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六章 起伏

第六百八十六章 起伏

  无所谓习惯不习惯,也不是舍得不舍得。

  若是真要去,杜云萝必然是笑盈盈送穆连潇出征的,她绝不会像前世一样,又哭又闹,让他一肚子牵挂。

  穆连潇垂眸看着杜云萝,她的神色看似淡定,但他多了解她啊,眼底那点儿情绪根本瞒不过他。

  “云萝,”穆连潇忍不住弯了唇角,双手捧住她的脸颊,直视她的眼睛,笑道,“还没定下来的事情,你现在惴惴什么?”

  杜云萝微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穆连潇笑意更浓了,凑过去用鼻尖蹭了蹭她的,叹道:“我去不去蜀地,圣上那儿还没定呢。”

  两人挨得极近,穆连潇说话时,呼吸的热气全喷在了杜云萝的脸上,双颊被捧着,也无处可避,只能傻傻看着他眼中的自己的影子。

  “还没定……”杜云萝喃喃了一声,算是明白了穆连潇的意思。

  悬着的心就那么落了地,一下子就踏实了。

  八字还未一撇的事儿,她惴惴的毫无根源,踏实的也毫无依据,可心情就是这般起起伏伏,根本不受控制。

  她真的是太黏他了,黏糊得要命。

  这个事实从很早之前就清楚了,这一刻的再一次认知让杜云萝的脸颊在穆连潇的注视下一点点泛红了。

  她心虚着,晶亮的眸子在屋里转了一圈。

  原本该在屋里的锦蕊都没影儿了,不晓得避到哪里去了,把这一室静谧留给了他们夫妻两人。

  穆连潇看着她的眼珠子转,心下了然,低低笑出了声来:“都是机灵人,教得好。”

  杜云萝连耳根子都要烧起来了,憋着嘴啐了他一口。

  换来的是穆连潇的唇,直截了当地就印在了她的唇上,很温柔,却也不容推拒地撬开她的贝齿。

  冬夜风大,关得严实的窗户都被吹得响动,掩盖了内室里的许多动静。

  帐幔落地,杜云萝听不见外头声音,她早就迷迷糊糊了。

  什么时候倦的,什么时候睡的,都一概稀里糊涂。

  有时候,糊涂些也挺好的。

  翌日早上起来,外头的雪已经积起来了。

  这不是今年的初雪,却是头一次积雪,前头几回,小打小闹的,还没品出些味道,就变成了雨,最后什么都没了,让一心一意等着玩雪的延哥儿好是失望。

  今儿个就不失望了,一推开窗户望出去,银装素裹。

  杜云萝身上没多少劲儿,耐不住延哥儿热闹,干脆抱着手炉,裹得严严实实的,看着那小东西在院子里疯。

  雪后地滑,延哥儿也不怕,就算是摔了,也哈哈笑着自己爬起来,又去抓地上的雪。

  杜云萝起先还怕他摔痛了,看他穿得厚实,也就随他去了,总归有穆连潇看着。

  再说了,男孩子嘛,皮糙肉厚些好,真娇滴滴的,过几年被他爹操练起来,还怎么得了。

  父子两个玩到了用早饭,延哥儿这才依依不舍地跟着回了屋里,对着一脸茫然的允哥儿傻笑。

  允哥儿还小,体会不到玩雪的乐趣,他只对父母温暖的怀抱感兴趣。

  穆连潇还要去衙门里,延哥儿撅着嘴,等听到了父亲会早些回来陪他和洄哥儿打雪仗,这才高兴了。

  不过,就算没有穆连潇陪着,也没少了延哥儿和洄哥儿玩雪的兴致。

  穆连康今日在府中,便担负了陪孩子们玩的任务。

  兰语院地方不小,足够他们闹的了。

  杜云萝和庄珂坐在屋里,窗户启着,正好能看到外头那三个人。

  潆姐儿出去玩了会儿,很快就回来抱着庄珂撒娇了,显哥儿流着哈喇子睡觉,根本不受半点影响。

  “这般闹,等侯爷回府的时候,不晓得还有没有精神玩了。”杜云萝笑盈盈看着儿子,道。

  庄珂搂着潆姐儿,眼睛望着丈夫儿子,笑容温暖:“别小瞧臭小子,闹起来的时候,这么多丫鬟婆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一个个都趴下了,就他还没事人一样,要玩这个玩那个的,也就他爹有精神,能跟着疯上一整天。”

  杜云萝扑哧就笑了,这倒是实话,韶熙园里被延哥儿累得团团转的丫鬟婆子也是不少。

  穆连潇下午回来的时候,洄哥儿和延哥儿还是一身力气。

  一直闹到了快天黑的时候,才算是歇了。

  延哥儿被穆连潇抱回韶熙园的路上,眼皮子就开始打架了。

  穆连潇在儿子的屁股上拍了两拍:“不是挺能耐的吗?”

  延哥儿哼唧哼唧,搂着穆连潇的脖子,蹭了两下,不说话了。

  回到屋里,先忙着给延哥儿去了寒气,换了身干净衣服,又喂他喝了点姜汤。

  延哥儿刚才还犯困,这下子就精神了,等吃过了饭,才被彭娘子抱回去休息。

  只落了一夜的雪,也积不了太久,又过了一夜,起来的时候,几乎就不见了,让延哥儿好一通失望。

  穆连潇也着实忙碌,衙门封印之后,也没少被召去御书房,这般频繁,连吴老太君都挂在了心上。

  “圣上又要用兵了。”穆连潇也没隐瞒吴老太君,这事儿闹得沸沸汤汤的,老太君过两日进宫磕头的时候,也会听说的。

  吴老太君靠着引枕,揉了揉眉心,道:“打哪儿呀啊?”

  “蜀地,打南苗。”穆连潇又道。

  吴老太君应了一声,闭着眼睛想了想,冒出来一句:“不单单是南苗吧。”

  穆连潇摸了摸鼻尖,没否认。

  吴老太君是后宅妇人,但却不是短视之人,她如今住在这后院养身子,不表示她对朝廷的事情就摸不透了。

  “不奇怪,打完了鞑子,总要收拾收拾蜀地,”吴老太君轻轻咳嗽两声,接过单嬷嬷的茶,润了润嗓子,“江南士族虽鼎盛,好歹爱端架子,不给朝廷添麻烦,蜀地那群不一样,仗着山高皇帝远,路途不方便,心思野着呢。

  当年元婧要留在京中,你晓得我为什么没把人押着送去蜀地吗?

  姻亲之间,最操心的就是一个‘政见不合’,刘家那儿,起初倒是真的不错,后来呢,与我们走不到一路去了。”(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