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五十章 挑明

第六百五十章 挑明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如山一般重重压在了世子夫人的心上。

  她抿了抿唇,笑了起来。

  来的时候,她就设想过穆连慧会是这样的反应,她并不意外,她想知道的,是这句话的背后,多少真心,多少假意。

  “明人不说暗话,你对尚哥儿没有多少感情,你对平阳侯府更是谈不上喜欢,不是吗?”世子夫人深深看着穆连慧的眼睛,想看出她的真实想法。

  穆连慧没有丝毫退让,她只是跟世子夫人一样,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在母亲眼中,守、亦或是不守,仅仅依靠的是感情吗?”

  世子夫人的眉梢一跳。

  世家女子守节,凭的从不是感情。

  有感情的恩爱夫妻守节,这不奇怪,但勋贵世家之中的守节女子,又有多少是真情实意?

  不过是为着名声,为了婆家、娘家以及自己的名声,青灯古佛一辈子。

  说句不吉利的话,无论回到十年前,还是再过十年后,若世子走了,世子夫人想,她也是守着的,她不能、也不会回娘家去。

  她舍不下这个脸,她的娘家丢不起这个人!

  而现在,为了晋环,她要逼她的儿媳妇归家。

  可笑是可笑,滑稽也滑稽,她不得不做。

  “回娘家,一样也是守着,”世子夫人来时,想过无数种说服穆连慧的理由,“定远侯府不是没有归家守节的姑娘。”

  提到穆元婧,穆连慧的唇角划过一丝讥讽笑容。

  穆元婧回家,可没有守节,她做出来的事情,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虽然,穆连慧的内心里,从头到脚也没有替晋尚守着的念头,她要的是亲儿。

  这些话,心里转了一圈,嘴上是断断不会提起来的。

  穆连慧依旧对世子夫人摇头:“定远侯府没有不守着的女子,我的伯母、婶娘,都没有回娘家,姑母当年是为了给祖父、叔伯们奔丧才回了京城,蜀地与京城一去千里,姑母伤心之余,才没有再回蜀地,定远侯府与平阳侯府同在京城,我怎么能回去?”

  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世子夫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想再说什么,又被穆连慧堵了。

  “我是朝廷的封君,我的身份与其他公候伯府的姑娘是不一样的,婆母,您有见过回家守节的封君吗?”穆连慧叹息一声,“您说了,明人不说暗话,我这里也给您一句实在话。

  您说的一点也不错,我和晋尚是没多少夫妻感情,我也不喜欢在平阳侯府的生活,可我只能在这里,不管我愿意还是不愿意。

  晋环要回来,是您和兴安伯府的事情。”

  这一切都是拦在穆连慧归家路上的石头,她自己搬不开,只能让平阳侯府的人一点一点搬开,她设局就是为此。

  她不能轻易应下,她应允得越快,越突显她归家的意愿,就越会让人怀疑。

  世子夫人的脑海里,此刻只有一个晋环,她未必能想得周到,但平阳侯两夫妇不是好糊弄的,若让他们察觉到了她的野心……

  婉黛的出现毕竟是见不得光的。

  从连络岳七到胭脂胡同事发,仅仅只有三个月,委实太短了,比穆连慧预想得快了太多。

  万一真叫平阳侯府和兴安伯府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穆连慧就会受制于人,她想要的好日子就是个美梦了。

  世子夫人神色凝重,就因为穆连慧与晋环的境遇相似,所以这不是两个府邸的事情,是三个。

  “尚哥儿媳妇,这样吧,这事情我们谁说了都不算,我问问你娘家人,听听他们的意见吧。”世子夫人暂且退了一步。

  穆连慧长睫颤颤,道:“我说不许,您也会使人去请的,不是吗?

  还是那句话,其实翻来覆去的,与我也没多大干系,我只是恰好在这里,拦住了晋环回来的路而已。

  您费心费力说服我,到头来,还是要看慈宁宫里和兴安伯府怎么说。

  您与我说这些,是浪费工夫。”

  世子夫人摇了摇头:“怎么会是浪费工夫呢?我便是求,也要一个一个、一处一处地求过去,尚哥儿媳妇,你能不能先应了我?若我能求了慈宁宫的首肯,能让兴安伯府松口,你就答应回定远侯府去?”

  穆连慧咬住了后槽牙,这样的问题,她现在还不能回答。

  “我回去?婆母,晋尚的香火呢?为了晋环,您不管了?”穆连慧的声音冷冷的。

  世子夫人没有丝毫的动摇:“没有环儿的事儿,你就能好好过继一个吗?

  尚哥儿媳妇,咱们两人,谁也别为难谁,你不想养一个过继来的儿子,我来养,我养我的孙儿。

  在你归家之前,过继一个记在你的名下,万事不用你操心。”

  这一场对话,到了这一刻,穆连慧是真真正正地愣住了,她为了这一天,预想过无数种可能,但其中并没有这么一条。

  世子夫人的建议,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种想法,唯有世子夫人能提出来,平阳侯夫人是断断不会如此的。

  为了晋环,世子夫人竟然想出了这样的“两全之道”。

  静默良久,穆连慧嗫嗫道:“您是想用这个法子,是让侯夫人答应?去让兴安伯府答应?”

  世子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对。”

  穆连慧偏过了头,眼眶微微红了。

  “为了环儿,我能做的我都会做,”世子夫人说完这句话,缓缓站了起来,走到穆连慧跟前,伸出手掌捧住了穆连慧的双颊,“我都会做,哪怕到时候,让我跪下来求你,我也会做。”

  穆连慧的身子不由发颤,她对上的那双眼睛漆黑如墨,她知道,这句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她的婆母,真的会为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只会胡乱撒气的晋环做到那一步。

  穆连慧梗咽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直到世子夫人走了,她才颓然把自己摔在了榻子上,眼泪再也忍不住,她翻了个身,趴在引枕上无声痛哭。

  若她的母亲是个像世子夫人一样的人,她的前世今生,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穆连慧不知道,她想不明白,也不愿意再想了。

  太痛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