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善终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新年

第六百八十七章 新年

  穆连潇没插话,静静听吴老太君说话。

  自打吴老太君身体不适一来,他很少能听到老太君这么长篇大论了。

  此刻落在耳朵里,颇有些感慨万分的意思。

  老太君说得不快,说上几句,又要顿一顿,缓一缓,看着很是辛苦,偏偏那双老迈的眼睛又很锐利,并没有半分浑浊。

  “我们是将门,老侯爷在的时候,做事也简单,圣上指哪儿,他就打哪儿,没那么多操心事情,依着圣上的心意做事,

  刘家不一样,他们不顺着圣上的心思。

  以前是北疆有鞑子压着,圣上抽不出工夫来跟蜀地的世家们算账,这回逮着机会了,新账旧账一道算了。

  老婆子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元婧说不想回去吧,我就让她留下了。

  免得回去了之后,圣上收拾蜀地,刘家牵扯在里头,她一个寡妇,谁还能护着她了。

  只是老婆子也没想到,圣上还没出手呢,她自个儿也把自个儿折腾没了。”

  说起穆元婧,吴老太君的眼底很是阴郁。

  毕竟是嫡嫡亲的女儿,做了那般不可饶恕的事情,吴老太君没想过要放过她,但人已经没了,回想起来,恨归恨,不舍依旧归不舍。

  穆连潇张了张嘴,唤了一声“祖母”。

  吴老太君打断了穆连潇的话,笑容凝在唇边,不深,有些疲惫:“不用宽慰我,老婆子这把年纪,有什么事情看不开的。还是那句话,圣上不会打没把握没道理的仗,圣上往哪儿指,我们就往哪儿打。”

  穆连潇恭谨应下。

  除夕夜里,花厅里摆了席面。

  练氏本不想来的,最后还是咬咬牙,挺着来了。

  没道理这里一圈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她一个人留在风毓院里冷冷清清的。

  这顿席面吃得不算尽兴,因为吴老太君用得不多,早早就要歇息了。

  换在几年前,吴老太君还会打起精神来守夜,现在是不成了,夜里晚些一个时辰,第二天就够呛了。

  正月初一大早上就要进宫去磕头,耽搁不得,夜里也就不撑着了。

  杜云萝和穆连潇也回了韶熙园。

  正屋厢房、东西跨院,灯火通明。

  说是守夜,延哥儿和允哥儿早就睡着了,杜云萝也困得不行,缩在穆连潇怀里,直到外头噼里啪啦一阵响,才被惊得睁开了眼睛。

  子时了,新的一年来了。

  延哥儿和允哥儿被鞭炮声闹醒了,允哥儿扯着嗓子就哭,延哥儿起先还有些懵,被弟弟一哭,也忍不住了。

  兄弟两个哭得没完没了的。

  穆连潇给延哥儿裹严实了,抱着他出去外头看鞭炮烟花,延哥儿只是被吓着了,等见了漫天的烟花,哪里还顾得上哭,瞪大着眼睛啪啪啪鼓掌心,也不管鼻涕眼泪脏了脸。

  一个哭的止住了,剩下的一个才好办些。

  杜云萝抱着允哥儿来来回回哄,允哥儿爱睡觉,闹了一会,还是哼哼着睡着了。

  这么一折腾,杜云萝睡意全无。

  依着品级大妆,杜云萝和庄珂去柏节堂里迎吴老太君。

  吴老太君歇了一晚上,精神气还算不错,只是厚重的冠服让她并不舒服。

  “老了老了,”吴老太君连声感叹,“这么一身压在身上,我都要直不起脖子来了。”

  上了马车,杜云萝就给吴老太君托着后脖子,这才让老太君舒服些。

  正月初一是个晴天,天色清朗。

  待磕过了头,吴老太君无心听那些夫人们东家长西家短的,去了慈宁宫里陪皇太后和皇太妃说话。

  传言这种东西,就算是不去听,一样会传到耳边来。

  杜云萝和庄珂站在花园里赏了会儿梅花,就听说了不少事情了。

  平阳侯府要接晋环归家的事情,原本没有摆上台面来,不晓得是谁说出去了,现在在外命妇的圈子里,算是人尽皆知了。

  平阳侯夫人和世子夫人是做好了准备的,既然决定要接回晋环,就不怕风言风语。

  兴安伯夫人原本想低调些,被人瞧得多了,心里憋着气,小伯爷夫人更是拧脾气上来了,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

  平阳侯世子夫人的心都提起来了,三年约定就是一句嘴上的话,她就怕各种流言多了,兴安伯府脸上挂不住,反悔了。

  这个念头存在心中,大概只能等晋环真正归家的时候,她才能踏实了。

  说了晋环,少不得说一说境况相似的穆连慧。

  平阳侯府上自然是一视同仁,晋环要回来,穆连慧回不回去,全看她的意愿。

  可别人话里话外就不是这么想的了,生生添了几分穆连慧要被逼走的意思。

  杜云萝和庄珂门清,穆连慧走的这步棋,明明心里了开了花,外头人还要替她说好话,当真厉害了。

  说完了这些,又说起了这几年风口浪尖上的景国公府。

  老公爷夫人没有来,听说是卧病下不了床,连站起来都困难,更别说磕头了。

  小关氏倒是来了,别人说什么,她全当没听见。

  无论是说老公爷夫妇的,还是夸叶毓之的,她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脸上笑容不变。

  其实她心里是最明白的,老公爷夫人哪儿就病得那么厉害了,不过就是瞎折腾,非要说黄婕与她八字相冲。

  黄婕是宫里定下来的人,别说是和老公爷夫人八字相冲,就算是和叶毓之相克,这婚事都板上钉钉,何况人已经进门了呢。

  再闹下去,叶毓之和黄婕岂不是能正大光明地搬离景国公府了?

  不分家,还在外头过滋润日子,要小关氏说,老公爷夫人回头更受不了,这可不是眼不见心不烦的事情了。

  各处传言多,杜云萝和庄珂听过了也就算了。

  梅花开得艳,寒风之中,清香怡人。

  不远处,一位老妪缓步而来,听见动静,两人转头看过去,正是寒姑。

  寒姑见了她们两个,意外之余,也有些了然,福身行了礼:“郡主,侯夫人。”

  毕竟是伺候过庄贵妃的人,庄珂对寒姑很是客气。

  寒姑看了一眼腊梅,想了想,道:“郡主想不想去看看菁华宫?”(未完待续。)++

看过《善终》的书友还喜欢