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二章 等待

第六百六十二章 等待

  临珂垂手站在一边,微微挑起眼角偷瞧穆连慧模样。

  她家乡君虽是笑着,可笑容分明未达眼底,一身素色长裙,套着一件青灰的褙子,在这夕阳下,让对着她的那半张映着余晖的脸生生添了几分寂寥。

  临珂的心不由就是一紧。

  她知道穆连慧并不高兴,应该说,自从她在穆连慧归京后被拨到了主子身边,从伺候主子的第一天起,就没瞧见过穆连慧有高兴的时候。

  就算穆连慧笑了,临珂也寻不到那种灿然之感。

  穆连慧是不好伺候,甚至脾气大,说话也不好听,却至少没动手教训过底下人,临珂见穆连慧这般,心底也不舒坦。

  都是相仿年纪的女子,为何她家乡君就与其他人不同呢?

  临珂想不明白。

  穆连慧在想旁的事情。

  前世,她从未关心过庄贵妃,或者应该说,在她出生的时候,先帝的庄贵妃就已经是一个尘封多年的名讳了,久到前朝后宫,谁也不会提及。

  今生,若不是庄珂归京,庄贵妃大抵也只是留在皇太后、皇太妃和几位伺候过庄贵妃的老人心中。

  庄贵妃为何失宠,又为何成为先帝爷晚年念念不忘之人,穆连慧不知道,也无从得知。

  深宫内院的起起伏伏,不输给前朝的刀光剑影,她曾做过皇家媳妇,爬得很高,摔得很痛,一转眼便是一辈子。

  下意识的,穆连慧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脑海里浮现的,不是前世的瑞王府邸,不是那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而是杜云萝的容颜。

  对着她笑的杜云萝,五官俏丽可人,唇角浅淡梨涡,那双杏眸里像是坠了月光一般皎洁,笑得那般满足。

  穆连慧深吸了一口气,又徐徐吐出。

  能让杜云萝露出如此满足笑容的是穆连潇,是她的得偿所愿。

  那自己呢?

  也许只有等到她也得偿所愿的时候,才能真的笑出来吧。

  所求之事,说简单很简单,说难也很难,如今,总算有一丝转机。

  姚八断七之后,姚三太太被一辆马车送出了京城,经历了一番指指点点的兴安伯府又沉寂了下来。

  晋环静静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人,似乎是她,又似乎不是她。

  这一个多月,从最初的惊心惶恐到现在的绝望,前回世子夫人来看过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娘家的消息了。

  能不能归家,何时归家,晋环一点也不知道。

  害怕至极,她摔过东西,骂过人,抱着被子痛哭过,渐渐的,却又静了下来。

  偶尔晋环还会想,不管好坏,给她一个答案就好,莫要再让她这般彷徨地等待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利索一些。

  尤其是姚三太太出府那日,她不顾底下人的劝,偷偷去看了一眼。

  她的婆母,以前优雅得体,在姚八死时又恨不能生吞了她的婆母,让她也不敢认了。

  姚三太太没有让任何人搀扶,她披着一件有些年头了的披风,款式是十几年前京中时兴的,晋环在世子夫人的箱底里见过。

  晋环记得很清楚,她问母亲为何还留着这么件穿出去丢人的衣服,世子夫人笑得明艳,说衣服旧了,但料子是她喜欢的,是才两三岁的晋尚被丫鬟婆子们围着,问他“母亲穿什么好看”时,晋尚懵懵懂懂指的一匹料子,就因此,在过了时兴之后,才一直被留了下来。

  现今想来,留下来也好,晋尚死了,能让世子夫人留作念想的东西,也不多了。

  姚三太太身上这件,不知道是为何所留,也不知道是从哪个旮沓里翻出来的,她穿在身上,梳着十几年前京中勋贵妇人们喜欢的发型,未施粉黛,怀中抱着被捆作一团的布团,就像抱着襁褓中的孩子。

  姚三太太面含笑容,凤眼中全是宠溺,登车之时,许是察觉到了一旁窥视的目光,她偏转过头来,视线落在了晋环身上。

  四目相对。

  两人的丫鬟婆子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怕姚三太太被晋环一刺激,又要发作了。

  可姚三太太只是狐疑地眨了眨眼睛,又慢慢收回了视线,低头小声说了一句,便小心翼翼地上了马车。

  身边的婆子听得真真切切,自家太太说的是“这个姑娘长得不好看,配不上我们小八,等小八长大了,我给他娶一个京中最好看的”。

  那句话,晋环是不会知道的,可她依旧觉得痛,钻心钻肺的痛。

  那是真的疯魔了吧?

  疯了也好,什么都不记得,只要抱着那布团,姚三太太自个儿就能安安静静地坐上一日。

  比她好,她还没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记得,要等着宣判,不晓得需要等到哪一日。

  “奶奶,摆了早饭了。”丫鬟进来唤她。

  晋环摇了摇头,她不想吃,一口都吃不下去。

  丫鬟的眼睛微红,半蹲下身子,道:“您这样糟蹋身子,世子夫人瞧见了,心都会碎的,夫人还在为您奔波,您别这样。”

  晋环微微偏过头,垂着眼帘看她:“我还能见到母亲吗?她为我奔波了吗?”

  丫鬟一个劲地点头。

  晋环掐了掐手心。

  大概吧,姚三太太都能为姚八疯成那样了,她的母亲,总不会不管她吧?

  人心都是肉长的,母亲会管她的吧。

  晋环用早饭的时候,庑廊下,两个婆子窃窃私语。

  “听说恶露都流了快一个月,到今儿个还下不了床。”

  “昨儿个下午,恩荣伯府请的御医又来诊了,似是没什么希望。”

  “作孽哦!”

  “从前就跟我们奶奶不对付,如今成了那个样子了,等她脚能沾地了,怕是要提着刀子冲过来了。”

  “那也不是我们奶奶的错……”

  “太太出府了,老爷又不管内院事体,后院里谁能替我们奶奶说话?”

  两人嘀嘀咕咕了一阵,终究是摇了摇头,转眸往正屋方向看了一眼。

  “因果轮回,谁让我们奶奶……”

  正说着话,外头有人小跑着进来,道:“世子夫人来了,快去与奶奶说一声。”

  声音喊得大,院子里又静,晋环听见了,手中的碗勺没端住,哐当一声摔落,碎了一地。(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