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章 慧极

第六百六十章 慧极

  紫竹这个丫鬟,垂露是知道的。

  从前同在府中做事,虽然是前后院,各不往来,但毕竟都是家生子,垂露替陆氏往前头传话时,也见过紫竹一两回。

  印象里,那是一个相貌普通,小心翼翼的小丫鬟。

  垂露嫁出府后,娘家是定远侯府的家生子,府里大小事情,多少会听说一些。

  紫竹投井这样出了人命的事儿,垂露听她娘念叨过一句,只说好好的一个人,说没了就没了,忠心是忠心,留下父母丈夫,确实也让人难过。

  垂露闻言,想了很久才想起紫竹的模样。

  彼时的紫竹,刚刚留头,抱着与她身量差不多高的扫帚。

  垂露想,肯定是四爷待底下人好,紫竹才会如此。

  等她入府之后,紫竹这个名字早就被所有人都抛在脑后了,没有人提起来。

  她看了一眼清涧,不知道为什么,清涧这么一句话,叫她有一种感觉,紫竹的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只不过,有多“复杂”,垂露不知道而已。

  想到她与清涧的立场,垂露觉得,紫竹的死,大概与二房、长房的纠缠有些干系。

  心里明白,垂露嘴上依旧道:“没了有一年了吧?我当时听说的时候,也很感慨,我们都是府里做事的,主子的好,永远忘不掉。”

  清涧垂眸点了点头:“不说那些了,韶熙园里还好吧?我总觉得府里这些时日不寻常,我们老爷咳嗽不断,太太的腿又断了……”

  “多事之秋?”垂露歪着头,道,“这是我前几日听侯爷与夫人说起来的,到底在说什么事儿,我也没闹明白。不过我们府里,倒还真有那么些意思,不说二房,老太君的身子骨看着真叫人揪心。”

  清涧不能入后院,吴老太君的状况如何,他都是听来的,全然没有亲眼见过,闻言,皱眉道:“老太君真的很不好?”

  “还能作假呀?”垂露叹了一口气,“我带哥儿过去看望老太君的时候,就觉得老太君的身子是真的太差了。”

  清涧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垂露与清涧有一搭没一搭说了会儿话,便起身回府。

  韶熙园里,一切如常。

  她回来得早,允哥儿还不饿,睁着一双大眼睛对她笑。

  杜云萝抱着允哥儿,垂露也就没有上前接过来,拱手站在一旁,低声把与清涧的对白一五一十说了。

  “提起紫竹了?”杜云萝略有些诧异。

  紫竹和箬竹的事儿都早就过去了,吴老太君跟前,杜云萝能交代的也交代了。

  这一点,二房应当很清楚,穆元谋不至于再把这老皇历翻出来,便是翻了,也翻不出什么水花了。

  垂露见杜云萝思忖,就晓得紫竹的死确实有故事,却不是她该问的故事。

  中秋一过,扑面的凉意似有温吞了些,白日里太阳下,晒得人很是舒坦。

  吴老太君兴致不错,也不在屋里歇着了,时不时到院子里走动走动,晒晒太阳。

  “不能总躺着,”吴老太君眯着眼与陆氏道,“我这么跟元谋媳妇说的,我自个儿也一样,躺着躺着,就不想动了,我是老骨头了,不下地走走,这双脚,还有什么用场?”

  陆氏听着吴老太君苍老了许多的声音,心里咚咚打鼓,面上却道:“您说得是,越躺着就越不舒坦,今年酷暑,您在屋里避得多了,才会打不起精神来,趁着这几日天气好,多走走,劲儿就回来了。”

  “会说话,”吴老太君睨了陆氏一眼,“老婆子说句真心话,家里这么多媳妇,就属你最通透。”

  陆氏眉梢温婉,道:“远远不及大嫂聪颖。”

  “不一样,”吴老太君拍了拍陆氏的手,“元策媳妇是聪颖,可她也应了一句话,‘慧极必伤’。”

  陆氏一怔,她听出了吴老太君的弦外之音。

  周氏不止是慧极必伤,她还是情深不寿。

  吴老太君这么说,不是在说周氏无法长命百岁,还是指周氏心中牵挂过多,思虑过多,想得多了,顾及得也越多。

  比起周氏,比起府中这么多媳妇,她陆氏是最了无牵挂的那一个了。

  不是她不念着穆元安,她当然也思念早亡的丈夫,但这和周氏不同。

  她是庶子媳妇,又是小儿媳,身上的担子与嫡长媳天差地别。

  “老太君……”陆氏的声音哽咽了许多。

  吴老太君却笑了起来:“所以啊,你多来陪陪老婆子说话,老婆子有时候也在想,我挑媳妇的眼光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这句话,就差把练氏的名字挂在嘴上了。

  陆氏柔声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并不怎么好听的话,让吴老太君哈哈大笑,她许久没有朗声笑过了:“说得是,我养姑娘,也有养成那个样子的,怎么能强求别人家的姑娘。”

  不仅仅是姑娘,她也养坏了一个儿子啊!

  吴老太君笑过了,到底精神不济,胸口起伏得厉害,扶着陆氏和单嬷嬷的手喘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平静下来,又沿着庑廊慢吞吞地走。

  九月初时,在姚八断七之前,平阳侯夫人进宫给皇太后请安。

  那日大雨之中,世子夫人回去,平阳侯夫人对她的铩羽而归并不意外,应该说,这才是皇太后会有的反应。

  皇太后让她进宫去说话,平阳侯夫人借口身子不适,躺了差不多一个月,这才入宫。

  慈宁宫中,肃静一片。

  平阳侯夫人的面色蜡黄,似是大病初愈。

  皇太后眼睛尖,晓得她这幅样子是半真半假的,身子是不好,脸上也做了些伪装。

  毕竟是几十年的侯门女人了,又分寸,也不傻。

  皇太后淡淡道:“晋环归家的事儿,你怎么想的?”

  “难,”平阳侯夫人说了这么一个字,在皇太后思量的神情里,又道,“身份摆在这儿,又不是过不下去日子只能改嫁的农妇,我们这样人家的女人,死了丈夫,只有这么一条路。所以,不管尚哥儿媳妇怎么想的,她守着,环儿再不愿意,她也要守着。”

  “既然是明白人,就别想糊涂事了。”皇太后道。(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