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七章 颠倒

第六百六十七章 颠倒

  话音未落,珠姗瞥了练氏一眼,又转眸偷看杜云萝。

  杜云萝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高兴与不高兴,她只是自顾自在椅子上落座,青葱白玉一般的指尖搭在桌沿,修剪圆润的小巧指甲盖染了丹红,衬得那双手越发白了。

  珠姗有一些恍惚,依稀记得,杜云萝嫁进来的那一年,她的手就是这么好看。

  几年之后,杜云萝似乎还是那个杜云萝,但是她们的二太太却变了很多。

  变得不再游刃有余,言语里亦夹棍带棒的。

  杜云萝看着练氏,不疾不徐道:“二婶娘的身子,怎么能不惦记着呢,您的腿伤了这么久,一直不见好,又摔着了,府里上上下下都牵挂着。”

  练氏冷哼一声。

  她知道,她不该用这种态度对待杜云萝,她要像以前一样,笑起来和煦如春风,可她就是忍不住。

  脚上一动就痛,痛起来直达心肺,痛得她哪里还顾得上对人和蔼。

  尤其那个人是杜云萝。

  自从杜云萝嫁进府,二房的日子就没舒坦过!

  偏偏这个侄媳妇,还是她练氏有心有意选出来给穆连潇的。

  每每思及此处,练氏都恨不能扬手扇自己一个耳刮子,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人呢,她当时怎么就瞎了眼了呢!

  杜云萝不管练氏在想些什么,她脑海里浮现的是前世光景。

  彼时的她不听话,不得吴老太君和周氏喜欢,穆连潇离京的时候,她多是待在韶熙园里,独自打发时日。

  练氏时不时来看她,说些好听的话,全然一副关爱晚辈的好婶娘的样子。

  这个府中,难得有人待她温和,慢慢的,杜云萝变得信赖练氏。

  在穆连潇战死之后,杜云萝歪在床上病怏怏了许久,练氏亦仔细照顾了她许久。

  这种“付出”,收获的是杜云萝的听话。

  她依着练氏给她铺好的路,与娘家愈行愈远,过继了穆令冉,又在小院里孤独终老。

  杜云萝记得很清楚,练氏死的那一年,冬天很冷,她跪在灵堂里,落了不少眼泪,心中有了偏向,竟是比周氏自尽时,更加叫她悲戚。

  一晃数十年,直到刘玉兰走进了小院,把刘孟海家的临终前的那些话带给她的时候,杜云萝被震得根本回不过神来。

  费了好几日,年迈的她才慢慢理清楚了其中干系,才晓得她在练氏身上跌了多大的跟斗。

  恨,当日萦绕心头的恨意,在此刻看到只能躺在床上的练氏时,有那么一丝的宣泄。

  因果轮回?

  杜云萝清楚,练氏的腿伤大有文章。

  其中深意,杜云萝没想在现在弄明白,她只是看着练氏,脑海里最后剩下的是,这一次,她们两个的位子颠倒了。

  坐着的是杜云萝,躺着的是练氏,与前世相反了。

  当然,心情也不同了。

  “牵挂着?”练氏自嘲一般笑了起来,目光锐利,“的确是牵挂着,就琢磨着让我多躺些时日。”

  杜云萝眉梢一挑,摇头道:“婶娘,伤筋动骨的,可不就是要多躺一躺吗?我知道您心里烦闷,日日这般躺着,换谁都不舒服。

  我跟您说一声,我和侯爷担心老太君身体,使人去请邢御医了,等他来了,让他仔细给您看看伤势,也给二叔父看看咳嗽。

  他到底是老御医,手段办法见识,与寻常大夫不同。”

  练氏的脖颈背后发冷。

  她觉得杜云萝话里有话,起码她听起来就是如此。

  练氏知道邢御医受甄家供奉,她的心突突加速。

  邢御医给杜云萝看诊过,也来府里看过吴老太君和周氏,莫非、莫非那时候,邢御医就看出了其中猫腻?

  练氏的手指死死捏着被褥。

  她不敢信。

  练氏在杜云萝的鸡汤里动手脚的时间不长,那药性也浅,杜云萝和穆连潇去桐城时,一路都断了药,按说是不可能被诊出来的;

  再说周氏,练氏对周氏下毒,那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时隔数年再被诊出来,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练氏抬眸看向杜云萝,见她笑盈盈的,练氏吞了口唾沫。

  杜云萝不像外表看起来的这般无害,很是狡猾,若邢御医真的有跟她说过什么,练氏猜想,杜云萝不会大大方方就把邢御医亮出来。

  这行为就跟挑衅一般,应当不会……

  不会就好,至于让邢御医来诊她和穆元谋的病情,练氏压根不信任。

  邢御医受的是甄家供奉,杜云萝让邢御医说什么,人家当然说什么了。

  心里如是想,练氏嘴上干巴巴道:“连潇媳妇真是有心了。”

  “应当的,”杜云萝笑容莞尔,又道,“今儿个过来,也不是单单来说这件事情的。这是平阳侯世子夫人写来的信,婶娘看看。”

  一听是平阳侯府的来信,练氏赶忙让珠姗接过来。

  她急切打开,手指有些发颤,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练氏看得很快,见上头写的是穆连慧归家的事情,她霎时常舒了一口气,仿若是压在心头的重石挪开了一般。

  “慧儿,”练氏欢喜极了,“说是什么时候都能接慧儿回来,连潇媳妇,我回头让人把东跨院收拾了,慧儿回来还住在风毓院里,她那跨院这些年也空着,一直有人在打扫,收拾起来不费多少工夫。”

  杜云萝见她如此,道:“这事儿我拿不了主意,乡君要回来,宫里不拦,平阳侯府不拦,我们娘家人更是不会拦着,只是,是乡君不想回来……”

  “慧儿不肯回来?”练氏挑眉,瞪着眼睛看杜云萝,“她做什么不回来?元婧能在家守着,她为什么要留在平阳侯府里?唯有在娘家人身边,才不会吃亏。”

  杜云萝慢条斯理,道:“我前些时日去看过她,她说她是朝廷的封君,要顾着脸面。”

  练氏的眉头皱得越发紧了:“脸面?慈宁宫里都不顾了,她还端着做什么?

  错了,那些都是场面话,外人不知道,咱们娘家人还不知道?

  慧儿是肯定会回来的,从晋尚死的那天起,她等得就是这一天。

  可惜我断了腿,不能去看她,问问她何时回来……

  连潇媳妇,这事儿婶娘就交到你手上了,早些让慧儿回来,有慧儿在,我这日子总算不用再这么煎熬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