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七十章 憋屈

第六百七十章 憋屈

  这些蒋玉暖起先不知情,知道王嬷嬷变着花样罚了那两个蒋方氏挂在嘴上让她开脸送去给穆连诚的丫鬟时,蒋玉暖便什么都懂了。

  她一直怀不上,生不出来,连这两个奴婢都在背后笑话她。

  王嬷嬷和刘孟海家的再三嘱咐了娢姐儿,娢姐儿就没再蒋玉暖跟前再提过这一茬。

  现在说起潆姐儿的经历,娢姐儿依旧无心,只是本能地羡慕自己没有的东西,可还是往蒋玉暖心头捅了一刀,钝钝的痛。

  再不舒服,蒋玉暖也只能忍着,低着头听庄珂和杜云萝你一言我一语地与吴老太君交谈。

  傍晚时,穆元谋回了风毓院。

  听了朱嬷嬷的话,穆元谋先去书房更衣,而后不疾不徐踱步入了正屋里。

  练氏听见他脚步声,迫不及待想要坐起来,她前回和穆元谋别扭,事后慢慢也就转过来了。

  二十几年的夫妻了,穆元谋的性子,练氏最是晓得,跟他生气做什么?

  “老爷。”练氏唤他。

  穆元谋便在床边坐下,不轻不重应了一声:“连潇媳妇今儿个来瞧过你?”

  练氏想说的就是此事,听穆元谋提起来,赶忙道:“是,说了慧儿归家的事情,和请邢大人来府里的事。”

  穆连慧要归家的决心是明晃晃的,穆元谋对此并不意外,他留心的是后半句。

  “邢大人?”穆元谋一时没有想起来。

  练氏解释道:“邢御医邢大人,以前给老侯爷看过伤势,去年来把过平安脉。”

  这么一说,穆元谋就想起来了,眸色微微一凝。

  练氏把心中疑惑出了说来:“老朱说我想多了,可我心里总放不下,说不出的怪异。”

  穆元谋的薄唇抿着。

  他的脸收拾得很干净,年纪不算轻了,下巴上却寻不到一丝一毫青色痕迹,胡渣才冒一点点头,就被清理了。

  下颚紧绷,眼帘未垂。

  练氏从侧边看去,依稀觉得,眼前的穆元谋似乎还和刚成亲时差不多,可再一看他唇角难掩的细细纹理,她也知道,夫妻一道走了好些年了。

  尤其是这一年,她时不时就感觉,穆元谋又比前日苍老了些。

  分明还未到可以说“苍老”的岁数。

  是叫咳嗽给害的。

  练氏正想着,就见穆元谋一手做拳,抵在唇角,重重咳嗽了几声。

  抽气一般的声音从胸腔里传来,搅得练氏的胸口都跟着发闷,她顾不上腿伤,急切想要坐起来:“老爷……”

  “躺着吧。”穆元谋止住了练氏的动作,接过了朱嬷嬷递给他的茶盏,饮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这才扫了练氏一眼,“老朱说得有理,你想得太过了。”

  练氏的眉头拧了起来。

  她能自我安慰想太多,也能听朱嬷嬷说她想太多,可这几个字从穆元谋嘴里出来,她就堵得慌了。

  比杜云萝那不清不楚的话更堵得慌。

  “老爷,那邢大人受甄家供奉,谁知道……”练氏张口就说,迎上穆元谋的视线,见他眸色沉得跟化不开的墨一样,她还是闭了嘴。

  穆元谋口气淡淡:“你怕邢大人什么?

  若能查出连潇媳妇和大嫂的脉象不对,他早就查出来了,不用等到这一回。

  母亲身子骨确实不好,连潇媳妇请邢大人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至于我的咳嗽和你的脚伤……

  你莫非还怕邢大人给你我下毒不成?”

  练氏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她没有这个意思,她想的是邢御医就算来了,对他们两夫妻说的话,肯定也和外头那些大夫一样,练氏一个字都不信。

  下毒用药的从来都是他们两夫妻,被穆元谋用这种漫不经心的口气提起来,越发像是在拂练氏的颜面,打得她两颊发痛。

  “老爷,我不是……”练氏辩解道。

  穆元谋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夫人只管养着伤,余下的事情不用多想,我自有想法。”

  练氏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抓穆元谋的衣摆,指尖才刚碰到那青灰色的袖口,自己就一个激灵,慢吞吞又收了回来。

  穆元谋不会跟她说的,这几年,穆元谋与她商议的事情越来越少,倒是会留下穆连诚,父子两人关起门来不晓得说了些什么。

  练氏想问,穆连诚跟她绕圈圈,穆元谋干脆当没听见。

  憋屈得紧!

  憋屈得她的心肝肺又要痛起来了。

  穆元谋似是没注意到练氏的神色,他又咳嗽了两声,拒绝了朱嬷嬷再次递过来的茶盏,道:“老朱,伺候好夫人,让夫人多宽宽心。”

  朱嬷嬷身子一僵,见穆元谋扫了她一眼,她低下头,道:“老爷,奴婢一定尽心伺候夫人。”

  在朱嬷嬷的声音里,穆元谋已经迈着步子出去了。

  练氏这会儿也顾不上怄气了,抬手在胸口处重重揉了两下,吐出一口闷气,却不觉得舒坦。

  “老朱,”练氏哼着声儿道,“慧儿什么时候能回来,能来听听我这些糟心的事儿,也给我出出主意?”

  朱嬷嬷连自家主子都劝不住,哪里还能摸得明白穆连慧现在稀奇古怪的心思?

  讪讪笑了笑,她道:“现在是风口浪尖,乡君是聪明人,她会选个合适的时机回来的。”

  练氏这才作罢了,没有再问。

  朱嬷嬷替练氏整了整被角,招手让珠姗进来伺候,自个儿退出去站在庑廊下吹风。

  她一脊背的汗。

  这都九月半了,老太君屋里都点炭盆了,搁在她这里,听两个主子说话,生生熬成了六月酷暑。

  作孽哦,作孽哦!

  朱嬷嬷吹了会儿冷风,汗都收了,她却只顾着想东想西,直到忍不住瑟瑟发了个抖,这才醒过神来,搓着手进了屋。

  九月十九,信佛的人家少不得去观音大士跟前拜一拜。

  吴老太君让单嬷嬷扶着她去了小佛堂里,极其难得的,跪了大半日。

  秋叶看在眼底,低声与单嬷嬷道:“老太君的身子骨不碍事吧?”

  单嬷嬷心里也烦闷,现在不是几年前了,杜云萝刚进门的时候,吴老太君就算在佛前跪上一日都不打紧的,歇一歇就缓过来了,可现在的身体,连单嬷嬷都心虚。

  只是,吴老太君想诵经,她也拦不住。(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