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捷径

第六百八十四章 捷径

  腊月初七,城门口支起了施粥的铺子,各房各院体面的婆子都去沾沾喜气,风毓院里却没有轮到。

  倒不是杜云萝可以略过她们,而是练氏身边缺不得朱嬷嬷和董嬷嬷。

  其余的婆子想去,想到练氏这一年的倒霉劲儿,谁敢再去触霉头?

  正屋里头摆了好几个炭盆。

  练氏的腿依旧不见好,朱嬷嬷怕她的伤腿受凉,以后落下和蒋玉暖一样变天就痛的毛病,特特让屋里暖和一些。

  练氏身上穿得薄,都泌了一层汗,只是想到蒋玉暖的膝盖,也就顾不上热了。

  “都是娘胎里落下来的,实在心狠。”练氏嘀咕着。

  她自问待蒋玉暖是极好的,不说嫁进来之后,小时候养在府里时,也是要多仔细就多仔细,吃穿用度与穆连慧一个样。

  “当娘的也分好几种,”朱嬷嬷在一旁说道,“不是每个做母亲的,都跟太太一般。”

  这话说到练氏心坎里去了,想起从小到大对几个孩子的好,练氏不由又哀怨起来。

  “我都这般掏心掏肺了,慧儿怎么就不明白呢!”练氏的眼角微微发红,长长叹了一口气,“是她铁了心要回来的,现在好不容易事情能成了,偏偏又不肯回了。

  我这都使了多少人去说好话了,让她早些搬回来,我们娘俩一块,怎么不比她在平阳侯府里舒坦?

  她倒好,把我支过去说话的人一股脑儿都赶了回来,要是不晓得的,还以为她多深明大义,要替晋尚孝顺父母呢!

  她连我都不惦记,能惦记她婆母?

  前回还递了封信来,话里话外让我别烦她,我这是烦她吗?

  也不看看这府里如今都成了什么样了!

  老爷咳嗽不停,我的腿就没见好过,事事都不顺心。

  老太君捏了那么多年的陪嫁铺子庄子,眼瞅着竟然要一股脑儿都给了长房了,我的心呐!痛得都滴血了!

  她、她居然还不回来!”

  练氏絮絮叨叨念着。

  朱嬷嬷默默给练氏添了些茶水。

  以往,练氏再不痛快,多数时都是憋在心里的,极少把什么话都在嘴边说破了。

  可这几个月,练氏的脾气越来越差,连朱嬷嬷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不敢轻易说错一句话。

  “太太,”朱嬷嬷犹豫着,宽慰道,“您别怪乡君,乡君有她的考量,她既然是铁了心要回来,肯定会回来的。”

  练氏把茶盏按在了桌上:“她有她的考量,何曾为我考量过?倒是我,这么多年来,什么事儿都替她操心,没见她领过情!”

  朱嬷嬷的心跟着那茶盏落在桌上的声音重重一跳,挤出笑容,道:“太太,当娘的不就是这样?”

  练氏垂眸,没再说话了。

  朱嬷嬷略略松了一口气。

  腊八祭祖,别说练氏只是伤了腿,就算是伤了脑袋,也要去祠堂前的。

  她坐着软轿过去,该来的几乎都来了。

  男人们入了祠堂,女眷们在外头依着身份跪下。

  练氏的伤是在小腿上,膝盖能动,咬咬牙是能跪下,重心偏在没有受伤的右腿上,并不会伤到左腿。

  可祭祖的规矩多,流程也长,等好不容易结束的时候,练氏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朱嬷嬷把练氏送上了软轿,匆匆回了风毓院。

  练氏歪在榻子上,倒吸着气与朱嬷嬷说话:“老朱,怎么今儿个这么久?前些年似乎还快些。”

  朱嬷嬷晓得练氏想说什么,垂眸应道:“太太莫要多想,今年是府里添了两个哥儿,要上谱,多费了些功夫。”

  练氏撇了撇嘴,想说二房为什么就不能再添一个,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生养的事情,她算是有数的。

  压力越发,越想怀上,就越艰难。

  就像她的母亲那样。

  因此,不管蒋方氏明里暗里跟蒋玉暖说些什么,练氏都没拿肚子的事情去说过蒋玉暖。

  说了有什么用?说了明儿个就有了?

  怕是说得越多,蒋玉暖越心急,这孩子就越没影。

  思及此处,练氏沉声吩咐朱嬷嬷:“等年节时走亲,你让人看着些亲家太太,别去连诚媳妇跟前说那些有的没的。平日里不见她登门来看女儿,一来就说些不中听的,人现在是我的儿媳妇了,我都没出声,叫她添什么乱!”

  朱嬷嬷赶忙应了。

  韶熙园里,穆连潇和杜云萝坐下来用腊八粥。

  各处送来的粥都是昨夜里就熬煮了的,味道差强人意,即便杜云萝爱吃甜的,都喜欢不起来了。

  垂露让人舀了两勺软烂的粥,喂了允哥儿两口,算是沾了喜气。

  延哥儿倒是吃得高兴,尤其喜欢在里头找花生,自顾自乐呵。

  徐氏和陆氏回来,又往韶熙园里送来了一碗粥。

  待撤桌的时候,穆连潇低声与杜云萝说话,道:“今年衙门腊月二十二封印,来年过了上元再开印。”

  杜云萝颔首。

  满朝的官员,除了休沐,过年时的这小一个月是难得的长假期了。

  说是休假了,但也不会日日待在府中,各处应酬是少不了的,穆连潇也是一样。

  “前回与你说过的事儿,大抵是错不了的。”穆连潇继续道。

  杜云萝一怔,想问他是哪一桩,就听穆连潇在她耳边留下了两个字——蜀地。

  心不由就是一颤。

  看来,圣上是下定决心要对蜀地用兵了。

  何时出发,什么人过去?

  杜云萝有很多想问的,她看向穆连潇,却见穆连潇冲她微微摇头,她心领神会了,大抵连穆连潇都还没有摸清楚这些。

  也许,是圣上也还没有定下来。

  “有一个是确定的。”穆连潇握着杜云萝的手,指腹在她的掌心来回摩挲着。

  “什么?”杜云萝低声问。

  “毓之,”穆连潇答道,“毓之是肯定会去的。”

  有一瞬的愕然,下一瞬又了然了。

  圣上要抬举叶毓之,要让他不被景国公府压住了脊梁,自然要让他多攒些功绩。

  比在中军都督府、亦或是官场里沉沉浮浮数十年,军功就是捷径。

  没有鞑子可打了,就必然要让叶毓之去打南疆了。(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