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疑心

第六百五十七章 疑心

  练氏沉默了。

  当时她的确没有丝毫质疑。

  穆连慧的那一番话实在是伤透了她的心,整个人都稀里糊涂了,突然间摔断了腿,练氏只顾着痛,根本没有仔仔细细去想过。

  从平阳侯府归家,练氏在接骨时痛晕了过去,醒来之后,她又操心旁的事情去了。

  尤其是单嬷嬷领着青松过来,还说了那么一番话,叫练氏深觉耻辱,气愤得什么都忘了。

  许是先入为主,彼时她自认为失足,就没有疑心过单嬷嬷。

  今日出了这种状况,回过头去一想,练氏这才想到,她可能并非是失足。

  “老爷,我好端端的,冤枉她做什么?”练氏皱着眉头道。

  “好端端的,单妈妈又推你做什么?”穆元谋低声道。

  练氏一听这话,心里腾地冒了一股子火气,穆元谋这般不信任的口吻让她不舒服极了。

  她想坐起来,可惜脚上吃不上劲,稍稍一动弹,又痛得她几乎蜷缩起来。

  要不是死死攥着身下的褥子,练氏差点儿就要痛叫出声。

  穆元谋见她如此,放软了声音,宽慰道:“夫人养伤要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练氏的眼眶霎时间红了起来,胸口起伏,喘着气,道:“养伤要紧?能养好吗?再养半年,说不定又要摔到地上去。

  老爷,你真的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吗?

  单妈妈做什么推我?那老太君又为何一定要让我走一走试试?

  我是断了腿,但决不至于要躺上半年还好不了。

  还有老爷的身子,不过就是风寒,怎么吃了这么久的川贝梨子,咳嗽就不见好呢?

  老爷,莫非是老太君……”

  穆元谋的眸色一沉,漆黑一片,练氏无法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端倪来,她吞了口唾沫,还想说什么,就被穆元谋打断了。

  “夫人想太多了,你的腿伤,前后也换了几个大夫了,若有问题,早就看出来的,至于我,咳嗽几声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穆元谋的声音冷得如同冰窖。

  练氏缩了缩脖子。

  大夫没看出问题来,不代表没有问题。

  周氏当初中了毒,又有谁看出来了?

  只是这些话,在穆元谋冰冷的视线里,练氏一个字也说不出去。

  “夫人莫要胡思乱想了,时候不早了,夫人早些休息吧。”穆元谋紧绷着唇角说完,就再也不肯听练氏说话,起身往外头去了。

  练氏难以置信地看着穆元谋的背影,她不解,穆元谋为何断言是她想多了?

  这些年事事不顺,也许,柏节堂里已经抓到了些蛛丝马迹,以至于吴老太君对他们两夫妻防备上了。

  一定是这样的!

  练氏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可她却不能让穆元谋相信她。

  抓过手边的引枕,练氏狠狠把她砸在了地上。

  朱嬷嬷从外头进来,小心翼翼捡起了引枕。

  “老朱,他为什么不信我?”练氏咬牙道,“他能对自己的父亲兄弟下手,难道还不能相信,他的母亲也会大义灭亲?”

  朱嬷嬷打了个寒颤,正犹豫着要如何开解练氏,就见练氏颓然闭着眼睛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夫妻,他并不信我……”练氏的眼角通红通红。

  有那么一瞬,朱嬷嬷想,练氏的心,怕是比她的腿还要痛。

  透过窗子,朱嬷嬷看见了书房里的光亮。

  穆元谋站在昏黄的油灯光亮之中,面色凝重。

  青松提着食盒进来,一打开,屋里便是淡淡的药香。

  川贝的味道,穆元谋闻了半年多了,很是清楚。

  “老爷,趁热用了吧,天气凉了,夜里凉得也快。”青松垂手,恭谨道。

  穆元谋走到桌边坐下,慢条斯理用完,看着青松收拾了东西出去,他揉了揉并不舒服的喉咙,重重咳了两声。

  这半年多,咳嗽不见好,时至今日,穆元谋甚至能听见咳嗽时胸腔里发出的声音,嘶哑的声音。

  夜已经深了,穆元谋却没有丝毫睡意,他坐在大案后头,研墨写字。

  提笔之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便从架子上抽出了一本《孙子兵法》,一页一页对着抄写。

  明明快五更了,他的意识却格外清醒,直到屋里突然暗了暗,穆元谋才放下了笔,拿着剪子拨弄了灯芯。

  刹那间就亮堂了起来。

  穆元谋看着跳动的火焰,唇角露出了讥讽一般的笑容。

  外头的风突然又猛了起来,即便管着窗户,漏进来的风还是让火焰不住摇晃。

  而柏节堂里,单嬷嬷醒了,披着衣衫进了暖阁里,轻手轻脚地想替吴老太君把窗户关严实些。

  “阿单,我没睡呢,你把灯点起来,”吴老太君的声音传来,“乌起码黑的,你也一把年纪了,别磕着碰着。”

  单嬷嬷低低应了一声,她这个年纪,原本是不守夜的,只是老太君留了她说话,才把秋叶给打发回去了。

  没料到,她浅浅睡了会儿,吴老太君却依旧醒着。

  单嬷嬷点了灯,关紧了窗户,走到床边,道:“五更天了,您睡一会儿吧。”

  “这不是睡着嘛,就是睡不着。”吴老太君的声音喑哑疲惫。

  单嬷嬷叹道:“奴婢知道您是心里存着事儿,这才彻夜难眠,只是,身子一定要保重,这府里还少不得您呐。”

  “是啊,”吴老太君笑了起来,笑到了最后,沉声道,“还少不得我,阿单,你说,人怎么就会老得这么快呢?怎么就不能再多给我两年?”

  单嬷嬷鼻尖发酸,替吴老太君掖了掖被角:“您莫说这样的话,叫太太们听见,会伤心的。”

  “算了,不说那些丧气话了。”吴老太君闭着眼睛,道,“五更了?你去睡吧,我躺会儿就好。”

  单嬷嬷无奈起身,她便是陪着吴老太君,两个老太婆除了彼此叹息之外,也没有什么用场了,倒不如去睡会儿,打起精神来,才能多伺候老太君一段时日。

  单嬷嬷吹了灯,四周又回归了黑暗之中。

  吴老太君闭目养神,静静等候天明。(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