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四章 龌龊

第六百六十四章 龌龊

  “脸面?”世子夫人叹气,“从尚哥儿被外室毒死起,我们平阳侯府就没脸面了,而从姑爷死在胭脂胡同起,你们兴安伯府也没有脸面了,再端着,委实累了。”

  一句话,说得小伯爷夫人面如死灰。

  她岂会不知道,姚八鲜血淋淋从那宅子里被抬出来,京中多少指指点点,百姓都可以评头论足,更何况头七那时,府里请了那么多大夫登门。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整个京城之中,这小两个月,他们是真真正正的笑话。

  “三年。”兴安伯夫人的声音沙哑。

  世子夫人一怔,抬眸看去。

  一旁的小伯爷夫人闻言,整个人跟被雷劈了一样,诧异地看着伯夫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我说了,三年。”兴安伯夫人说完这句话,再没有停留,绕开了世子夫人,脚步蹒跚回了内室。

  世子夫人的肩膀簌簌,在领悟了这句话的一瞬间,她的眼眶骤然红了,要不是死死咬着牙关,眼泪就要涌出来。

  小伯爷夫人的身形晃了晃。

  她是嫡长媳,是要承继整个伯府的,府中隔了房的好好坏坏的事情,到头来都落在她头上。

  丢的是她的脸面。

  一干二净。

  她不用闭上眼睛,都能想得到,消息传出去之后,其他的夫人们看到她会是如此精彩的神色。

  小伯爷夫人顾不上理会世子夫人,摇摇晃晃跟着进去了,想再与伯夫人说一说。

  伯夫人缓缓摇了摇头,抓着她的胳膊,压着声线,道:“皇太后点头的时候,我们就没得选的,何况还搬出了庄贵妃。”

  “庄贵妃到底……”小伯爷夫人低声问。

  “我不知道,”伯夫人疲惫极了,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们都不用知道,你只看定远侯府的那位郡主,这两年风光无限,若她是未嫁归京,只怕要压云华公主一头了。拦着小八媳妇,也就是拦着乡君,我们再如何,也比不得定远侯府。”

  “您是说……”小伯爷夫人试探着看向兴安伯夫人。

  “小八媳妇当着那么多人,一个巴掌就敢往乡君脸上去,换作谁,咽得下这口气?”兴安伯夫人苦笑。

  闻言,小伯爷夫人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惊得她瞠目结舌:“小八的死呢,我要不要……”

  兴安伯夫人打断了儿媳的话:“你去查?查出来了,你敢跟定远侯府对峙吗?”

  小伯爷夫人沉默了。

  定远侯府的荣耀是靠军功累积的,与他们这种蒙荫世袭的人家完全不同,穆连潇颇受圣宠,府中更有一位郡主,跟他们对峙,就算有证据,也就是各大五十大板而已。

  兴安伯府中子弟不乏对定远侯府眼红的,可后院女子们的想法就不同了,她们没有胆量冲锋陷阵,去做那些巴不得定远侯府失宠的府邸的先锋兵。

  “龌龊!”小伯爷夫人啐了一口,定远侯府与平阳侯府相争,却拿兴安伯府当了棋子,不是龌龊又是什么?

  可是,这就是规矩,比的就是一个能耐。

  后院里的争风吃醋,手段又能光亮到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小伯爷夫人垂下了头,从内室里退出来的时候,平阳侯府的世子夫人早不见踪影了。

  世子夫人匆匆赶去看晋环。

  听见外头脚步声,一直惴惴的晋环才抬起头来,珠帘晃动的声音划过心坎,她的心跟着珠子晃动,急切得叫她喘不过气来。

  晋环怔怔看着世子夫人,直到世子夫人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箍得她浑身都痛了,她才醒过神来。

  “环儿,娘的环儿……”世子夫人的眼泪在看到晋环的时候,如大雨倾盆,再也忍耐不住了。

  晋环干裂的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声音又卡死在嗓子里。

  刀子来了,她想直接撞上去,干净利索。

  世子夫人松开了她,转而捧着她瘦得只剩下骨头的脸颊:“三年,三年就好,只要三年,娘就接你回去。”

  晋环的心骤然发痛,眼睛如滴血一般:“三年?”

  她连三天都不想待。

  可看着眼前哭花了脸的世子夫人,她知道,这是她的母亲能替她争取来的最好的结果了。

  她的母亲为了她,煞费苦心。

  晋环静默不语,在世子夫人的脸上,她一个恍惚,甚至看到了姚三太太的影子。

  同样是母亲。

  这就是母亲啊……

  这种付出,这种关怀,她这辈子是不能体味了的。

  心,徒然就塌了一片。

  脑海之中闪过的是从前种种,是她的嚣张,是她的不屑,是她的狂妄,她面对祖母和母亲时都能说出那些难听的话来,何况是对嫂嫂们和妯娌们。

  什么难听,什么挑事,她的嘴里就说什么。

  只要那团火烧起来,她就没想灭过,唯一的念头就是发泄,一股脑儿地把所有的情绪都迸发出来,她控制不住,也没想过要控制。

  她似乎就是有那样的天分,惹事的天分。

  她现在恨死了那天分!

  晋环垂眸,她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她为什么要和妯娌争,和嫂嫂们争,和姚八争?

  有意思吗?有意义吗?

  她只顾发泄,却没有想过,和那些人争赢了有什么用?她现在输得什么都没了,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她这一辈子等于是完了。

  晋环颤颤抬起手,十指用力到发白,死死拽紧了世子夫人的衣角。

  她剩下的只有母亲了,直到这一刻,她体会到了母亲所有的爱,却再也不会有机会,把这份感受再传给自己的孩子了。

  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世子夫人感受到了晋环的绝望,颤声道:“环儿,娘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晋环耷拉着眼皮:“我知道。”

  世子夫人一震,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她以为晋环会跟从前一样发脾气,可晋环只是重复着又说了一遍“我知道”。

  回到平阳侯府的时候,世子夫人的眼睛还是肿的,可唇角却是压不住的笑容。

  穆连慧听了叶嬷嬷的禀报,低低应了一声。

  “说是三年,”叶嬷嬷担忧地看着穆连慧,“乡君,那您这里,最多再用两年,就能回去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