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中招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中招

  兴安伯府的人口不少,各房各院的住在一块,但内宅之中能出什么大事?

  按理说,供奉的大夫是不可能忙不过来的。

  即便是有人病了,也有一个轻重缓急,按部就班下来,不至于说大半夜里就把京城各大药房的坐堂大夫都请了去,天亮之后又再请人的。

  除非是出了什么急病,片刻耽误不得的。

  “昨儿个是姚八的头七。”洪金宝家的吞了口唾沫,那些鬼神之说,她本是不信的,可架不住事情蹊跷。

  杜云萝的眉心一跳,没有再多言。

  她两世为人,若说世上无鬼神,那她又算什么?

  兴安伯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杜云萝不得而知,平阳侯府里却得了些许消息。

  平阳侯夫人青着脸,盘腿坐在罗汉床上,她这几日犯头风,脑袋痛得厉害,拿抹额箍着额头。

  黄栌色的抹额显得她的脸色发白,唇角低垂。

  世子夫人坐在一旁的八仙椅上,双眼通红,帕子不住抹着眼角。

  “环儿的身子如何了?可有醒了?”世子夫人颤着声音道,“愁死我了,我恨不能亲自过去,兴安伯府上怎么能够这样!”

  平阳侯夫人咳嗽两声,喑哑着道:“你这会儿过去就是添乱?人家兴安伯两夫妻愿意这样?

  是了,伯夫人也躺着了,现在怕是连生气骂人的劲儿都使不上了。

  你且等着,既然性命无忧,过两日再看。”

  “再看?”世子夫人摇了摇头,“我怕……”

  话才出口,就被平阳侯夫人打断了,她斜斜横过来一眼,瞪得世子夫人背后发憷:“怕什么?怕还有人兴风作浪?”

  世子夫人只能闭了嘴。

  平阳侯夫人嘴上训人,心里头依旧不痛快。

  出了那等莫名其妙的事儿,谁会痛快?

  兴安伯府上出事情了,据来报信的婆子说,昨晚上守夜,伯府里各房各院的都去了。

  老伯爷夫妇两人是不去灵前的,在花厅里与几位晋环的伯父伯母、叔父婶娘说话。

  丫鬟们上了点心汤水,众人多多少少都用了一些。

  没想到那汤水里下了耗子药,一个两个全倒了。

  晋环也没逃脱,吐得天昏地暗的,要不是底下人伺候得力,也许就不行了。

  那么多人中了招,兴安伯府连夜到处请大夫,可还是闹出了人命。

  霍如意肚子里的孩子没保住,掉了。

  兴安伯夫人性命保住了,人却没醒,把没顾得上喝汤水、身子无忧的小伯爷夫人忙了个脚不沾地,里里外外要操心。

  除了救人,最要紧的还是要弄明白,汤水里为何会有耗子药。

  一层层查下去,原来是姚三太太做的事儿。

  姚三太太接受不了姚八的死,又无处宣泄情绪,一念之差,做出这等事情来。

  她也是想跟着姚八去的,只是灌下去的汤水不足以致命,被救了回来,这会儿让人看着,不得动弹。

  “她的儿子是宝贝,别人家的就是草芥?”世子夫人想起来就心疼,晋环从小到大何曾吃过那等亏?

  平阳侯夫人此刻念着的也不是晋环,而是小产的霍如意。

  “恩荣伯府的人登门了吗?”她沉声问道。

  来报信的婆子道:“奴婢出府的时候,正好见到恩荣伯府的马车。”

  兴安伯府这一次倒下的人不少,但霍如意是最惨的那一个,又牵连了子嗣,恩荣伯府岂会不登门理论?

  不仅如此,以恩荣伯夫人的性子,只怕还要去慈宁宫里大哭一场。

  不过,设身处地想一想,换作是她平阳侯夫人,肯定也要去的。

  “婆母,既然恩荣伯府去了人了……”

  见世子夫人还不死心,平阳侯夫人冷冷瞪了她一眼,啐道:“他们去了,你就别再去凑热闹了,人家忙不过来,与其瞎添乱,不如琢磨琢磨,往后要怎么办。”

  世子夫人闻言一怔,往后……

  往后能怎么办?

  姚八死了,晋环就只能……

  世子夫人缩了缩脖子,晋环留在兴安伯府,往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没有出耗子药的事儿,晋环还能过“太平”日子,现在好了,姚三太太得罪了全伯府的人。

  姚三太太就算能活命,也是被禁足一辈子的下场了,晋环失了丈夫,又没有婆母抚照,在伯府里肯定举步维艰。

  霍如意与晋环素来不合,虽然一年多没闹腾了,但此番失了孩子,以后明里暗里打压晋环,伯府里肯定也是向着吃了大亏的霍如意的。

  以晋环那性子,如何在那种憋屈的境地里生活?

  世子夫人不舍得,再有不是,再不聪明,也是她的亲女儿。

  “婆母,您不能不管环儿啊……”世子夫人带着哭腔道。

  平阳侯夫人垂着眼帘,疲惫地摆了摆手:“管她?我怎么管她?她没大没小,在我跟前都不知所谓、愚不可及,我还怎么管她?我懒得管她了,你要管,你自个儿琢磨琢磨,反正当家的是你,不是老太婆我。”

  世子夫人耷拉着眉眼,一脸愁苦,只是心底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庆幸,她是掌家的媳妇,这个家里她能说得上话,她要帮晋环,还不至于心有余而力不足。

  另一厢,穆连慧刚刚才醒来。

  她睁开了眼睛,也不起身,就躺在榻子上,翻开了昨夜扔在一旁没看完的书册,翻开来继续往下看。

  叶嬷嬷打了帘子进来,对临珂比划了一番。

  临珂会意,退出去守着们。

  “乡君,”叶嬷嬷走到榻子边,恭谨问了安,“刚得了些消息,是从侯夫人院子里传出来的。”

  穆连慧看也不看叶嬷嬷,随意应了一声,让她往下说。

  “姑奶奶的人一早就回来报信了,说是昨夜,姚家三太太在汤水里下了耗子药,药倒了伯府里几十号人,姑奶奶与伯夫人都中招了,也闹出了人命,恩荣伯府的姑奶奶小产了。”

  叶嬷嬷话音刚落,就见穆连慧的手一抖,书册没有拿稳,直接砸在了穆连慧的脸上。

  穆连慧中招低呼一声,扬手把书册甩开,撑坐起来,诧异地看着叶嬷嬷:“下耗子药?倒了几十号人?霍如意还流产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