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五十八章 起风

第六百五十八章 起风

  韶熙园里,杜云萝被外头的风声吵醒了。

  今年冷得早,吴老太君那儿吃不消,八月里就摆了炭盆,但对府中其他人来说,远远没有到那一步。

  杜云萝没那么怕凉,穆连潇本身就是个大暖炉,她夜里也不用怕冷。

  为了通气,窗户便开着一条不大不小的缝。

  却没有想到,这夜风急,一阵吹动,嘭的一声,吹合上了。

  动静大,杜云萝一个激灵就醒了。

  穆连潇也不是个沉睡之人,扣在杜云萝腰间的手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抚,声音带着初醒时的一丝喑哑:“没事,起风了。”

  杜云萝挪了挪身子,嘟囔着应了一声。

  外间守夜的玉竹也醒了,正欲进来关窗,就被穆连潇止住了。

  “你睡你的,我来吧。”

  主子吩咐了,玉竹也就不敢贸贸然进来。

  穆连潇撩开幔帐起身,趿了鞋子,他夜视好,只这么一会儿,就能看清屋里状况了。

  况且又是十六夜,风大却没有挡住了月光,皎洁清亮,撒了一地斑驳。

  穆连潇仔细把窗户的锁扣插上,又走到桌边,从桌下取了还温着的热水,倒了一小杯,试了试温度后,又回到床边。

  掀开幔帐探身进去,他伸手揉了揉杜云萝的额头,笑着道:“喝一点润润。”

  杜云萝一怔,复又莞尔。

  她的嗓子的确不舒服,每次饮酒,不管多少,第二天起来总觉得干巴巴的,连说话都不舒坦。

  她夜里席面上吃了酒,这会儿正是难受,连话都懒得说。

  穆连潇知道她的小习惯,就如同她知道他的。

  杜云萝勾起唇角,半支起身子来,就着穆连潇的手饮完。

  穆连潇问她:“还要不要?”

  杜云萝忙不迭点头。

  三杯热茶下肚,不止是嗓子,整个人从头到脚都舒坦了。

  穆连潇这才钻了进来,把要靠过来的杜云萝轻轻止住了:“待会儿,刚在外头转了一圈,别冻着你。”

  杜云萝笑意更深,却不肯听穆连潇的,整个人往他怀里钻:“才不冻呢。”

  穆连潇拗不过她,只好笑着随她了。

  这么一闹腾,睡意都散了不少。

  杜云萝依着穆连潇说话,提起了练氏的伤势。

  “未免太……”杜云萝皱着眉头,思索着要用什么词,可想了会儿还没想明白,干脆也就略过了,“我是说,一躺就是半年,换了几个大夫了,结果今儿个又摔断了。

  还有二叔父的咳嗽,厨房里每日都炖川贝梨子,我是知道的,喝了这么久,要我说啊,既然没用,不如不喝了,可二叔父依旧雷打不动地喝,也没另请大夫瞧瞧,甚至祖母那里,也没说让要二叔父再诊断诊断。

  毕竟是半年了,二叔父可不是稀里糊涂的人,他不可能没有疑心吧?

  还是说,苦肉计?”

  杜云萝说完,眉头皱得更紧了。

  穆连潇握着她的手,指尖来回摩挲,动作随意却也恰意:“二婶娘刚才那一下摔得可不轻,若是苦肉计,也不是不可能……”

  二房做事太过极端,事到如今,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来,都不叫穆连潇奇怪。

  事情分两面。

  若不是苦肉计,今日练氏这一摔,以穆元谋的城府,绝对会起疑心的,一切都是巧合?穆元谋没有那么天真。

  可若是苦肉计,二房如此隐忍,又在图谋些什么?

  不……

  他眼下应当考量的是,这一切并不是苦肉计,那么是谁在暗处对二房下手?

  让练氏下不了床,让穆元谋的身子欠妥……

  能不动声色做到这一切的,只有、只有吴老太君了。

  吴老太君调查过垂露的事情,但在那之前,在元月之时,她就已经对练氏动手了,是什么事情让吴老太君狠下心肠?

  穆连潇一时说不上来。

  杜云萝就躺在他身边,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也听到了他不自禁的一声低叹,让她的心也不由一紧。

  夫妻同心。

  穆连潇在想些什么,杜云萝多少是知道的。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无从安慰,吴老太君的身体出现了前世没有的偏差,杜云萝怎么能以前世吴老太君还活了四五年来安慰穆连潇?

  何况,在他们这些晚辈心中,哪个不盼着吴老太君长命百岁?

  四五年?

  四五十年都不够!

  杜云萝心里也堵得慌,她本能地抬起身子,深深望着穆连潇,以唇抵唇。

  清浅的唇角相触,不知不觉间一点点加剧,以杜云萝没有意料到的速度燎原,等她回过神来时,已经被穆连潇拘在身下了。

  杜云萝的唇还有些发麻,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伸手覆住了凝视着她的灼灼双眸,杜云萝哑声道:“不想那些了,现在不想。”

  谁在算计,谁在谋划,都暂且放到脑后,等明日醒来时,再细细琢磨吧。

  穆连潇没有说话,他看不见她,只有睫毛扫过她的掌心,感受那只小手带给他的温度。

  室外风大,帐内缱绻。

  杜云萝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

  穆连潇去练功了,里外的丫鬟婆子都轻手轻脚做事,唯有允哥儿年幼,刚刚睡醒就扯着嗓子哭,杜云萝听得清晰,她知道,哥儿是尿了。

  垂露是个手脚快的,马上就安顿好了允哥儿,让小东西闭嘴了。

  穆连潇练完功回房时,杜云萝正巧起身,四目相对,相视而笑。

  次间里摆了早饭,延哥儿进来,规规矩矩请了安,这才把目光落在桌上,看见喜欢的吃食,一双眸子晶晶亮。

  穆连潇忍俊不禁,一把将儿子抱起来,扭头对杜云萝道:“也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

  杜云萝笑着嗔了穆连潇一眼,才两岁半的孩子,不惦记着好吃的好玩的,那要惦记什么?

  等用过了饭,穆连潇要进宫一趟,杜云萝简单收拾一番便要去柏节堂里。

  垂露上前,低声道:“夫人,奴婢今日回家。”

  杜云萝了然,点头道:“那还是老样子,喂了允哥儿,在哥儿饿了之前可要回来的。”

  垂露笑盈盈应了:“您放心,我晓得分寸。”(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