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章 玉石

第六百八十章 玉石

  跟在后头的丫鬟婆子怕打搅了主子们说话,一直都离得点儿远。

  好不容易回到了韶熙园外头,正想着这一路夜风总算要吹完了,刚松了口气,就见那两人停住了。

  杜云萝不晓得在细细跟穆连潇说什么。

  主子们不动,她们也不能动。

  眼观鼻鼻观心恭谨站着,哪知道下一刻穆连潇就打横把杜云萝抱走了。

  动作迅捷,叫所有人都怔住了。

  自家主子夫妻两个感情有多好,韶熙园里上上下下都是知道的。

  关起门来在屋里玩闹,那时闺房之趣,在外头的时候,即便眉来眼去,多少还是克制着的。

  谁也没想到,今晚上就来了这么一出。

  意外极了,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脚下已经跟着进了韶熙园。

  今夜是连翘和玉竹跟去伺候的,锦蕊和锦岚留在院子里,琢磨着时辰,估摸着该回来了,正打算出来候着,就见庑廊下穆连潇抱着人进来了。

  两人具是一怔,锦蕊机灵些,见穆连潇到了屋子外头,赶忙就打起了帘子,请了人进去。

  没有哪个不长眼地会进屋里去打搅。

  杜云萝有些懵,她正因为酒劲沉浸在那些不怎么舒坦的记忆里,话才说了一半,就脚下腾空了。

  脑海里一片空白,等再沾地时,她已经坐在了次间里的罗汉床上了。

  屋里点着灯,摆了两个炭盆,杜云萝一个哆嗦,叫夜风吹得微微发痛的脑袋一点点清明起来。

  穆连潇捏了捏她的脸颊,力气不大,很是亲昵。

  杜云萝抬眸看他,穆连潇却转身去了对面屋里。

  悉悉索索的响动之后,穆连潇又转了回来,手中多了一个锦盒。

  杜云萝的眼睛一下子落在了那盒子上:“这是什么?”

  穆连潇在她身边坐下,随意且自然地揽住了她的腰身:“生辰礼。”

  杜云萝咯咯笑了起来。

  谁不喜欢礼物呢,何况送礼的是她的丈夫,是她的穆连潇,不管里头装了什么,都叫她心花怒放。

  杜云萝满怀期待,打开盒子的时候,手指尖甚至有点儿发颤。

  乌木盒子里铺了细滑锦缎,上头摆着的是一块玉石。

  昏黄的油灯光照下,玉石愈发清透细腻。

  杜云萝没心思去品味这块玉的品质好坏,什么产地,什么色泽,她都顾不上。

  她看到的是玉石的模样。

  玉石细长,一如少女纤柔的身段,她长发乌黑披散,作执笔书写姿态。

  眉眼低垂,唇角笑容浅淡。

  那是杜云萝的样子,她还未出阁时的样子。

  杜云萝的心扑通扑通的,黑夜静静,她听得格外清楚。

  捧着玉石,杜云萝偏过头看向穆连潇。

  穆连潇清了清嗓子,目光在玉石和她的脸上转了转:“我觉得挺像的。”

  像,如何不像,不止是五官,而是气质,活脱脱的就是杜云萝。

  “你刻的?”杜云萝问道,杏眸氤氲。

  穆连潇点头。

  他前些日子一直在想,这回要送杜云萝什么,想来想去,不禁又回想起了她刻花瓜的手艺。

  那年送来的龙舟擂鼓,策马少年,因着是花瓜做的,根本保存不得。

  他那时候想过,若是能用玉器石头雕刻,就能长长久久留下来了。

  只是杜云萝那个手劲,叫她刻花瓜还成,刻石头,穆连潇都怕她会伤了手。

  既然她不能刻他,那就由他来刻她。

  夫妻一起久了,那张笑脸的一颦一笑,穆连潇记得清清楚楚。

  挑了玉石,握着刻刀,最后成了这个样子。

  他记得很清楚,在围场的时候,他夜访香闺,牵着她的手说话,当时心中的悸动,依旧清晰。

  杜云萝捧着玉石不松手,最初的惊讶之后,就全是感动了。

  伶牙俐齿的一个人,这会儿是什么话都不想说,只想就这么甜着腻着,歪在穆连潇的怀抱里,靠着他的体温驱散了从外头带回来的寒意,驱散了萦绕心头的从前的难言记忆。

  穆连潇由着她撒娇,捧着她小巧的脸颊,以额头抵着额头,望着她明亮的眼睛,道:“云萝,韶熙园永远都是你的韶熙园,我陪你在这里住一辈子。”

  杜云萝的鼻尖酸得一塌糊涂。

  上一刻,她还能清楚地看到穆连潇眼中的自己,眉目柔情脉脉,下一瞬间,就什么都模糊了。

  一把抱住了穆连潇,她重重点着头,就算脑门磕到了他,她都不觉得痛。

  这样的承诺,她不嫌多,怎么听都不会腻,她喜欢,喜欢极了。

  一夜好眠。

  杜云萝睡得格外踏实,整个人缩在穆连潇怀里,手脚都箍在他身上。

  睁开眼睛的时候,比平时都早些,外头的夜色还未散尽,隐约有丫鬟婆子们起来的动静。

  杜云萝弯了弯唇角,难得她睡醒的时候,穆连潇还没有起身,多数之后,她都是在穆连潇练完功之后才醒的。

  睡得很好,身体也不算舒坦,昨夜里折腾得有些过了,别说是四肢,她连脚趾尖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可杜云萝高兴这样,很真实。

  穆连潇就在身边,就是这么真实。

  天气从这一天开始骤然转凉,眼瞅着就要落雪了。

  延哥儿嗒嗒跑进来,扑倒了正准备用早饭的杜云萝的怀里:“母亲,快下雪了。”

  杜云萝见他眼睛都冒光了,不由笑了起来,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哥儿怎么知道的?”

  “奶娘!”延哥儿回身指了指彭娘子。

  彭娘子垂手,道:“哥儿早上起来,说天冷了,很不喜欢,奴婢与他说,天冷了才会下雪,积雪了才能打雪仗,哥儿一下就来兴致了。”

  延哥儿很爱玩雪,只要能在雪地里玩闹,什么冷啊冰啊,一点儿都不怕。

  杜云萝笑弯了眼睛。

  延哥儿见穆连潇从里头出来,伸出手去,咧嘴道:“爹爹,玩雪!”

  穆连潇也知道儿子的性子,从杜云萝怀里把他接过来,由着延哥儿在他脸上吧唧了好几口,道:“好,到时候去玩雪,也叫上洄哥儿。”

  延哥儿眨了眨眼睛,道:“哥哥厉害。”

  洄哥儿比延哥儿大一些,这个年纪的孩子打雪仗,比的其实就是年纪,别说一两岁了,半岁都能差许多。

  穆连潇拍了拍儿子的屁股:“怕了呀?”

  延哥儿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怕。”

  杜云萝坐在一旁,听他们父子两个说话,不禁也期待起了下雪天。

  (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