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七十一章 连翘

第六百七十一章 连翘

  单嬷嬷劝过吴老太君,诵经讲究心诚,只要心意到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是不会怪罪的。

  吴老太君却扫了单嬷嬷一眼,只答了一句,就让单嬷嬷彻底闭嘴了。

  老太君说:“阿单,我怪罪,我怪罪自个儿。”

  好在吴老太君还是清楚晓得要悠着些的,正午时分,周氏来伺候她用午饭的时候,她由单嬷嬷和秋叶一道扶起来,颤颤巍巍回了正屋里。

  秋叶拿着美人捶给吴老太君敲打,见吴老太君兴致不高,她眉眼一转,笑嘻嘻道:“老太君是嫌弃奴婢敲得没有侯夫人敲得好?侯夫人是您孙媳妇,她伺候您,老太君心里乐开了花,那手艺呀,整个侯府里都没人能赶得上。”

  吴老太君睨了她一眼,沉重的心情稍稍化开了些,指了指秋叶:“就你贫!”

  秋叶莞尔。

  这么一打岔,屋里的气氛就没有那么沉闷了。

  因着是观音大士的出家日,定远侯府里又几乎都是信佛之人,因而这一日的三餐皆是素食。

  这也是常年下来的习惯了,虽然庄珂信三清,但她对偶尔茹素也不排斥,厨房里就没有另准备吃食。

  杜云萝净了手,在桌边坐下。

  连翘伺候了主子用饭,见杜云萝放下了筷子,就手脚麻利撤了桌。

  杜云萝打量着连翘,看得出连翘似是有话要说,只是一直在犹豫。

  “有话就直说。”杜云萝想了想,还是直接点破了。

  连翘一怔,脸颊飞过一片红霞,本就清丽的容颜显得更加好看了。

  她走上前来,平日里落落大方的人,竟然有一些扭捏,杜云萝看在眼中,一下子就悟了。

  前世连翘也伺候过她几年,只是她对吴老太君和周氏有心结,对这个柏节堂里送过来的丫鬟并不亲近。

  连翘做事本分,知道自己不讨喜,也不爱往主子跟前凑,等年纪到了,就依着规矩磕了头,嫁给了家生子。

  那之后的日子,连翘过得到底如何,杜云萝一概不知,只因没多时,府里就翻天覆地了。

  杜云萝记得,连翘嫁人是在永安二十五年的初春,也就是穆连潇战死前的半年。

  算算时间,连翘大抵是来跟她说要嫁人的事情的吧?

  毕竟今生她们主仆的关系,比前世亲近了许多。

  “夫人,”连翘恭谨,声音有些小,道,“奴婢前些年说了亲事,那边一直在催,奴婢家里也说,让奴婢向夫人讨个时日,好办了大事。”

  果真如此,杜云萝扑哧就笑了。

  虽然伺候主子屋里事情,男婚女嫁一事,比起院子里那些小丫鬟们,大丫鬟更心知肚明一些。

  可知道归知道,自个儿提及的时候,就又是另一番状况了。

  连翘整张脸都红透了。

  杜云萝怕笑过了,真把人笑话跑了,便赶紧清了清嗓子,道:“嫁去哪家?那小子是做什么的?”

  连翘垂着眼睛:“是老太君陪嫁庄子上老管事的孙儿,跟着他爷他爹做事。”

  吴老太君手中的陪嫁庄子?

  那可真是好去处了,老太君用人信任,底下人也颇为得力,能替老太君管着陪嫁庄子的人家,肯定是信得过的。

  “这婚事是老太君给你定的?”杜云萝又问。

  “是。”连翘颔首,应了声,想了想,又补充道,“从前奴婢在柏节堂里做事,他们进府里来给老太君奉帐,老太君瞧着好,就给定下了。”

  杜云萝更想笑了。

  每年来奉帐的管事多得是,小辈们陪着来的也多,瞧着好就定下来,柏节堂里的丫鬟早就不够了。

  定然是那小子胆大,多看了连翘几眼,人又机灵,这才叫吴老太君指了。

  “不愧是老太君身边的人,就是招人喜欢,”洪金宝家的乐呵呵道,“芭蕉不也是让她婆家催着哄着上轿了吗?”

  芭蕉的亲事也是吴老太君定的,她深受吴老太君信任,做事又能干,在婆家过得舒舒服服的,多少小丫鬟们都眼红她。

  连翘被洪金宝家的一夸,有些无地自容了。

  杜云萝深深看了连翘两眼,不晓得是前世还是今生,印象里她是听人提过的,柏节堂里几十年放出去的丫鬟之中,最晓得怎么伺候吴老太君的是芭蕉,而最得吴老太君眼缘的是连翘。

  若不然,只连翘这个名字,都是用不得的,可吴老太君喜欢,又是内院里一个丫鬟的名字,就这么安着了,也不叫改。

  杜云萝想了想,道:“既然是祖母定的,你回头也去柏节堂里问一声。今年都入秋了,怕是不好安排日子了,来年春天如何?要是祖母点头,再选个开春的好日子。”

  连翘的脸更加臊了,胡乱点了点头。

  得了主子的话,连翘便退了出去,脸上实在烫得慌,又怕叫底下小丫鬟们看见了失了威信,捂着脸就冲回了自个儿屋里。

  锦蕊正好瞧见了,疑惑不已,听锦岚絮絮说了一番,也忍不住掩唇直笑。

  锦岚仗着岁数是大丫鬟之中最小的,手肘轻轻撞了撞锦蕊,道:“姐姐什么时候说亲呀?让夫人风风光光把你嫁出去。”

  锦蕊一怔,反应过来时,耳垂烧红了,嗔了锦岚一眼:“瞎说什么东西,也不怕羞。”

  说完,锦蕊便迈进了明间里,留下锦岚站在庑廊下笑个不停。

  羞涩过后,锦蕊整个人也就慢慢静下来了。

  她记得答应了薛四家的什么,在给薛宝存够娶媳妇的银子之前,她没心思琢磨自己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认得了垂露,听她说了些娘家事情,锦蕊更是坚定了自己从前的想法。

  她就嫁个家生子了,她要留在后院里做事,就留在主子身边,自己手中拿捏着银子,才不会叫人拿捏了。

  锦蕊打了帘子进了次间,抬眸望去,自家主子的唇角边还挂着笑容。

  听见声音,杜云萝抬眼看了过来,主仆两人四目相对,心照不宣地笑了。

  锦蕊清楚,她的小心思、小九九,杜云萝一清二楚,而且,杜云萝明明白白应过她,会依着她的心思。

  有了杜云萝的承诺,锦蕊心安极了。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