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想法

第六百五十四章 想法

  茗姑姑把书册轻轻掸了掸,低垂着眉眼,放在了皇太后身边的几子上。

  而后,她朝一旁不敢动弹的宫女们淡淡瞥了一眼,宫女们回过神来,屏气凝神着退出去了。

  殿内静悄悄的,只余外头磅礴的雨声。

  皇太后静静坐了会儿,便见皇太妃步伐轻柔地进来了。

  “听说了?”皇太后淡淡道。

  皇太妃颔首,在一边坐下,道:“委实不像话。”

  闻言,皇太后忍不住笑了:“为母则刚。”

  “却也不是她那个样子的刚硬。”皇太妃转动着手中的黑檀佛珠串,道,“真真假假的,莫非是当您听不出来吗?”

  “哀家听得明白,她也只能那么说了。”皇太后的眼角细纹舒展了些,总算没有刚才那般唬人了。

  世子夫人再有胆子,也不敢越过了平阳侯夫人,她所说的侯夫人并不知情,显然就不是实话。

  皇太后心里明白,世子夫人亦晓得皇太后明白,可那个当口上,她只能如此说。

  “你过来,是舍不得嘉柔吧?”皇太后抬眼看着皇太妃。

  皇太妃浅浅笑了,眼中添了几分慈爱:“到底是伺候了我三年,年轻寡居,已是苦事,我狠不下心肠来看她连立足之地都没了。”

  皇太后深深看了皇太妃一眼。

  自从那年望梅园之后,皇太妃极少会在皇太后跟前提及穆连慧的事情。

  皇太后是真的恼了穆连慧的,无论是频频提起,还是状似无意地偶尔说一句,都只会适得其反。

  事到如今,皇太妃才大着胆子说了这么一句,可见是对穆连慧此时的立场颇为担忧。

  皇太后叹了一声:“你替她操心,她许是自有安排。”

  皇太妃笑了起来,道:“若没有些想法安排,那就不是嘉柔了,皇太后,无论是您,还是我,都不喜欢二愣子呀。”

  话音一落,换来的是皇太后的哈哈大笑。

  茗姑姑站在一旁,暗暗松了一口气,她也有好久,没听见皇太后笑得如此高兴了。

  “是了,谁喜欢二愣子,等着别人来左右的二愣子,在这宫里活不过三年。”皇太后止了笑声,沉声道。

  世子夫人回到平阳侯府后,就去了侯夫人的屋子里,婆媳两人不晓得说了些什么,等世子夫人出来的时候,精神不振。

  叶嬷嬷把消息传给了穆连慧:“事情都交代大奶奶了,世子夫人疲乏,先回去歇了。”

  穆连慧的目光落在书册上,头也没有抬,道:“知道了。”

  她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

  慈宁宫里的那一位,岂会是好说话的?

  若是靠着世子夫人的几滴眼泪、一番剥心剥腹的话,就能轻易左右,那一位还能从坐稳先帝爷的后宫,直到入主慈宁宫吗?

  少不得要继续折腾了。

  反正,她比晋环等得起,现在挠心挠肺的人,不是她。

  夜幕降临时,雨势没有丝毫减小。

  晋家大奶奶安排好了所有事情,这才简单用了晚饭。

  世子夫人铩羽而归,晋家大奶奶心底里隐隐是高兴的,她不想晋环回来。

  昨夜里丈夫问过她,她嘴上没有仔细说,心里却也有自己的算盘。

  在晋环和穆连慧之中,她当然希望穆连慧留在平阳侯府里。

  穆连慧是朝廷的封君不假,可她从前闭门不出,只要自个儿不去招惹她,穆连慧不会与她添麻烦。

  而晋环不一样,那个小姑奶奶,什么时候都不可能老实的。

  何况,人家是亲生的闺女,晋家大奶奶是娶进门的媳妇,如何比?怎么比?

  她想阻止晋环归家,却又无从下手,着实心烦。

  相较于平阳侯府中的焦心,定远侯府这几日颇为平静。

  离中秋佳节还有半个多月,此刻往后推延一日,并不会添什么麻烦,杜云萝交代了管事的婆子们,后头的事儿,自会有人仔细安排妥当。

  只是连日的大雨搅了延哥儿出去耍玩的机会。

  庑廊下亦叫雨水打湿,怕延哥儿摔着,杜云萝也不许他去庑廊下跑动,叫正是好动的延哥儿很不高兴。

  他只能在屋里来来回回地绕着圆桌转。

  允哥儿才两个月,就比延哥儿好安抚多了。

  直到月末,外头总算开了太阳,被闷了好几天的延哥儿兴奋极了,吵着让彭娘子带他去园子里。

  虽有太阳,室外也称不上热,风吹在身上,甚至有一些凉意。

  所有人都说不上之后还会不会升温,甚至有秋老虎等着,但朝堂之上,则彻底入了“多事之秋”。

  国子监的祭酒宋大人被革职,他的恩师高太保亦成了一尊泥菩萨,眼看着要沉入了河中央。

  高太保在前,圣上对于蜀地世家之中在朝为官的官员的打压,反倒是不那么招眼了。

  京中人挂在嘴上的,一时之间,多是圣上对科举的整顿,与来年春闱的猜想,兴安伯府死了一个公子的桃花事情,转眼间就被遗忘了。

  杜云萝从议事的花厅出来,抬眼就见秋叶匆匆过来,她便停了脚步。

  秋叶到了杜云萝跟前,福身行了一礼,道:“夫人,是老太君让奴婢来的,天气凉得快,老太君身子不太爽利,说想早些添炭盆,让奴婢这几日就领一些银丝碳。”

  杜云萝闻言愕然。

  她晓得吴老太君今年的身体不及往年,却没有想到,仅仅才八月初,柏节堂里竟然要用上炭盆了。

  明明各房各院的冰盆才撤了不到半个月。

  “祖母的身子如此之差了?”杜云萝抓着秋叶的手,沉声问了一句。

  秋叶垂眸,道:“老太君吃喝也是如常,只是夜里歇得不怎么好,总觉得疲惫。”

  杜云萝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年纪大的人就是如此,她老过,她懂这些规矩,可……

  可实在是太早了些。

  杜云萝记得非常清楚,前世吴老太君过世的那一年,是永安二十九年的春天,离现在还有四五年。

  前世穆连康没有回来,穆连潇死在北疆,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吴老太君身体都还算不错,为何今生就早早走了下坡路?(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