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七十二章 念旧

第六百七十二章 念旧

  杜云萝示意锦蕊在一旁坐下,道:“来得正好,有事儿要问问你。”

  锦蕊依言在杌子上坐下,等着杜云萝吩咐。

  “连翘要嫁人了,我估摸着应当就是来年开春,算起来半年光景,”杜云萝饮了一口茶,道,“院子里的几个二等,你比较熟悉,你琢磨琢磨是提哪个进屋里来伺候,早些定下来,也好多提点历练一番。”

  锦蕊猜到是此事,便仔细思考起来。

  韶熙园里这些二等三等,但凡对穆连潇有那么一丁点儿不正心思的,在穆连潇和杜云萝去岭东的那些时日里,就被连翘和古福来家的收拾了,留下来的也都是本分人。

  不仅仅如此,照着杜云萝的想法,古福来家的好好挖了挖她们的背影,确保不与二房那里有密切的关系。

  论做事本事,几个丫鬟各有上下。

  “一时之间,也论不出谁高谁低,”锦蕊斟酌着道,“红芙做事情还算稳妥,只是胆子小,心里又存着苍术的死,怕不好用;柔兰温顺,话不多,应当还不错;辞画性子太跳,稳不住,奴婢担心她扰人,再打磨几年,倒是个好的;还有苏儿,她是家生子,好几代人了,说起来三姑六婆多,虽然和那边不怎么来往,可还是沾亲带故的。”

  杜云萝晓得锦蕊的意思。

  家生子彼此婚配,又住得近,几十年下来,总有个关系亲疏,又经常认干爹干娘的。

  苏儿家里与二房的丫鬟婆子们是不大热络,但毕竟还能牵扯到一些,在院子里做事也就算了,提进屋里来,只怕有个万一。

  洪金宝家的听完,插嘴道:“三等里那个烟儿,奴婢看着比二等还机灵些,她从前就伺候侯爷前头书房的洒扫,只是年纪小了些。”

  杜云萝颔首,道:“烟儿看着是不错,但三等直接提进屋里来,多添是非。总归这一回要替个二等,空出来的位置让烟儿补上,过些年就好用了。”

  洪金宝家的和锦蕊应下了。

  又转回来说二等。

  洪金宝家的和锦蕊想法一样,四个里头挑一个,似乎还是柔兰合适一些。

  柔兰是杜云萝从岭东回来之后,才从三等里提上来的,顶了从前苍术空下来的一直没有填补的位置。

  别看柔兰身形娇娇弱弱的,做事是一点不含糊,细细的胳膊,力气却不算小,粗使婆子们不得空的时候,她去小厨房里提一桶水,都不带喘气的。

  手上有力气,能做事,性情又温顺好说话,柔兰在韶熙园里的人缘也算不错。

  杜云萝没立刻就敲定了,只说再看看,寻了一日又问了其余三个大丫鬟的意思,大抵都倾向用她。

  既如此,杜云萝便叫连翘去与柔兰说,趁着这几个月,好好调\教一番。

  夜里与穆连潇说起了要放连翘出府的事情,穆连潇箍着杜云萝的腰身,道:“会不会不习惯?”

  “恩?”杜云萝没明白,待醒悟过来后,道,“总要放出去的,我还舍不得锦灵儿呢,还不是叫云栖那小子给诓了去?”

  杜云萝鼻尖轻轻哼着,像只骄傲又慵懒的猫儿。

  定远侯府之中没有养猫,穆连潇想起来的是杜府里甄氏养着的那只白猫,他只见过一两回,却觉得和自家媳妇说不出来的相向。

  果真都是甄氏养出来的。

  这么一想,穆连潇不由笑意更浓。

  杜云萝的耳朵就贴在他胸口,听见胸腔里闷闷的笑声,脸就烧得慌。

  怕再说锦灵和云栖两人,穆连潇不晓得会拿什么话来堵她,杜云萝干脆另起话头,抬起杏眸看着他:“为什么会问我习惯不习惯?”

  穆连潇沉默片刻,吐出两个字来:“念旧。”

  杜云萝一怔。

  她是念旧的,很念旧。

  用过的器物,相处过的人,只要是她喜欢的,就舍不得换。

  只要没有叫杜云萝反感,她能一直念下去。

  带着薄茧的指腹细细摩挲着杜云萝的楚腰,穆连潇低头看她。

  若不是念旧,若不是记挂着心中曾经的光芒,他的云萝怎么会想他想了五十年,直到老迈时都放不下,重来一世时,又坚定不移地要嫁给他,明知道定远侯府里萧墙倾塌,还是这么义无反顾。

  杜云萝这个人,真喜欢一个人,只要她没喝孟婆汤,生生世世都会喜欢着。

  这样不是不好,这样会让穆连潇心疼。

  从穆连潇的角度,正好看到杜云萝的两道细眉,往下是那双蕴着水光的眸子,睫毛颤颤,在听见他那两个字的时候眼底露出淡淡的迷茫之色,而后她就又低下头,把小脑袋埋在他的胸前。

  杜云萝“嗯”了一声。

  她是念旧的,她一点也不否认,她长情,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很简单的事儿,没有那么多的圈圈绕绕。

  穆连潇一手扶她的腰,一手插入她乌黑长发,沿着头皮,顺着发丝,缓缓滑过:“念旧多好。”

  音色有一些哑,杜云萝最晓得他,一下子就听出了那几分心疼来,她的唇角忍不住就扬了起来。

  是啊,念旧多好。

  前世时,杜云萝懵懵懂懂地被穆连潇宠了五年,真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今生,她什么都懂了,依旧是被他捧在掌心里宠着护着。

  若她不念旧,这一切都没了。

  杜云萝咯咯笑了起来,睫毛刮过穆连潇的胸口,痒得他心肝儿颤。

  她又抬起头,想了想,道:“舍不得也要把丫鬟们放出去,是有点儿不习惯,但我从前身边也换了好些人手了,不也一样过日子?”

  从前,五十年青灯古佛,说到底真正陪伴她的是那一尊佛像。

  连细心照顾的穆令冉都决绝而去,杜云萝还真就再没有对其他什么人和事上过心了。

  锦蕊被她远远嫁出去了,她一心一意地想,以锦蕊的能耐,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

  她时不时会想起锦灵来,想到锦灵的死,愧疚得一塌糊涂。

  苏嬷嬷陪了她一年半,在她稍稍有些习惯苏嬷嬷的存在的时候,老人微驼着背回了故土。(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