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进退

第六百四十五章 进退

  叶嬷嬷苦着脸点了点头。

  这事儿根本匪夷所思,也难怪穆连慧会吃惊得把手中书册砸在了脸上。

  穆连慧整个人怔住了,半晌之后,她才抓起书册狠狠一摔:“疯子!”

  可不就是疯子吗?

  往大厨房的汤水里下耗子药,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整个京城里都没有几桩。

  他们都是公候伯府出身的,平日往来的人家里,再不济也是官宦世家,所有事情来来往往都是有章法的,无论是正面交锋还是在背后捅刀子,手段各种各样,为了不同的目的,有不同的做法,却……

  却没有人像姚三太太这样出了一个怪招!

  又不是市井小民、乡野村妇,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儿?

  后宅女人,即便用到毒,也是针对某个人,而不是如姚三太太这般,抱着一家子都一块儿去死的念头的。

  穆连慧对兴安伯府上上下下的死活并不关心,那原本也不是她该操心的事情,只是,姚三太太的此番举动,又一次把局面变成了一滩浑水。

  浑水是好是坏,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得准,能不能摸到鱼,就看她穆连慧的本事的。

  穆连慧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沉沉。

  兴安伯府里的状况虽然是家丑,但也瞒不过了。

  姻亲们多多少少会听见一些风声,尤其是恩荣伯府,霍如意肚子里的胎儿好端端就没了,他们自然要讨个说法。

  兴安伯府几房之间一直都有些矛盾,此次是一并激发了。

  恩荣伯夫人走了一趟兴安伯府,转身又去了慈宁宫。

  皇太后对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厌烦至极,见恩荣伯夫人红着眼睛来了,肚子里就憋着一股子气。

  若是各打五十板子的事儿,皇太后不想给恩荣伯夫人什么好脸色,可等听了来龙去脉,她气得浑身发抖。

  “这些事情,本不该来赃了您的耳朵,可实在是、实在是太过分了……”恩荣伯夫人擦着眼睛,道,“我们如意身子寒,进门之后一直没怀上,亏得是她婆母温和,没三催四催,只让她好好调养,伯夫人也宽厚,前两个月,总算是怀上了,婆家娘家都高兴。

  不曾想,竟然会出这种事儿,我去看她的时候,如意整个人跟失了魂一样,她婆母也是,哭得都快背过气去了。

  可谁让如意他们不是长房,我听那意思,不怎么想追究。

  不就追就不追究吧,都是他们兴安伯府上的事情,我这个姻亲也插不上手。

  我今儿个来求您,是因为大夫说,如意以后只怕生养更加艰难,大抵希望不大了。

  虽不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一直都把她当嫡出的养,想求一求您,让太医院精通妇科齐太医能给如意看看诊,想法子给调养过来,若真毁了她一辈子,我这颗心啊……”

  恩荣伯夫人的话说得漂亮,明明是告状,还要说成不是告状,是为了求医。

  霍如意小产之后,再生养无望,头几年无事,过几年,妾室通房生了儿子,即便是抱过来当嫡子养了,恩荣伯夫人都怕霍如意吃亏。

  能让皇太后点头,请齐太医去看诊,一来多个希望,二来也是给兴安伯府压力。

  这些小九九,皇太后心知肚明,但却没有格外反感。

  事情出了,寻求解决之道,人之常情,比起一味告状,让慈宁宫来主持所谓的公道,还是恩荣伯夫人这样的进退让皇太后顺眼一些。

  “可怜的孩子,”皇太后念了一声佛号,道,“事儿我应下了,一会儿就让人去看看齐太医当值不当值。”

  恩荣伯夫人千恩万谢,没有久留就退了出来。

  皇太后按压着眉心,自有人下去做事。

  茗姑姑端了碗甜汤进来,低声道:“皇后娘娘宫里熬了送来的,说是御书房那儿也送了,只是圣上似乎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闻言,皇太后不惊奇也不生气,反倒是弯着唇角笑了起来:“生气了?能不生气吗?要气好一阵子呢!”

  正如皇太后所言,圣上在早朝上一连黑了几天的脸。

  涂正德的文章实为施仕人所作,有历山书院数年整理的文集为证,板上钉钉,无法辩驳。

  礼部尚书王大人因为手下出了这么个混账东西,又在早朝上挨了一顿骂,只能连翻请罪。

  涂正德丢了官职,入了大牢,等待处置。

  圣上又把礼部和国子监其余看不过眼的文章都挑了出来,站在金銮殿上大声骂了一通,这还不算,让内侍理了这些官员参加春闱的时间,把那几年所有存档的考生文章都拿出来,重新审阅,看看还有没有漏网的。

  这个旨意一下,起先还有些摸不到头脑的官员们就都通透了。

  圣上根本不是在考察礼部和国子监,他要揪出来的是当时的考官们。

  其中,太保高大人是最醒目的一个。

  而这位高大人,这几日一直告病在家。

  朝中这些大员们,最懂得的就是依着圣心办事,既然圣上要对高太保出手,他们自然会递上一个又一个枕头。

  很快,城中便有了一些高太保主考时,收受了几位考生好处的传闻,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又说高太保教子无方,长子整日混迹烟花之地,自诩风流人物,实则就是个纨绔子弟……

  一样接着一样的罪状列下来,高太保俨然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圣上翻看了一眼折子,略略一瞥,就扔在了一遍,唇角露出一抹冷笑。

  事情到了这一步,穆连潇这一位总在背后帮圣上搜些证据的人反倒是无所事事起来。

  他是最清楚圣上在想什么的人了。

  高太保其实和蜀地世家、和瑞王府并无勾结,只是,他太过于位高权重,他的政见并不合圣上的心,圣上不再想留着他了。

  而把高太保推在台前,顺便处理一些蜀地世家子弟,便不会特别显眼,让人心生防备和琢磨。

  无论圣上心中有多想把蜀地一锅端了,他也不能操之过急。

  穆连潇在兵部挂了个虚职,既然无事,便早早回府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