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心疼

第六百八十三章 心疼

  说句不敬的话,李栾和李豫的身份,只怕比后宫里几位不得宠的嫔妃生下来的儿子还矜贵些。

  虽是侄儿,但在圣上跟前,一样有高人一等的荣宠。

  穆连潇能在背后这么说一句,显而易见,与那两位世子爷的关系是极好的。

  杜云萝也不意外,只看以前他们一道吃酒、围猎、打马球,就看得出私交甚笃。

  即便是这样的关系,在不久的将来,大概也要成为灰烬。

  若皇太后薨逝后,瑞王和李栾一意孤行,那这份兄弟情义,是半点都不能剩下来的。

  思及此处,杜云萝的心情便没有上一刻那般愉悦了。

  对相熟的,甚至是感情极好的人出手,毕竟不是简单的事情。

  可转念一想,定远侯府里头,连兄弟叔伯血肉亲情都没有了,外头的事儿还算得了什么。

  杜云萝顿了顿脚步,穆连潇也收着步子看她。

  夜色深沉,虽有火把照明,两个人离营地那儿也有些距离,四周没有什么人,只秋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杜云萝抬手环住了穆连潇的腰身,整个人都靠了过去。

  穆连潇没想到她在外头就敢如此大胆了,好笑地搂着她的肩膀,低声问她:“怎么了这是?”

  杜云萝哼哼着没说话。

  她心疼穆连潇,心疼他要与至亲相搏,再是坚毅果敢的人,在面临那些的时候,都不可能做到心中无波澜。

  越是重情之人,越受其苦。

  穆连潇不会被那些束缚住脚步,在刚刚知情的时候震惊过,现在便都能应付了。

  这事儿没什么好安慰的,嘴里不管说什么,该防备依旧要防备,该打压也依旧要打压。

  可杜云萝就是心疼了。

  那么好的男人,怎么偏偏就要去面对那些呢。

  杜云萝不说,穆连潇也没追着问,只是箍紧了她,柔声道:“不想吃烤兔子了?”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慢慢松开了手。

  她想吃的呀。

  她是记得的,当时她才刚嫁进定远侯府,有一天夜里,穆连潇带回来个油纸包,里头是鹿肉。

  说是李豫得了只鹿,原本是请了众人吃酒的,只是诚王爷进宫,又把李豫也叫进去,这鲜嫩的鹿肉只能当场分了。

  肉虽鲜美,到底不比刚刚烤好时还滋滋冒着热油的。

  杜云萝如实说了,穆连潇也应了她,下回再来围场时,亦带着杜云萝。

  一转好些年了,好不容易又来了围场,鲜嫩的烤肉是有了,杜云萝却还没有学会骑马。

  看着厨子端上来的热腾腾的兔肉,杜云萝胃口极好,也顾不上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笑盈盈与穆连潇说话:“白日里遇见四姐姐,叫她好生笑话了一通。”

  “笑话什么了?”穆连潇一面问,一面给杜云萝夹肉。

  杜云萝抿唇:“她会骑马了,还骑得不错。”

  穆连潇闻言忍俊不禁,要不是手上油腻,都想去揉了揉杜云萝的脸颊。

  顺着光看去,杜云萝的唇上也沾了油纸,越发显得樱唇招人,穆连潇看着看着想一亲芳泽,见身边还有伺候的人手,到底还是作罢了。

  杜云萝脸皮厚归厚,当着丫鬟的面与他亲昵,回头肯定恼了。

  从围场回来之后,京城便落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柏节堂里,地火龙烧得滚烫,吴老太君并不觉得闷热,盘腿坐在罗汉床上听单嬷嬷说话。

  “过几日就都要来奉帐了,公中的铺子庄子,有大太太和夫人看着,可以安心,”单嬷嬷偷偷打量了吴老太君一眼,见她精神还不错,又问,“老太君手中的铺面的帐,如何办?”

  铺子里用的人手倒都是忠心耿耿的,这么多年下来,没出过什么岔子。

  底下人忠心,吴老太君却不能不看账目,若长此以往的,慢慢就会出错了。

  往年的帐,吴老太君是亲自过目的,别看老太君年纪大了,又是侯府女眷,对做生意一途不似商人精通,可还是颇有手段的。

  今年,单嬷嬷是怕吴老太君有心看,身子都吃不消。

  吴老太君没回答,指尖在几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半晌,才道:“公中的铺子让元策媳妇多费点心,我这里的,等底下来奉帐了,就让连潇媳妇过来。”

  单嬷嬷垂眸应了。

  她知道这些东西老太君迟早要交代下去,却没想到,竟然只叫了杜云萝,那意思就是全部都留给长房?

  杜云萝被请到柏节堂的时候,心中亦是惊讶不已的。

  吴老太君没说过那些东西要分,但杜云萝心里透亮,她帮着管账了,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了。

  各家规矩不同,全部给长房的也不是没有,但吴老太君从来都不是这么偏心的人,除了绝嗣的四房,按说二房和三房多少也会有的。

  可吴老太君并没有让庄珂和蒋玉暖过来。

  杜云萝陪着吴老太君见了一位铺子里的老管事,说了一会儿话,老太君便有些乏了。

  单嬷嬷送了人出去,杜云萝和秋叶扶着老太君回暖阁里歇息。

  秋叶是个机灵人,吴老太君一个眼神递过来,她便退了出去。

  杜云萝在罗汉床边坐下,等着吴老太君的吩咐。

  “你是个良善的,”吴老太君清了清嗓子,“老婆子不蹬腿,这家还分不了,但我手上的东西,我现在不交代,等我蹬腿了,也没法跟你交代了。

  我年纪大了,顾不上仔细给你们分分,都先一股脑儿地交给你,以后你要怎么跟二房、三房分,是你的事儿了。

  至于我,我的事情还多着呢,就不操心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了。”

  杜云萝应了,脑海里琢磨着,这些是细枝末节的,那老太君眼下在操心的到底还有什么事情?

  她想问,话到了嘴边,最后还是咽下去了。

  吴老太君做事,想说的不会瞒着,不想告诉她的,她问了也没用。

  杜云萝忙乎了好几日,这才算渡过了腊八前最忙的一段日子。

  徐氏和陆氏来跟她商量了,还是依着前两年,由她们两人去婆驼山取粥。

  杜云萝自然应下。(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