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习惯

第六百七十三章 习惯

  杜云萝此刻去回想,甚至有些想不起来,几十年间,还有哪些丫鬟婆子伺候过她,甚至是她最后的半年,很多事情她记得清清楚楚,唯独伺候的人手的名字,一时都有些模糊。

  如果有一天有人提起来了,杜云萝肯定会想起来,只是这一瞬间,她有些对不上。

  唯一记住的就只有小三儿了。

  因为杜云萝会在小三儿身上看到穆连潇的影子。

  说到底,杜云萝记住的其实就只有穆连潇。

  这些心思,她自己明白,嘴上却不想说了,杜云萝不舍得叫穆连潇心疼。

  只是穆连潇已经心疼了。

  他一下一下理着她的长发,道:“你想把柔兰提进屋里来做事?”

  话题稍稍转了个弯,杜云萝乖巧点了点头,小巧下巴搁在穆连潇的肩头:“数来数去,四个二等里头,也就她合适些,你看呢?”

  “随你,你看着顺眼就好。”穆连潇答道。

  院子里的事情自然都托付给了杜云萝,穆连潇不会插手去管。

  况且,只要规矩做事,谁伺候都是一样的。

  杜云萝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几十年人生,丫鬟婆子们换了一批又一批,舍得不舍得都一样。

  唯有他们夫妻两个,是携手一辈子的,彼此习惯了,就这么念旧着长情着下去。

  说了会子话,杜云萝也没有半点困顿,整个人就挂在穆连潇身上,又絮絮说着府里各种事情。

  穆连潇也不打断她,听着她娇娇柔柔的声音,杜云萝的呼吸就喷在他的耳边,熟悉的气息让他的心平静极了。

  不对,也不是平静。

  有点儿起伏,随着她无意识的小动作,一点点升温。

  杜云萝说得愉悦,突然之间就是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被翻了个个,顷刻被压住了。

  抬眸对上穆连潇眼底的热情,杜云萝一点儿也不恼,反而弯着眼睛笑。

  笑得比夏花都绚烂。

  穆连潇原本想狠一些的,都被她笑得轻柔起来。

  整个九月下半,都是好天气。

  杜云萝刚要离开议事的花厅,就有人来禀,说是桂氏来了。

  闻言,杜云萝的眉头皱了起来。

  虽是族亲,但不到逢年过节,或是府中要紧事的时候,族中很少来人,桂氏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即使她心底里恨不能多来露露面。

  杜云萝是不耐烦应付桂氏的,只是人都来了,又不能装作不知情,就在花厅里等着。

  没一会儿,桂氏笑盈盈过来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姑娘。

  杜云萝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是穆连漪。

  桂氏迈了进来,张口道:“连潇媳妇,好些日子没见了,看起来精神倒是不错。”

  伸手不打笑脸人,杜云萝唤了一声“婶娘”,就去看穆连漪。

  穆连漪的手中提着一个漆黑的食盒,她摆在桌上,弯着眼儿道:“给嫂子送些吃食来。”

  “去年你在素茹园里宴客,不还夸过族中做桂花点心的手艺吗?”桂氏眯了眯眼睛,笑得格外真诚,“前几日桂花开了,刚打下来的,做了一些点心就给你送来了。”

  杜云萝是真的喜欢那些吃食,她再不喜欢桂氏,对好吃的点心是讨厌不起来的,便道了声谢。

  “老太君身子安康吗?”桂氏清了清嗓子,问道。

  吴老太君的身子状况,并没有隐瞒族里,杜云萝便道:“比之前下雨时好些了。”

  桂氏的目光在穆连漪身上一转。

  穆连漪会意,娇娇柔柔道:“嫂子,我去外头走走。”

  杜云萝没拦她,反正她无论在府里怎么走,前后都有人看着,不会出岔子。

  待穆连漪出去了,桂氏这才说起了来意:“涟漪的年纪差不多该说亲了,婶娘这儿没什么合适的人选,就想来府里讨个主意。涟漪这丫头不说旁的,模样性子总还拿得出手,不知道……”

  桂氏的眼界高,寻常的她看不上,心里又一直想着要“抬头嫁女儿”,就越发寻不到合心意的了。

  她当年娶儿媳的时候,就没想过要娶个身份高的,怕嫁过来不好拿捏,等到要嫁女儿的时候,却巴不得能让穆连漪一步登天。

  原本想着穆连漪岁数不大,能再挑两年,可一转眼,桂氏发现,岁数差不多了。

  想起去年时,杜云萝在素茹园里宴客,请的是黄婕和叶毓之。

  桂氏对那两位看不上眼,关起门来没少说埋汰的话,没想到,那两人不仅成了,而且婚期就在下个月。

  穆连漪却又这么过了一年。

  豆蔻将尽的姑娘家,能有几年?

  杜云萝听了桂氏的来意,眉梢一挑。

  让她给穆连漪牵线搭桥?

  她来往的人家多是姻亲,余下的就是世家勋贵,桂氏张口就说,就差把“让穆连漪入高门”给挂在嘴上了。

  杜云萝不耐烦掺合这些事,笑了笑,语气却很淡:“婶娘不嫌弃,我能帮得上的地方自然是帮的,只是婶娘还没听到消息吧?乡君过两年大概要归家,这事儿我也头痛。”

  平阳侯府和兴安伯府定下来了,世子夫人也写了信来定远侯府里说过一回,只是穆连慧迟迟不动作,杜云萝自然不会去催促。

  一听这话,桂氏的脸不由就白了白。

  出嫁的姑奶奶回家寡居,这说出去,脸上都没光。

  “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吗?”桂氏吞了口唾沫,“乡君身份不一般,平阳侯府会放人?宫里能答应?”

  杜云萝没想和桂氏说其中弯弯道道,直接答道:“定下来的事情,不会改了,就看乡君什么时候回来了。婶娘,说句实在话,乡君归家时,京里肯定都知道,到时候,族里姑娘们的婚事只怕……”

  桂氏咬紧了牙关。

  她记得清清楚楚的,穆元婧留在京中不走的时候,慈宁宫里也是默许了的,饶是如此,族中的哥儿姐儿们说亲,都起起伏伏了一阵。

  好不容易几年过去,旧事没人提了,定远侯府越发风光,族中正是有依靠的好时候,竟然又冒了一个出来?

  桂氏在晋尚死的时候就猜想过穆连慧要生幺蛾子,却没有想到,只一年工夫,就能成了。

  这都什么破事!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