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坚定

第六百四十九章 坚定

  世子夫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平阳侯夫人屋子里退出来的,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自个儿屋里的软榻上。

  外头漆黑一片,夜已经降临了。

  西洋钟咚咚敲着,算算时辰,正好是一更天。

  她抬手按了按发胀的眉心,脑海里是平阳侯夫人说的话,侯夫人让她想想明白。

  说得轻巧,她如何想明白?

  作为一个母亲,手心手背都是肉,怎样才能想明白?

  “来人,随我去尚哥儿媳妇那里。”世子夫人唤了一声。

  丫鬟婆子们被她今日这魂不守舍的样子给惊着了,也不敢规劝她什么,闻言应了声。

  一行人匆匆往穆连慧那里去。

  走了半途,远远瞧见穆连慧院中的灯火,世子夫人脚下一顿。

  穆连慧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她们婆媳之间,原本就有难以调解的矛盾。

  若是她自个儿想明白了也就算了,她还犹犹豫豫的,被穆连慧抓到了软肋,以后不管怎么做,都更难说话了。

  也别想再拿捏住穆连慧了。

  这么一想,世子夫人顶在胸口的那股气霎时间散了,叹道:“算了,回去吧。”

  底下人疑惑,嘴上也不敢问,应下了。

  此番动静,穆连慧自然是不知情的,她刚刚用过了晚饭,坐在桌前,拿着剪子挑弄灯芯。

  如此一坐就是一晚上,等困意袭来了,才简单梳洗了一番,吹灯落帐。

  世子夫人纠结了一整夜,梦里翻来覆去,一会儿是巧言欢笑的晋环,一会儿是风姿卓越的晋尚,两个孩子,从小到大,围在她的身边,“母亲”、“母亲”唤个不停,最后,一个成了下午她看见的消瘦痛哭的晋环,一个成了一动不动失去生气的晋尚。

  悲痛席卷而来。

  世子夫人尖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四周的黑暗。

  守夜的丫鬟听见声音,匆匆点了灯过来,担忧地看着她。

  世子夫人喘着气,捏着满满都是冷汗的掌心,目光悲戚地看了一眼身旁空空的枕头。

  她的丈夫,平阳侯府的世子,今夜歇在年轻的妾室的身边,独留她一人。

  她勾了勾唇角,似乎笑了,眼中却冰冷一片。

  男人是靠不住的,五年、十年后,家里说不定还会再添年轻貌美的新人,能陪她说话,不会辜负她的,唯有自己的亲儿。

  环儿,她的环儿。

  她们娘俩一道过,她要和环儿一起,她定要让环儿归家。

  至于穆连慧,送走就送走吧。

  尚哥儿的香火,一定还有别的办法解决。

  想明白了这些,世子夫人长长舒了一口气:“我无事,我换身衣服就好。”

  再吹灯睡下后,她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操持完了中馈事情,世子夫人去了平阳侯夫人跟前,眼神比昨日还坚定:“婆母,我想好了,我要环儿。尚哥儿素来疼妹妹,也不会愿意让她吃苦。”

  平阳侯夫人放下手中的羊奶羹,问道:“过继一事,你打算如何?”

  “我不接环儿回来,尚哥儿媳妇就肯乖乖过继族中孩子吗?她一口一个尚哥儿不喜欢,就这么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世子夫人想透彻了,沉声道,“您认为,尚哥儿媳妇想归家吗?她愿意一辈子留在这儿,还是归家去?”

  平阳侯夫人的眸子倏然一紧:“你要与她谈条件?”

  世子夫人笑了起来,涩涩的:“是。”

  平阳侯夫人摇了摇头,半晌道:“你去吧,不管成与不成,我就不出面了,万一你跟她谈不拢,我还能顶着,我与她谈崩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世子夫人重重点了点头。

  她明白侯夫人的意思,侯夫人也是肯让晋环回来的。

  世子夫人到穆连慧院子里的时候,穆连慧才刚刚醒来,听着外头动静,她不由皱眉。

  “您难得过来。”穆连慧冷冰冰道。

  世子夫人在椅子上坐下,看着披头散发的穆连慧。

  做了几年婆媳,从前她是真不喜欢穆连慧的性子,这会儿想来,像穆连慧这样直来直往的脾性反倒是好说话些。

  “开门见山,”世子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看起来尽量平静一些,“我不和你绕圈子,你也不喜欢那样。

  姑爷死了,亲家太太疯魔了,环儿那个脾气,在兴安伯府里是没法过日子的,我这个当娘的,也舍不得让她受罪了。

  我要接环儿回来。”

  穆连慧一怔,瞪大眼睛看着世子夫人。

  她知道姚八死后,事情会如此发展,只是她没料到,晋环还没闹腾,世子夫人就出头了。

  “您当着家,”穆连慧清了清嗓子,道,“您要接她,我还能说不让吗?我只是个嫂嫂,关起门来自己过自己日子的嫂嫂,还能管着小姑子?”

  世子夫人直直看着穆连慧,道:“你和环儿都是新寡,你替尚哥儿守着,我就接不会环儿,兴安伯府不会答应,慈宁宫不会答应。”

  穆连慧的眼皮子跳了跳:“您的意思是,让我回定远侯府去?”

  “是。”世子夫人重重点了点头。

  简单的一个字,让穆连慧突然间就说不出话来了。

  她在对方的眼中读到的是坚定。

  这样的坚定,像一把尖刀,狠狠扎在了她的胸口。

  她想到的是练氏。

  同样的状况,同样的处境,练氏和世子夫人的做法截然不同。

  练氏口口声声说心疼她,不说前世,只问今生,在她提出要归家的时候,练氏可曾为她做过什么?

  可曾为了她,想方设法地去求老太君,求长房,求平阳侯府?

  哪怕是一丁半点的努力,穆连慧都没有看到。

  而世子夫人,已经在为晋环铺路了,哪怕是把寡居的儿媳送回娘家。

  穆连慧的眼睛一湿,她暗暗攥紧了拳头,把眼泪都逼了回去。

  她不能哭,她的路,只有靠她自己,那她就要咬紧牙关做好眼下该做的事情。

  不能露出半点端倪,不能让人看出她心中的渴望和喜悦。

  穆连慧垂下眼帘,缓缓摇了摇头:“您心疼女儿,我没什么不理解的,只是,我不会回娘家。”(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