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清涧

第六百五十九章 清涧

  中秋之前,韶熙园里给丫鬟婆子们都添了红封。

  垂露今日归家是送些银子回去。

  自打进府里做事,她每个月能抽出些时间,只是允哥儿小,她去一趟,最多也就半天便要回来。

  除了见娘家人,见见她的姐儿,她还要见清涧。

  这事情杜云萝是知道的,垂露向杜云萝表过忠心,她的一举一动就没想过要瞒着主子,刻意隐瞒,才会出问题。

  在清涧那里,垂露还是那个被穆元谋施了援手,得以和离归家,而后去了长房的眼线,可在垂露心中,她不是那样想的。

  她给清涧的消息,都是事先与杜云萝交底的,商量好了能说出去的不重要的事儿。

  清涧一五一十回禀穆元谋,也没见穆元谋对此有什么不满意的。

  清涧猜想,一来也是他们从未告诉过垂露背地里到底在安排些什么,二来是做事谨慎,垂露才进韶熙园两个月,能晓得多少事情。

  垂露喂饱了允哥儿,交给了彭娘子暂且管上半日,便拿着对牌出府了。

  垂露的娘家离定远侯府不远,本就是家生子,住的是柳树胡同隔壁的那条小胡同。

  推门进去,里头就是孩子的哭声。

  爹娘兄长都不在家,兄长五岁的长子坐在院子里看蚂蚁搬家,对里头的哭声充耳不闻,见垂露回来,小娃儿才展颜露了笑容。

  垂露牵着他的手往屋里走,窗边的大榻子上,两个襁褓孩子咧着嘴哭,大嫂张氏匆匆忙忙替儿子擦着小屁股。

  “回来了?”张氏转头笑了笑,手上不停,“尿裤子了哭个不停,把姐儿都招哭了。”

  垂露有些日子没见女儿了,见她哭声中气十足,心痛之余,又忍不住想笑。

  家里孩子多了就是这样,一个哭了,另一个也不甘寂寞地嚎上几嗓子。

  昨儿个家宴上,允哥儿一哭闹,别说是显哥儿,除了年纪长些的潆姐儿,其余几个都是歪着嘴要哭的。

  那动静,真哭出来了,要把花厅的屋顶都掀翻了。

  垂露抱起姐儿,柔声哄着。

  张氏一个人带两个小娃儿,倒也不显得手忙脚乱。

  麻利地替儿子换了尿布,抱起来哄了哄,又去逗垂露怀中的姐儿。

  垂露时间不多,搂着女儿亲了会儿,便掏出怀中荷包递给张氏:“中秋拿了赏银,这个月便多些。”

  张氏接过来颠了颠,道:“你自个儿留了花销没有?府里不愁吃穿,你要也打点打点的。”

  垂露道:“放心吧,我还能苦着自己了?”

  “你呀,”张氏把荷包放到一旁,道,“晓得你是个有打算的,我看你现在的日子,比从前好。”

  都是自家姑嫂,没把彼此当外人,张氏接银子不会推推诿诿,垂露交银子也不会担心。

  提起从前,垂露眼中闪过一丝阴郁。

  她看着是熊察的妻子,是熊家的奶奶,可事实上,她即便掌着家,银钱的事儿,轮不到她做主,那都是熊察的母亲拿捏着的。

  别说是补贴娘家了,垂露自己的开销都有些紧巴巴的,别说在内宅里就不用钱,平素里打赏人,还要掏一些呢。

  表面上看着是做了主子风光了,实则不舒坦极了。

  虽说熊家是没有拿钱给垂露娘家的道理,可垂露想补贴娘家的心思还是有的,只可惜,她每月那点例钱,连自己都结巴。

  如此想来,从前在府中做丫鬟,现在回去做奶娘,手中倒是宽裕了许多。

  奶娘的月俸本就不低,逢年过节、府中喜事又有赏银,韶熙园里的主子们好相处,她现在的生活很是舒心。

  这么一想,倒是有些“感激”穆元谋对熊察设局,让她早日从苦海脱身了。

  垂露唇角一勾,笑容讥讽。

  一码归一码,穆元谋做的事情委实难看,她若随着二房,又如何对得起陆氏?

  算着时辰,垂露依依不舍放下姐儿,道:“我先回去了,府里哥儿饿不得。嫂嫂,你别舍不得银子,补补身子才能奶得动这两个小东西。”

  “我心里有数。”张氏笑了笑。

  垂露出了家门,没有径直回府,而是去了东街上一家不大不小的胭脂铺子。

  铺子后院,清涧坐在石桌边饮茶。

  这是定远侯府的产业,无论是垂露还是清涧进出,都显得很平常。

  清涧见她来了,笑道:“是我这里耽搁了你探望姐儿的工夫。”

  垂露垂着眼角,不卑不亢:“不是这么说的,没有府中出力,我也没法带着姐儿归家。”

  “老爷知道你是个念情谊的,”清涧示意垂露一道坐下,推了一盏茶到她的面前,“前些日子府里赏下来的,你尝尝。”

  垂露淡淡道:“别看我从小跟着四太太,对茶一道,我是个门外汉。”

  “我是跟着四爷,才一直饮茶,”提起穆连喻,清涧的眸子一暗,道,“别看我们四爷平日里咋呼,空闲时候倒是爱下棋喝茶,对于茶道,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我以前吧,没好好听,现在想听,听不着了。”

  不管穆连喻做人做事如何,在清涧心中,那都是他的主子,不打骂底下人、给赏银大方的主子,他们几个亲随跟着穆连喻的时候,日子还是很不错的。

  便是去了北疆,在军营之中辛苦,主仆感情也不差。

  “可惜,我功夫不济,没护好四爷。”清涧的嗓音有些涩,他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满荷园里闹出事端来的时候,垂露早已经出府去了,只是重新回到内院做事,饶是知情的丫鬟婆子们嘴巴紧,可垂露这样的身份,想知道一些流言,还是有渠道的。

  不是她爱捕风捉影,晓得多些,她才好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免得成了一个愣头青,稀里糊涂开头,不仅给主子惹麻烦,自己也要倒霉。

  穆连喻的事情,垂露多多少少知道一些。

  “侯府里的主子们都是心善之人,你惦着四爷,我也一直惦着四太太。”垂露道。

  清涧苦笑,道:“岂止是我,你记得紫竹吗?四爷没了之后,她精神就不大好,后来投井了,说的是要下去伺候四爷。”

  垂露的眼皮子一跳。(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