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二章 笑话

第六百八十二章 笑话

  秋风吹过,杜云诺耳边的碎发拂过眉眼,她顺手把它们都挽到了耳后。

  几步上前,她凑到杜云萝眼前,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陪你?说什么呀?”

  杜云萝微怔。

  杜云诺唇角的笑容越发深了,小巧下颚微微一扬,带着几分得意:“我才不陪你呢,我会骑马了。”

  话音一落,不等杜云萝反应过来,杜云诺笑得更加开怀了。

  愣怔之后,杜云萝才醒过神来。

  杜云诺的样子不似诓她的,她说会,那肯定就是会的。

  较之记忆里的四姐姐,现在的杜云诺的性子似是张扬了一些,她不用在小心翼翼地与廖氏应对,不用怕一言不慎会牵连了姨娘,更不用在一众受喜受宠的嫡出姐妹们之间,刻意寻找平衡,免得抬不起头来。

  出嫁后的她,活得比从前肆意。

  “我等下去跑两圈,也叫你看看,我们书香世家出来的娇滴滴的姑娘,也是可以挥鞭子的。”杜云诺挽着杜云萝的手腕,指尖在她脸上戳了戳,嗔道,“你怎么还没学会呀?堂堂定远侯府的侯夫人,不会骑马,我都笑话你。”

  杜云萝听她话里话外的调侃味道,反手就往她身上捶去:“我问你,是不是四姐夫教你的?从前那个捏着手指头问我四姐夫是个什么样儿的四姐姐哪里去了?”

  杜云诺性子再改,脸皮却不可能像杜云萝这般厚。

  闻言低低怪叫一声,姐妹两人闹作一团。

  蒋玉暖和庄珂一前一后过来,一眼就瞧见那两人。

  “姐妹感情真好。”蒋玉暖的言语里透着几分羡慕。

  庄珂点头应了一声。

  皇太孙的年纪到底不大,怕他出意外,等他翻身上马了,自然有一群人护着往围场里头去。

  留在外围帐篷处的,只剩下随行的女眷。

  女眷们出门不易,更别说是出京城,来到宽阔的围场里,最初时还端一端架子,等性格爽直的诚王世子妃让人牵了马来,一扬马鞭,便都歇不住了。

  到最后,留下来的只有杜云萝、南妍县主和黄婕三个自知骑术不精,不去自寻烦恼的人了。

  秋高气爽,天气极好。

  三人也不想入帐篷里去待着,便寻了一处空旷草地坐下,底下人备了点心。

  南妍县主似是心情极好,远远望着那边追逐玩耍的女眷,道:“前回来围场,最后也就剩我们三个吧?”

  提起前世,黄婕和杜云萝都不由弯了唇角。

  彼时,为了躲云华公主,南妍和杜云萝两个人能躲的时候,都会躲去黄婕的帐篷里,当时算不上亲厚,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倒也能打法时日。

  杜云萝抿着桂花糕,叹道:“连我四姐姐都学会骑马了,我们三人,还是老样子。”

  都是只能爬上马背做做样子,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真要驰骋,都不是那个料子。

  杜云萝抬眸去看黄婕。

  出阁有一个月了,黄婕的模样与闺中有了些不同之处。

  “过得如何?”杜云萝低声问她,“还适应吗?”

  黄婕似是在想心事,闻声抬头,浅浅笑了笑:“好好坏坏,和之前我们说的差不多。”

  杜云萝一下子明白了。

  去年撮合这桩亲事的时候,各处关节,庄珂和杜云萝都跟黄婕说明白了,黄婕做好了心理准备,自然能应付。

  黄婕简单答完,怕杜云萝挂心,思忖着又道:“老公爷夫人爱挑刺我,倒是小公爷夫人多多少少帮我担待一些,姨娘教了我很多,我对管家没经验,全靠姨娘指点。”

  杜云萝挑眉,这的确都在意料之中。

  黄婕又道:“你不用担心,我能做好的,大公子也说了,先将就两年,慢慢也就好了。”

  杜云萝和南妍县主都是通透人,知道这个将就两年,是指在叶毓之还未摆脱景国公府的掌控之前,少不得要忍耐一番。

  其实,杜云萝最想知道的还是黄婕和叶毓之到底能不能处到一块去,虽是皇太后娘娘的意思,但她多少也算个红娘,叶毓之对定远侯府有恩,黄婕亦是个好姑娘,杜云萝不想凑出一对冤家来。

  黄婕没有多说,杜云萝见她提起“大公子”时下意识露出的些许娇涩,很快也就知道了。

  看起来,处得还是不错的。

  黄婕见杜云萝和南妍县主没有继续问,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真要问起来,她大概只能一股脑儿地点头来应付了。

  夫妻相处,在谁跟前她都不想说,就是她母亲问起来,她都蒙混过关。

  那些甜的腻的心思,从前只在话本里读到过的心意,她才不告诉别人呢……

  妇人说话,多是说些胭脂衣裳,慢慢的,又往孩子身上说去,黄婕是插不上话了,好在她性子也安静,就静静听南妍县主和杜云萝说些幼童趣事。

  脑海里划过的,是叶毓之的模样。

  黄婕独自出神,等她有身孕的时候,大公子会说些什么?等她生下了麟儿,大公子又会做些什么?

  只是想着念着这些,就足够她打发一整日光景了。

  而且,心情极好。

  中午时候,皇太孙就回来了。

  十岁的孩子,饶是一肚子的热情,精力也比不过那些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们。

  好在皇太孙并不介意,他一上午也有不少收获,几只野兔,又在叔伯们的帮助下,逮到了一只鹿,也算是满载而归。

  男人们直到黄昏日暮时才归来。

  两位亲王世子走在最前头,诚王世子妃见李豫回来了,顾不上她那匹骏马,加快步子迎了上去,笑容绚烂。

  南妍县主也站起了身,她的性子不及妯娌活泼,对着李栾笑容莞尔。

  深秋的夜色来得极快,太阳才刚刚西坠,不一会儿就暗了下来,营地里点了火把,添了几分暖意。

  穆连潇牵着杜云萝的手,不疾不徐走着。

  “怎么你落在最后头?”杜云萝咕哝着问他。

  穆连潇的声音里透着轻快,道:“我好歹是挂在兵部的,和中军都督府的人手收拾了一下。”

  杜云萝听明白了,他在说李栾、李豫是甩手掌柜。

  这么一想,不由就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