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六十八章 自己

第六百六十八章 自己

  知道了穆连慧可以回来,练氏就心急火燎起来,若不是腿伤未愈,她恨不能立刻就去平阳侯府,帮穆连慧把箱笼收拾了,让人就这么抬回来。

  这件事情一下子叫练氏精神许多,对杜云萝说话时的口气都变了:“连潇媳妇,我知道慧儿脾气冷,说话也不中听,可到底是我嫡嫡亲的女儿。

  她与其他人也说不到一块去,我知道她与你还是能说几句话的,你帮婶娘去劝劝她,宫里和婆家都点头了,让她莫要端着了,早一日回来是一日。

  她在平阳侯府里,能与谁说几句交心的话?

  我这日夜躺着,她回来了,我们娘俩说说话,我这里有一大堆话要跟她说呢。”

  珠姗在一旁听着,唇角不由垂下来。

  别看练氏这会儿这么说,真等乡君回来了,就乡君那张嘴,能把练氏给气死了,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她们这些身边伺候的人?

  杜云萝一言不发,静静听着练氏说话。

  练氏话里话外都是对穆连慧的关心和期盼,眼中真情流露,可杜云萝却不由觉得心寒。

  耳边,不再是练氏絮絮的说话声,杜云萝仿若听见了穆连慧的声音。

  炎热夏日里,窗外知了叫得人心烦意乱,穆连慧的语调淡然,却也透着寂寞。

  她问,云萝,你的母亲有为你求过人吗?反正,我母亲没有。

  杜云萝下意识地抿了抿唇。

  前世今生,旁的她不一定清楚,但她知道,练氏真的从未认认真真掏心掏肺替穆连慧求过什么。

  最多也就是晋尚死的时候,练氏在柏节堂里,尝试着让吴老太君抬手帮帮穆连慧。

  只是那个时候,练氏挂在嘴边最多的,还是让穆连慧莫要怪罪穆连诚,穆连诚并非故意害了晋尚。

  杜云萝摇了摇头,练氏还在不停地说,仿佛腿伤都不痛了。

  “婶娘,”杜云萝打断了练氏的话,道,“您莫急,乡君是个能自己给自己拿主意的,她觉得机会合适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练氏微怔,这一句“自己给自己拿主意”就让她嗓子一窒。

  可不是吗?

  她想给穆连慧拿的主意,穆连慧什么时候领情过?

  让她嫁给李栾,风风光光做亲王世子妃,穆连慧转身在望梅园里算计了李栾,搅黄了婚事;

  让穆连慧去皇太后、皇太妃跟前服个软,说些好听的话,穆连慧左耳进右耳出,一副失宠就失宠的模样,京里这些勋贵都是人精,为此,穆连慧的婚事都坎坷了;

  好不容易慈宁宫里给了几个人选,练氏最看重自然是北疆的邵老将军一家,邵家握的是实权,岂是京中过一年算一年的闲散世家能比的?偏偏穆连慧还是不听,选了晋尚那么个不安分的,妾室、通房、外室,最后把命都赔进去了。

  练氏越想,心里就越埋怨。

  都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穆连慧若是听话些,现在还有那南妍县主什么事儿?

  若穆连慧成了瑞王世子妃,二房水涨船高,怎么会被长房、三房压得喘不过气来?

  思及此处,练氏偷偷剐了杜云萝一眼,又在心里啐了庄珂两口。

  杜云萝是来传个话的,见练氏的脸沉得跟锅底一般黑了,她淡淡笑了笑,起身告辞。

  练氏还记挂着让杜云萝劝解穆连慧,一面咬牙切齿,一面逼着自己露出了个笑容,道:“慢些走,慧儿那里,还要你多费心。”

  珠姗送了杜云萝出去。

  才出了房门,就听见屋里头咚的一声。

  珠姗伺候久了,晓得定是练氏又那引枕出气了,她心里暗暗叫苦。

  杜云萝还在这儿呢,万一听见了要怎么办?

  珠姗怯怯抬头去看杜云萝,杜云萝面不改色,似乎是没听见,她暗自送了一口气。

  杜云萝其实是听见了的,她面上不显,不过是不喜不悲罢了,心里没有那么畅快,也没有那么理所当然。

  不是心软,更不是同情,杜云萝挂在心头的依旧还是吴老太君。

  二房现在经历的一切,假如真的是吴老太君动手的……

  一想到这些,谁还能灿然得起来?

  珠姗送走了杜云萝,转身回了内室,抬眸就见朱嬷嬷站在床边,手中捧着一个引枕,大概就是叫练氏摔到地上的那个。

  朱嬷嬷刚刚一直站在梢间里,练氏和杜云萝说话都没有压着声儿,即便隔着帘子,朱嬷嬷也一字不漏地听了。

  “太太,”朱嬷嬷起身劝解道,“乡君能回来是好事,夫人过来跟您说一声,您记着便好,何必为了您和老爷的病情,与夫人置气?”

  练氏耷拉着肩膀,半垂着眸子躺在床上,闻言,哑声道:“老朱,我怎么听着连潇媳妇的话意有所指啊?”

  朱嬷嬷抿唇,道:“奴婢没有听出来。”

  “我是指邢大人的事儿……”练氏指出来了。

  朱嬷嬷的眸子微微一颤,把手中的引枕又摆回了床尾,道:“您莫要多猜忌,您与夫人打了几年交道了,您知道的,她做事稳着呢,邢大人的事儿真有什么,她能直咧咧跟您讲?”

  朱嬷嬷说的显然和练氏想到一起去了。

  只是练氏依旧觉得不踏实,道:“真的?真是我多心了?”

  朱嬷嬷垂眸,对练氏露出一个笑容来:“恕奴婢说句您不爱听的话,夫人刚刚其实什么都没有说,全是您想的。”

  练氏一怔,而后胸口就是一阵痛,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忍住了那绞痛。

  是啊。

  杜云萝明明没有说什么,可她觉得就是不中听,难听至极,每一个字都难听!

  练氏没再提杜云萝,只与朱嬷嬷道:“老爷回来的时候,与我说一声。”

  朱嬷嬷应下。

  杜云萝去了柏节堂里,与吴老太君说了平阳侯府里的状况。

  吴老太君连眼皮子都没有抬,淡淡道:“知道了,你安排吧,连慧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让人把她接回来,府里也不多她这一双筷子。”

  杜云萝柔柔应了一声,取过一旁的美人捶,亲自给吴老太君敲腿。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