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三章 交涉

第六百六十三章 交涉

  话传来了,人却一直没见到。

  晋环等了许久,又有人来禀,说世子夫人去了伯夫人那里。

  她狠狠掐着自己的手心,满脑子的,不是盼着世子夫人能说服伯府众人让她归家,而是快点、再快点,成与不成,就给她一刀子吧。

  等得怕了,累了,别说一两个时辰,就连一刻钟都让她喘不过气来。

  另一厢,世子夫人见到了兴安伯夫人。

  当日伯夫人也中了招,亏得是她年纪大了,半夜里不喜欢用那些,只饮了小半碗,饶是如此,也折腾了好些时日。

  她冷眼看着世子夫人,对方的来意,她心知肚明。

  世子夫人上前见了礼。

  “怎么不是你婆母过来?”兴安伯夫人冷声道,“怕叫我一口回绝了,没有退路吗?”

  一针见血。

  世子夫人没有顾左右而言他,直直点了点头,开口的话却让屋里的人都怔住了:“是啊,就连慈宁宫里,也是我先去,婆母后去的。”

  兴安伯夫人的眸子一紧,声音愈发不耐:“拿皇太后娘娘来压我?这么荒唐的事情,娘娘莫非是应了你们了?”

  世子夫人迎着兴安伯夫人的目光,一字一字道:“您说得是,皇太后应了。”

  皇太后只应了半截,她只说她不拦着,却没有说过会命令兴安伯府答应。

  世子夫人不说透,拿着鸡毛当令箭。

  饶是如此,还是换来了屋里的一阵阵倒吸凉气。

  兴安伯夫人怒极反笑:“行啊!能耐!”

  世子夫人反而放软了态度,道:“是皇太后娘娘心慈,念着我和婆母对环儿的一份心。”

  再是压着心头怒火,兴安伯夫人都差点儿把手中的茶盏砸到地上去。

  皇太后心慈,这是在骂他们兴安伯府上心狠喽?

  可这是心慈心狠的事情吗?

  兴安伯府、平阳侯府,京城里数得上名号的世袭罔替的府邸,让寡居媳妇归家,那根本就是笑话!

  何况,姚八才出了断七没几日,晋环在这府中守了还不到两个月。

  平阳侯府这是抬着手臂往他们府的脸面上扇耳刮子。

  两家好好做姻亲,这会儿是要做成仇了。

  兴安伯夫人毕竟岁数大了,心里烧得滚烫,还是端住了,挑了帘子进来的小伯爷夫人是真真气得浑身发抖。

  她咬牙切齿道:“你们婆媳对自家姑娘一片心,这一年多,怎么不见你们对嘉柔乡君有过半片心?

  晋尚怎么死的,不用我说了吧?

  那日灵堂之上,晋环当着乡君娘家人的面,都跟乡君动手了,那个时候,你们的心摆在哪儿?

  我就不说风水轮流转了,这么差的风水转到了我们府里,我们有人对晋环对手了吗?

  还是说,人看是人,鬼看是鬼,晋环对乡君动过手,你们就怕我们也会依样画葫芦?”

  小伯爷夫人此刻的态度,比前一回糟多了,世子夫人一早就有了准备,也不怕她说狠话。

  叠在膝上的手微微一颤,背却挺得很直,皇太后讽刺她“为母则刚”,那她自然就能刚到底,为了女儿,她什么都不怕。

  “环儿一时激动,对尚哥儿媳妇是不客气,可我们府上,不曾亏待过尚哥儿媳妇一分一毫。

  尚哥儿媳妇那里,她要归家,收拾东西就能走,府里没人拦她,是她不愿意走,她是朝廷的封君,她要留着。

  她有自己的打算,要不然,定远侯府肯定会替她奔波。”世子夫人冷静极了。

  这话也就在这儿说说,要是传到穆连慧耳朵里,换来的就是一声冷笑。

  为她奔波?

  定远侯府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会为了她奔波,除了她自己。

  小伯爷夫人想反驳,被伯夫人拦了。

  伯夫人摇了摇头,道:“都不要脸不要皮来跟我说归家的事情了,就别说场面话了。你们府里一直在操心让乡君过继一个儿子的事情,我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出了我们小八的事情,你们是不会放乡君归家的。”

  世子夫人不置可否。

  兴安伯夫人又道:“你想接小八媳妇回去,可以,皇太后娘娘不是应了你吗?下懿旨、传口谕,只要慈宁宫里一句话,你就把人带走。”

  世子夫人眼中因为前半句话而燃起来的火焰在后半句话之中瞬间熄灭,如卷过了狂风。

  慈宁宫里是不会下口谕的。

  世子夫人垂眸,想了想,终是道:“伯夫人知道为何皇太后会答应吗?”

  兴安伯夫人抿唇看着她。

  “是寒姑与皇太后说了会儿话,与庄贵妃娘娘有关。”世子夫人道。

  深宫旧事,连平阳侯夫人都不清楚,何况世子夫人,兴安伯夫人同样不知道,但这不能减少她的惊讶。

  庄贵妃娘娘与皇太后关系极好,虽不知她失宠真相,但皇太后求过情,经历过先帝一朝的兴安伯夫人是一清二楚的。

  她陷入了沉思。

  莫非庄贵妃惹恼先帝与谁家寡妇要归家有关?

  过去了几十年了,京中物是人非,兴安伯夫人想破了脑袋都想不起来,不由愈发烦闷。

  世子夫人见此,又添了一把火:“环儿无子,姑爷往后、要不要添个子嗣,香火有继?”

  兴安伯夫人挑眉。

  这些事情,原本应该是姚三太太考量的,可惜疯魔了,姚三老爷连翻打击之下,精神不济,根本没有这个心思。

  小伯爷夫人咬牙,道:“你把晋环接回去了,过继来的儿子,谁来养?”

  世子夫人自嘲一般地笑了起来:“让环儿养,你们就放心了?”

  让晋环养,天晓得会养成什么样子!

  兴安伯夫人示意身边丫鬟扶她起来,沉沉看了世子夫人一眼:“我乏了,这事儿回头再议吧。”

  世子夫人跟着起身,却是拦住了伯夫人的步伐:“这是糟心事,与伯夫人是,与我也是,不如一次说完,免得回头又乏了。”

  兴安伯夫人的眼睛里全是冰冷的刀子,世子夫人咬着牙寸步不让。

  “真要把我们伯府的脸面往地上摔?”小伯爷夫人咬着后槽牙,厉声道。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