜城涂家,正是南妍县主点名道姓,确定与瑞王相勾结的蜀地世家。

  “仅仅只为了一个郎中?”杜云萝抿唇,“未免兴师动众。”

  “不止,国子监里还有,”穆连潇的手指勾着杜云萝的手,道,“圣上想动的是太保高大人,宋大人正是高大人的门生,高大人主考的几届春闱,圣上都会重新断一断,其中有不少蜀地进士。”

  杜云萝的面色一白,身子微微一僵。

  太保高渊高大人。

  这个名字,是深深刻在杜云萝的心中的。

  前世,施仕人正是以文章打动了高渊,成了高渊的孙女婿,从此平步青云,一路高升。

  今生,施仕人自然是没有了这样的机缘,而高渊,也成了圣上想要铲除的钉子。(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