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一章 消息

第六百八十一章 消息

  瑟瑟扫了几日的秋风,初雪依旧未至。

  穆连潇比平日里回来得早些,去了去身上的寒意,才进了次间里。

  罗汉床上,杜云萝半歪着,内侧是午睡未起的允哥儿和延哥儿。

  杜云萝自然听见穆连潇的动静了,只是两个孩子午睡都不踏实,她起身迎出去,一准就把两个小的给闹醒了。

  她只能对着穆连潇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穆连潇会意,轻手轻脚在罗汉床边坐下。

  等到哥儿们起来了,杜云萝才唤了奶娘们进来,伺候孩子们擦脸。

  穆连潇低声与杜云萝道:“今日进宫,圣上应了皇太孙,让他去围场转转。”

  杜云萝一怔,一时不知穆连潇为何与他提起皇太孙了。

  “这是要围猎?”杜云萝诧异。

  这会儿都十一月二十几了,再过十来天,都要腊八祭祖了,圣上怎么还会去围场狩猎?

  皇家出行,可不是心血来潮,圣上要去围场,提前几个月就要安排起来了。

  穆连潇解释道:“圣上不去,皇太孙才十岁,最多也就猎只兔子,只在围场外头转转。名册都定下来了,太子不出京,就让瑞世子、诚世子带着皇太孙去,从中军都督府里点了些人手,我们也要去。”

  杜云萝的眉头皱了皱。

  就算李栾意欲谋逆,杜云萝相信,他是绝不可能在围场对皇太孙下手的。

  只要圣上还在,太子还在,对付皇太孙那是治标不治本,大胆果断的李栾,绝不会做傻事。

  这次围猎,大概就是纯粹的皇太孙心心念念要去围场玩一回了。

  不过,穆连潇说的“我们”,又是什么意思?

  “是女眷也随行,还是大伯他们也去?”杜云萝问出了心中疑惑。

  穆连潇颔首:“都是。”

  此次去围场,不仅是女眷随行,定远侯府中的三兄弟谁也没落下,中军都督府那里,点了十来个人手,其中就有叶毓之和应稽。

  杜云萝撇了撇嘴:“我怎么觉得这么怪呢……”

  虽然“陪太子读书”,是做臣子的指责,皇太孙要去玩,两位亲王世子大抵也是趁着这么个机会去围场透透风,可为何连女眷都要随行?

  穆连潇抿唇,见屋里的丫鬟婆子们都忙着手上事情,并无人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个说话,他凑到了杜云萝的耳边,压着声儿道:“还不是准信,可我估摸着圣上那个意思,明天要用兵了。”

  当今圣上是个喜欢纵马驰骋的人,比起守着老祖宗留下来的江山,他更愿意开疆扩土。

  登基二十余年,圣上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御驾亲征,但这并不影响他对打仗的热情。

  在过去的那么多年里,朝廷一直在和北疆关外的鞑子你来我往,圣上的用兵重心也就放在了北边,而现在……

  “古梅里在朝廷手中,鞑子退得远远的,没有十几二十年没法卷土重来,圣上要打哪儿?继续沿着沙漠往西追?”杜云萝奇道。

  奇袭古梅里是真正的“终结”之战,釜底抽薪,大伤了鞑子的元气。

  现在朝廷与鞑子的状况,就是四个字——穷寇莫追。

  就算有古梅里做补给,再往要西去,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了。

  杜云萝听庄珂说过,古梅里再往西,还有大片的荒漠,途中绿洲极少,就算有穆连康这样穿过大漠的向导,也不适合再追。

  “不是北边,”穆连潇并不是一个话说一半的人,他既然开口了,就说到底,“是打西南。”

  杜云萝的眸子倏然一紧。

  西南,蜀地,或者说,打的是南疆外族。

  杜云萝想起了南妍县主在半年前与她说过的话,南妍怀疑,驻守蜀地岳城的冯将军与瑞王有关联。

  抓着穆连潇的手,杜云萝在他的手心里一笔一笔划了一个冯字,而后挑眉看着穆连潇。

  穆连潇颔首:“我与圣上提过。”

  那么圣上想对南疆用兵,莫非冯将军也是其中一环了?

  杜云萝弄不明白朝堂上的这些进退算计,她按了按眉心,最终还是琢磨起了去围场的事情:“什么时候出行?”

  “五天后。”穆连潇看了一眼和彭娘子说话的延哥儿,道,“哥儿们就留在府里。”

  杜云萝应下。

  翌日一早,杜云萝去柏节堂里说了要出行的事情,吴老太君听闻是圣上吩咐下来的,便没有多问,只让杜云萝去尚欣院和兰语院里传个话,让蒋玉暖和庄珂收拾收拾。

  杜云萝是愿意和庄珂一道出去的,她和蒋玉暖之间,也就是个面子工夫。

  只是,穆连诚是要随行的,妯娌们都去了,没道理留下蒋玉暖,平白叫外面人看笑话。

  等到了出行的那一日,杜云萝看着疏影牵出来的雪衣,她的脸上不由一白。

  雪衣是穆连潇从前送她的马驹,看起来比几年前还壮实了些。

  杜云萝自从前回从围场回来,除了在山峪关时和穆连潇共骑,就没骑过马了。

  这一茬都被她抛去了脑后,等见了雪衣,她才想起来,去了围场,骑马是少不了的。

  好在这回随行的女眷大多是相熟之人,应当不会彼此为难。

  抵达行宫时,天色已经转暗了。

  歇了一整日,第二天才蒙蒙亮,众人又往围场去。

  毕竟是皇太孙出游,虽不及圣上围猎时气派,该收拾准备的也都安排妥当了。

  杜云萝远远看了皇太孙一眼,十岁的孩子意气奋发,抬着头和李豫说着什么,笑容之中,沉稳远胜孩童的稚嫩。

  这么一看,杜公甫时不时的授课还是有些用场的。

  起码,皇太孙不是小时候圣上嘴里无法无天的小孩子了。

  “五妹妹。”

  杜云萝正尤其出神,猛得听见有人唤她,她顺着声音寻去,一眼就望见了款款而来的杜云诺。

  自从各自嫁人之后,除了逢年过节时,她们姐妹两个还真是许久未见了。

  知道应稽随行,杜云萝就晓得杜云诺也会来。

  她上下打量着一身骑装的杜云诺,扑哧就笑了起来:“四姐姐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你也不差呀。”杜云诺莞尔。

  杜云萝却摇了摇头,笑盈盈道:“四姐姐还不知道我呀,我骑马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来的时候还想着一个人格格不入要如何是好,好在,有四姐姐陪我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