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七十八章 银子

第六百七十八章 银子

  眼瞅着要开饭了,薛瓶儿才匆匆忙忙到了。

  “祖宗!”薛四家的指着薛瓶儿,道,“你这是回来给我贺生辰的,还是来吃席面的?不早不晚,刚刚好。”

  薛瓶儿抿着唇没吱声。

  薛四家的念叨了两句,一想就不对劲了,看着被薛瓶儿关上的大门,抬着下颚,道:“你男人呢?怎么没个影子?”

  薛瓶儿的眉心一皱,声音沙沙的,道:“他今日不得空,就我一个人回来的。”

  “当差?”薛四家的不高兴极了,“他能当什么差啊!也就在铺子里跟着他老子娘做做生意,抽空出来吃个饭,府里主子们能知道?知道了就会生气?你看看蕊姐儿,正儿八经夫人跟前伺候的,这不都出来了?”

  薛瓶儿讪讪,没接腔,只上前挽了薛四家的手腕,娇声道:“娘,别管那个榆木疙瘩了,今儿个您最大,我们给您敬酒。”

  “浑说什么呢,我最大?你把你爹放哪儿去了?”薛四家的说归说,面色倒是好了许多,依言坐下,等着薛瓶儿添酒。

  锦蕊与薛瓶儿最是熟悉,又在府中多年,最知道察言观色,看薛瓶儿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憋着事情。

  只是这些事情,不好在吃饭的时候讲,可能薛瓶儿也愿意跟薛四家的细说。

  锦蕊只要按捺住了心思,先吃饭再说。

  毕竟是过生辰,薛四家的两杯酒下肚,心情愉悦许多,等吃饱喝足了,才大手一挥,拉着锦蕊进屋里去说话,抬声道:“瓶儿,你把桌子收拾了,碗筷就叠在盆里,不消你动手,晚些娘自个儿洗。”

  锦蕊想去寻薛瓶儿说话,被薛四家的拉着,只好进屋坐下。

  薛四做活去了,薛宝吃饱了不晓得跑去哪里野了,屋里就剩娘俩人。

  “蕊姐儿,娘四十岁了。”薛四家的声音幽幽的,她吃了不少酒,仗着酒量好,脑袋清醒着。

  锦蕊点了点头。

  薛四家的又道:“四十喽,已经是个老妈子了,这条前街上,生养得早的,孙儿都不比阿宝小几岁了,而娘呢,还没娶儿媳。”

  锦蕊没吭声。

  “你是夫人身边的,嫁人都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薛四家的的目光往院子里瞟了一眼,下颚抬了抬,“瓶儿是嫁了,不过也就半年嘛,她婆家都没催,我这个当娘的怎么能心急火燎地催她?说出去了,叫人笑话死!我琢磨来琢磨去啊,还是给阿宝相看个媳妇要紧。”

  锦蕊当然清楚薛四家的的那些小算盘,道:“您只管相看着,阿宝娶媳妇的银子,我会备好的。”

  “娘知道蕊姐儿是个有本事的,没有蕊姐儿,就靠你爹,别说我们娘三个了,阿宝都能瘦上两圈。”薛四家的撇了撇嘴。

  锦蕊笑了笑,瘦两圈才好,薛宝是从小胖到大,整个人圆乎乎的。

  “你给娘个准信,阿宝成亲的银子,什么时候能够了?”薛四家的问道。

  锦蕊抿唇。

  薛瓶儿出阁的时候,锦蕊偷偷塞给她二十两压箱底,这在他们这样的人家,已经是巨资了。

  当时锦蕊把这些年一点点积攒的都拿出来了,半年间,每个月交给薛四家的的银子也没少给,她手头还真没剩下多少。

  “每个月不都给您捎银子吗?”锦蕊面上不显,道,“这个月赏银不多,之后腊月、元月,靠那些赏银,也抵好几个月哩。”

  薛四家的还是不高兴:“上年纪了就心急,就怕明年这时候还没瞧见阿宝媳妇的影子。

  别说娘老惦记着,你出银子让阿宝娶媳妇,之后再攒你的陪嫁,这还要耽搁几年啊?

  到时候,你银子还没存够,夫人就想把你送出府了。”

  锦蕊摇了摇头,道:“您放心吧,夫人不会送我出府的,您歇会儿吧,我好久没见瓶儿了,去跟她说说话。”

  薛四家的哼了一声:“少没良心了,你好久没见瓶儿了,就经常见到我了?我跟你说啊蕊姐儿,娘说的话别不放在心上,瓶儿嫁人前,我就跟你说,寻一个老实点的家生子,往后还在夫人身边做事……”

  薛四家的酒劲有些上来了,说话就絮絮叨叨起来。

  这些想法和锦蕊是一样的,只是锦蕊没心思听她说,她只想去问一问薛瓶儿,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了。

  薛四家的却半步不叫她走,说了些有的没的。

  薛瓶儿收拾好了碗筷,走到窗边,隔着墙与两人说:“娘,大姐,我先回去了。”

  当着薛四家的的面,锦蕊只好作罢。

  等薛宝回来,薛四家的歇了午觉,锦蕊才出了家门。

  她没有直接回府里,而是去找薛瓶儿。

  薛瓶儿的婆家管着杜家公中的一家小铺子,不在热闹大街上,生意算不得好,但日子过得比普通家生子红火。

  “这不是瓶儿她大姐吗?”台面后头的女人抬起头来,对锦蕊咧嘴一笑。

  那是薛瓶儿的嫂嫂,以前左一个“蕊姑娘”、右一个“蕊姑娘”,等薛瓶儿嫁过来了,就成了“瓶儿她大姐”了。

  锦蕊问她:“我们瓶儿呢?”

  “回来了,看来是吃了不少酒,困乏了就去睡了。”

  锦蕊便要进去寻。

  薛瓶儿的嫂嫂一把拦住了她:“她男人也在屋里呢。”

  锦蕊不傻,闻言便止了步子,转身又走回了前街。

  薛四家的还在睡,锦蕊暗悄悄跟薛宝说:“我看着瓶儿有些不对劲,我刚去铺子里寻她,她有些事儿,我没瞧见她人。我平时在府里,少有机会跟她说道,阿宝你下回见她,帮着问问她,我怕她吃亏。”

  薛宝拍着胸脯应下了:“大姐你放心,谁敢让二姐吃亏,我揍死他!”

  回到韶熙园里时,锦蕊还有些心不在焉的,进了屋里,洪金宝家的和杜云萝说着十一月十六的安排。

  十一月十六是杜云萝的生辰。

  杜云萝今年也是整岁,正好二十。

  柏节堂里的意思是热闹一些,杜云萝考量着吴老太君的身子,还是决定就摆个家宴。(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