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五章 挂心

第六百六十五章 挂心

  穆连慧依旧不说话。

  叶嬷嬷习惯了她的脾气,仔细禀完了事情,便转身退了出去。

  内室里只留了穆连慧一个人。

  穆连慧难得端正坐在大案前,指尖翻阅的还是鬼怪志异,只不过她没看进去多少。

  世子夫人就这么说服了兴安伯府,的确是出乎了穆连慧的意料,她原本以为,少不得还要磨磨蹭蹭你来我往几个月。

  这般容易,可见世子夫人决心。

  这份慈母心,她没有体会过,但她想传给她的孩子,一心一意待他。

  两年,她不在乎再在这座牢笼里住上两年,皇陵之中日复一日、只能等死的几十年都走完了,何况是黎明前的两年。

  这一夜,穆连慧难得睡了个好觉,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醒了,这在过去的日子里是极少见的。

  见穆连慧要起身,临珂一脸诧异,她家乡君,素来都是要到差不多正午时候才肯从榻子上下来的,今日委实怪异。

  穆连慧不管身边人在想什么,我行我素惯了。

  临珂让人去大厨房里取早饭的时候,厨房的管事娘子都惊奇不已,这一年多,穆连慧用早饭的日子,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穆连慧安安静静用完了,脑子里想的是如何度过拨云见日后的第一日,还未想明白,世子夫人便来了。

  “我听说你今天起得早,就过来了。”许是心头大石落了地,世子夫人看起来精神不错,对穆连慧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醒了就起了。”穆连慧慢条斯理用着茶。

  世子夫人的目光落在穆连慧发髻上的簪子上,乌木簪子,素净极了。

  “我和兴安伯府说好了,等环儿服丧三年,我就接她回来。”世子夫人顿了顿,又道,“你呢?你若不想守三年,你随时可以回去。”

  穆连慧的唇角勾了勾,笑了,却很讥讽:“我若早早走了,你就有理由早早接了晋环回来,不是吗?”

  世子夫人不否认。

  “都说世家夫人们说话自有章法,一环套一环,”穆连慧睨了世子夫人一眼,“其实,再高明的说话的技巧,也无法遮拦赤\裸\裸的目的。我知道你所图,你又何必与我绕圈子?”

  世子夫人的唇角一抿,不怒反笑:“我是心存目的,尚哥儿媳妇,那你呢?你说过,朝廷封君不归家,慈宁宫里松口了,你回去吗?”

  穆连慧的贝齿轻轻磕着茶盏边缘。

  不愧是世子夫人,之前为了晋环操心之时,她顾不得其他,难免有疏漏,今日晋环的未来明朗了,她便沉下心来与穆连慧交锋了。

  穆连慧不敢说一个“不回去”,片刻转开话题:“三年,变数太大。”

  世子夫人的眉心一跳。

  穆连慧就跟没看见一样,道:“就算慈宁宫里说了让我回去,我也要问问娘家意思,再议吧。”

  都是通透人,一句“再议”也就表露了心迹。

  世子夫人并不奇怪穆连慧的选择,她之前忌讳的就是封君的身份,她和晋尚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如此一来,在平阳侯府为晋环奔波的时候,她的心一点点动摇了,也是情理之中的。

  况且,世子夫人是巴不得穆连慧归家的,正如穆连慧所言,三年的变数还是有的。

  “过继的孩子,我会再挑一挑,”世子夫人站起身,走到帘子边,刚要出去,又停了脚步,“你归家的前一日,把规矩做了。”

  穆连慧深深看了世子夫人一眼。

  金桂开了。

  定远侯府里满是浓郁的桂花香。

  吴老太君的身体在秋高气爽之中好了一些,杜云萝和穆连潇的心情不禁也跟着舒坦许多。

  柏节堂里的炭盆依旧烧着,杜云萝进去没一会儿,身上就细细密密出汗。

  吴老太君见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道:“越看越是娇丽,难怪生下来的哥儿都是一等一的俊。”

  杜云萝莞尔,吴老太君这几年没少夸她,可夸她的容貌还是极少的,她想谦虚几句,话到嘴边,又怕显得与老人生分,眼珠子一转,干脆厚着脸皮,道:“哥儿俊俏可不单是我的功劳,是侯爷俊气。”

  吴老太君没想到杜云萝会这么回答,不由一怔,看着杜云萝提起穆连潇时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不害臊。”

  杜云萝跟着笑了。

  吴老太君目光柔柔,他们夫妻感情好,她这个做祖母的才放心:“等连潇回来,我告诉他。”

  “我人前人后都夸他。”杜云萝答道。

  这回,连单嬷嬷都要憋不住笑了。

  陪着吴老太君说了会儿话,见老太君要歇午觉了,杜云萝才起身退出来。

  单嬷嬷伺候吴老太君休息,老人眼角还有堆积的笑意,单嬷嬷舒心极了。

  杜云萝心底却不轻松,她时时惦记着。

  别看这几日天气好,等真的入冬了,谁知道吴老太君的身子骨能不能挺得住。

  到底是上年纪了,也是就是一场风寒,就什么都没了。

  杜云萝反反复复琢磨,到底是心一横,拿了主意。

  傍晚,穆连潇回来,杜云萝叫人打了水,亲自绞了帕子递给他。

  穆连潇接过来抹了一把脸,见杜云萝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他便示意屋里伺候的人手都退出去。

  把帕子丢回水盆里,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让她坐在自个儿的腿上:“说吧。”

  “祖母的身子骨,若调养一番,许是能再好一些。”杜云萝依着自己的想法,道,“我想着要不要再请邢御医来,仔细替祖母诊脉,开些方子。”

  吴老太君的状况也是穆连潇最挂心的,闻言,他下意识地收拢了箍在杜云萝腰间上的手,片刻,沉吟道:“云萝,祖母还能挺几年?”

  杜云萝的眸子一暗,垂下了眼帘。

  她和穆连潇说过前世,说过她青灯古佛的五十年,说过周氏死在他落葬的那一日,说过吴老太君的晚年,却没有仔细讲过吴老太君到底是何时故去的。

  此刻问及,杜云萝又不知道如何说了。

  前回她就不想说,只有四五年这种话,实在太伤人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