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年老

第六百六十一章 年老

  平阳侯夫人的唇角一垂。

  她老了,不仅仅是眼角,连唇角多不能像年轻时候一样自然地微微上翘。

  不止是她,面前的皇太后也老了,平阳侯夫人甚至有些想不起来,年轻时候的皇太后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不怒而威,手段叱咤,但也存着一颗玲珑心,母仪天下。

  那份荣华,是如今还健在的“梅”皇太妃和红颜薄命的庄贵妃都不能比拟的。

  “皇太后,”平阳侯夫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像是把整颗心都剖开,摊在了皇太后面前一样,“因为我老了,所以才老糊涂了。”

  这句话,让皇太后的眸子微微一凝。

  平阳侯夫人低着头,道:“世家名声,侯府荣耀,我背了几十年,看着是扛下来了,但也丢干净了。

  在尚哥儿出事的时候,我两边脸颊都被扇肿了,我辛辛苦苦维系了一辈子的脸面,叫我的孙儿给丢了。

  养外室也就算了,竟然把命都赔进去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这一年多,梦里见到尚哥儿,心都滴血。

  痛!太痛了!

  既然脸面都没了,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环儿再有不是,也是我晋家姑娘。

  我这把年纪,真叫我再送一个走,我也挨不住,大概就是两脚一蹬的结果了。

  皇太后您知道我的,这一辈子,我都说过什么丧气话,为了侯夫人的这份体面,便是跪着,我都抬着头。

  兴安伯府,是门当户对,但就是世家,才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回是耗子药下在大厨房里,环儿救回来了,可下一回呢?

  不说虚的,内宅里死个女人,比生个儿子简单多了,您说呢?

  环儿的性子,是彻底养坏了的,到时候,她不被别人弄死,我都怕她弄死别人。”

  皇太后的脸色阴沉,把那些掩埋起来的腌臜事情掀开来说不是易事,她也有好多年没听过这么直白的话了。

  直白到不像是从平阳侯夫人嘴里说出来的。

  平阳侯夫人不管皇太后听进去多少,又道:“您当年让定远侯府的穆元婧留在京中,是您心软了,您体谅吴老太君。”

  “寻些旧例吗?”皇太后的眼角满是皱纹,目光却依旧锐利。

  “同样是守着,求您让环儿归家守着吧。”平阳侯夫人的声音喑哑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皇太后身子微微往后一靠,似是而非地笑了起来。

  世家女人都是这样。

  道理比谁都明白,日子过得也比谁都压抑。

  肩上的担子不同,付出的也就不同,皇太后走过的路,是全朝女人最风光、最顶点、也最痛苦的路。

  正如平阳侯夫人所言,当初一是为了安抚定远侯府,二是她将心比心,对穆元婧的留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现在的她,老了,心也就越发狠不起来了。

  让姑娘归家,说到底就是三个字:舍不得。

  没有那么多道理,没有那么多圈圈绕绕的,平阳侯夫人给她的意思也正是如此。

  “老了呀……”皇太后低喃道。

  不止平阳侯夫人心软,皇太妃不也对穆连慧心软了吗?

  皇太后眯了眯眼睛:“前回我也说了,去念圣庵。”

  平阳侯夫人的肩膀颤了颤,眼底闪过无尽的失望,而后又努力抬起头来,咬牙道:“城中的庵堂吧,平阳侯府出钱修造,能近一些就再近一些。”

  这句话,是讨价还价,却也是哀求。

  皇太后没有再说话,起身往内室里去,留下平阳侯夫人一个人坐在大殿中,从午前等到了日暮。

  茗姑姑从里头出来,给平阳侯夫人添了一盏热茶,道:“皇太后的意思,侯夫人自去与兴安伯府商量,你们商量完了,来宫里禀一声。”

  平阳侯夫人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怔怔看着茗姑姑。

  茗姑姑微微颔首。

  平阳侯夫人的心不由就是一痛,等了一日,总算是等来了这么一句话。

  皇太后进去的时候,分明是不答应的,这一日之间的转变,肯定与身边伺候的人的建言有关。

  “谢谢,”平阳侯夫人哽咽着道,“谢谢姑姑替我们环儿说话。”

  茗姑姑低垂着眼眸,缓缓摇了摇头:“不是奴婢,您知道里头是谁在吗?”

  平阳侯夫人狐疑地往内室方向看了一眼,里头竟然还有人,她根本不知道。

  莫非是皇太妃?

  只是皇太妃为何会一直在皇太后的内殿里,而她来的时候,整个慈宁宫都没有见到皇太妃身边的人手?

  “里头是谁在?”平阳侯夫人顺着问了一句,茗姑姑既然提起来,就是皇太后示意可以说的事情。

  “是寒姑。”茗姑姑压着声儿道,“您要谢,该谢庄贵妃娘娘。”

  平阳侯夫人的呼吸一窒。

  先帝的庄贵妃娘娘的尊荣,她当年窥见过一二,那么多年过去了,原本不太记得了,直到庄珂归京之后,在宫中请安时相遇,看着年轻妇人清丽模样,记忆里的那张脸才有那么一些清晰。

  庄贵妃从前宠冠六宫数年,膝下有子,连彼时的皇后、现在的皇太后都追不上那份荣宠。

  按说这样的女人,该是中宫娘娘的眼中钉,可庄贵妃不是,她与皇后柏氏的关系亲密,又得先帝爷的母后看重,四妃之位稳如泰山。

  只是,变天也就在一夜间。

  庄贵妃突然失宠,别说四妃之位,连封号都差点被夺了。

  宫外的人,饶是公候伯府之中,都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诏书上只有一句“忤逆圣上”,其余都语焉不详。

  平阳侯夫人一样不晓得事情经过。

  可茗姑姑说,她要感谢的其实是庄贵妃娘娘。

  宫中辛秘之事,不是她能去打听琢磨的,既然茗姑姑这么说了,那这份情,她就记在庄贵妃身上,记在定远侯府的郡主身上吧。

  平阳侯夫人端正坐了一整日,站起来的时候,一时头晕目眩,好不容易稳住了,缓缓出了慈宁宫。

  消息传回平阳侯府,穆连慧多少也听说了些。

  “庄贵妃娘娘?”她站在窗边,看着夕阳西下,突然就莞尔一笑,“这就是命运吧……”

  改变了其中一环,后头的一点一点就偏移了,到今日,在这场偏移里,她突然间,似乎也从中受益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